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命阴倌徐祸 > 章节目录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二十四章 白晶的委托
    应该不是!”

    说话的是白晶。

    她靠进椅背,偏着头向我脚下看了看,向孙禄伸出手:“把打火机借我一下。”

    孙禄看了我一眼,拿起摞在烟盒上的打火机丢了过去。

    白晶将打火机举到我面前,“嗤”的打着了火。

    我下意识的跟随她的目光,低头看向脚畔。

    乍一看,我的影子似乎没什么异样,但是仔细再看,就发现,影子偏头的方向,和我本人是相反的!

    白晶吁了口气,灭掉打火机,站起身,走过来几步,把打火机放回原来的位置。

    她的这一举动,证明她本人有着良好的修养。

    然而,她接下来说的话,却是我决计没有想到的。

    她回到位置坐下后,一手拿起酒杯,看着我说:“九阴煞体,阳世恶鬼……你更倾向于‘另一个世界’。所以,这道阳寿未尽的残魂,才能够寄附在你的影子里。

    因为,相对于‘另一个世界’,你在这个世界的形、体,有些空虚。就好比,人满为患的场所,空出半个位置。一旦有机会,这片空位被‘旁人’占据,也在情理之中。”

    孙禄明显也是听懵了,盯着我脚下的影子,忍不住喃喃问道:

    “为什么有火的时候,影子才会是反的?”

    “那是因为附着在影子里的残魂虽说阳寿未尽,但也不可能再有生还的机会,说到底,它还是更偏向‘另一个世界’。火为阳,阳火映照,它便无所遁形。”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惊醒过来问。

    在我看来,静海都算是一本关于阴阳事物的大百科了,但由于老和尚自身的性格,以及他和我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对于一些事,这老秃驴都含糊盖过。

    比较起来,倒是白晶对‘影子’的解释比较全面,而且措辞更容易让人理解。

    但是,正因为这样,我才更加困惑。

    就算她有文化,知识渊博,可这番解说,也绝不该出自一个年轻的女律师口中。

    还有,如果吕珍不是被我的影子害死的,那推开梯子的‘第五个人’究竟又是谁?或者说,那是什么……

    白晶没有回避我的问题,而是冲我挑了挑眉毛:

    “每个人都有理想,每个人也必须经历现实。你是法医,又是阴倌,你凭什么以为,其他人不能有两种表面相悖的职业呢?”

    “你也是阴倌?”孙禄脱口道。

    白晶笑笑,没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摸出一根皮筋儿,一边拢着原本披散的秀发,边冲我一扬下巴:

    “珍姐走之前找过你,她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见她明显想岔开话题,我也没继续追问,点了根烟,沉吟着说:

    “她把城西那套老房子卖了三十二万八,还有八万八的余款没收。她让我把那八万八收回来,全部交给你。多的……说是当做利息。”

    “呵,傻不傻……”

    白晶抹了抹眼角,“旁的呢?她还说什么了?”

    我摇头:“没了。”

    我见到吕珍的时候,她从头到尾都用冥纸挡着脸,而且不止一次向我道歉。

    直到她说出对我的请求,我才明白过来。

    徐家的老屋本来是徐荣华留给我的,虽然我没接受,但吕珍把老屋卖掉,还托我把尾款替她还债……

    算了,人都死了,还想这些干什么。

    我拿起白晶的手机,递给她:“除了我和孙禄的事,你还和警方交涉过了?”

    白晶点了点头,“视频我没交给‘衙门’,你也看到了,交上去,只会惹麻烦。我跟警察说,视频当时我是接了,不过我那会儿喝醉了,挂了以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比起你们,我更是局外人,警察也就多问几句,被我打发了。”

    我点头:“这样确实是省得麻烦了。”

    见她接过手机,我忽然想起,我被关进拘留室后,手机断电,到这会儿还没开机呢。

    在我开机的空档,白晶忽然向我问道:

    “你现在还接不接生意?”

    “什么?”我拿着手机愣了愣。

    白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从旁拿过自己的包,从包里拿出一本长条的簿子,翻开一页,拿笔快速的在上头写画了几笔,撕下来递给我:

    “不瞒你说,我也有通晓阴阳的能力。但是术业有专攻,或者说,隔行如隔山,通晓阴阳不代表能跨界。这顿饭可以是你请,这张支票,你也收下。当是我委托你的佣金。”

    “你委托我?”

    “对!”白晶此刻已经将长发绑成了马尾,捋了捋额前的刘海,正视着我说:

    “我还有两个问题想问珍姐,你想办法,带我去见她。”

    我被她的‘雷厉风行’弄的愣怔了,这时,手畔忽然传来“嗡嗡嗡”的声音。

    刚开机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窦大宝。

    我这会儿多少有点恍然,可还是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

    “祸祸!”

    “怎么了?”听到窦大宝的声音,不知怎么地,我心尖突然猛一颤。

    不知道是不是信号不好,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有些刺刺啦啦、断断续续:“祸……快来……我……”

    “你在哪儿?!”我本能的挺直了身子。

    “房梁……那个骨灰坛子……出渣子了……”

    “刺啦……刺啦……”

    一阵杂乱过后,窦大宝的声音终于清晰了些:

    “我不知道静海老秃驴为什么总叫我小佛爷…可我觉得,我现在要不就是成佛了…要不,我就真像我师父说的那样,我死了……变成鬼了……”

    “别废话,说重点!”我越听越不对劲,猛然站起身,“你现在在哪儿?”

    谁曾想,清晰的通话就只是那一段。

    我实在听不出杂音下窦大宝到底说的是什么,干脆急着点了免提,把手机扩音器的位置顶在耳朵上。

    “我在家……”

    “我在赶集……”

    “火……周边很多火堆!”

    “刺啦……刺啦……”

    刺耳的电波干扰声又一次传来,我强忍着耳膜的刺痛,不敢把手机挪开。

    这嘈杂或许只持续了不到几秒钟,可接下来,窦大宝的声音再度传来的时候,却是变了‘画风’。

    “祸祸,我出事儿了!你能来捞我就捞,别强求!你替我跟潘潘说,我……我喜欢她!就算我不能娶她,我们窦家饭铺的产权,也是她的!不过那得等我老爹老娘百年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