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五章 无序之地
    “因为那边人们的意识完全不同,北边的人过去完全不适应。<a href="http://www.sthuojia.com" target="_blank">www.sthuojia.com</a>可能为什么死了都不知道,连著名的大魔头都栽过。所以借着裂谷天堑分割南北,双方主动迁徙,渐渐泾渭分明不相往来。”程程道:“其实那边地域比裂谷以北小了很多,人口也少。”

    “混乱逗比要是多了还了得?”秦弈擦擦冷汗:“怪不得,我说这裂谷对于修仙者又没多难渡,怎么会搞得南北不通的样子,原来是主动不相往来。”

    程程道:“世上还有很多地方,你所知的很少。所谓的神州大地,也不过是此界一隅。你踏上仙途时间太短……奇怪……你为什么有现在这身修行?”

    “怎么了?”

    “你修行到底多久了?”

    “我是个修行时长两年半的个人修仙者,特长是……”

    “特长是勾搭女修。”

    “……”

    “行了。”程程笑笑:“我让鹰厉去一趟。”

    “呃?”秦弈一时都反应不过来,这个从一开始思维就是自己去找,还真没想过其实可以让别人去的……

    不过想了一想还是觉得不妥。这种属于对程程性命攸关的要事,交给别人岂能放心?总是要亲自看看才能心安吧。

    鹰厉又打不过什么晖阳修士,必须靠交易,可那种奇葩的地方,一般人都应付不来,一旦时间浪费了就玩完了。

    他好歹有流苏指点,流苏是见过那种人的,有一定经验,不管怎么说也比鹰厉的把握大一点。

    “还是我去吧。鹰厉夜翎,在这里有你的局,希望我回来之后,你也把该做的事做完了。”

    程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无序的意义么?不止是不讲道理,而且没有任何约束,是很危险的地方。比如你觉得好端端拜访求购东西,太黄君根本没道理杀你……不,没这个道理。”

    “我不信完全没有任何规则可言,否则那种地方生灵早都不复存在。便如凡人饿了要吃东西,他要是认为我偏不吃,岂不是早死了?这就是规则,避不过去。人与人之间相处自然也会有一种规则,无非是与我们所习惯的不一样罢了。”秦弈笑笑:“既然有人可以在那里生活,还能一路修行到晖阳,那我自然也可以。”

    “人家从小在那里,意识与你不一样,你不适应。那对你而言就是龙潭虎穴。”

    “难道鹰厉很适应?他还是妖,可能面对更麻烦的局面。”秦弈叹了口气:“事关重大,总是要自己经手才放心。”

    程程不说话了,美目盈盈地看着他,眼里媚得要滴出水来。

    秦弈有点消受不了这种目光,拱了拱手:“性命攸关,我速去速回。”

    说完转身离去。

    程程一路目送他的背影,紧紧抿住了嘴唇。

    过了好一阵子,夜翎一阵风般冲了进来:“哥……咦,师父,我哥哥呢?”

    “夜翎……”程程目光落在她身上,忽然问:“当初他和你赴裂谷,闯虎穴,九死一生……你说过,他那是为了什么?”

    “为了青君姐姐。”

    程程眼里水波粼粼,低声自语:“这次是为了我。”

    说完“嘻”地一声笑了出来,在榻上打滚:“是为了我。”

    夜翎:“……”

    完了,师父疯了。

    夜翎挠挠头,忽然觉得有点酸溜溜的,哥哥是对自己挺好的,但也没这么过吧?

    因为我没有师父大吗?

    夜翎偷偷看了看前方打滚的汹涌波澜,小脑袋一耷拉,看着一马平川不吱声了。

    嗯,当初哥哥说要找个柠檬精,找不到……原来不用找,遍地都是。

    …………

    女人们的思维一发散都会变得很奇怪,其实在秦弈自己心里……必须承认确实有程程的个人因素,但说实话即使不是程程,是他承诺去救的一个普通人,他也会这么做的。

    当初得罪大欢喜寺,为的便是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人们,连一句谢谢也没收到过。

    至今遗毒尚在,澄元也不知几时复苏,到时候乾元大能追溯因果,自己这个始作俑者未必能绕得开报复。

    那又如何?

    该做的总是要做的。

    雾霭沉沉,秦弈腾云而上,左右食腐秃鹫惊恐地避开,与当初疯狂攻击的场面形成了极端的对比。

    当初一介菜鸟都敢闯裂谷,如今是锻骨腾云双修的修仙者了,便有险地又有什么可畏缩的?

    不就是一群混乱逗比嘛,也不是什么刀山火海。

    过不多时,已经抵达棋痴告诫“无论如何也不要去”的裂谷对面。

    举目远眺,倒也没什么可怕的感觉,眼前是一片荒芜,和北边差不多,人迹罕至的边界处多半如此。更远一些就看见了绿色,天际依稀有青山,在云霞之中形貌不定。

    那大约就是此行的目的地,所谓的千里山脉,只需要找其中一座叫觑天峰的就行。

    他脚步一顿,正要飞起。

    骤然觉得灵气一阵紊乱,居然飞不起来,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好在身为武修的平衡性不同,踉跄了两步便即站稳,心中极为吃惊:“这什么情况?”

    流苏悠悠道:“此地的规则被扭了……正常以身霞举,已经失了那种清气,起不来,必须有特定的飞行术法。”

    “是裂谷之南都如此?还是特定区域被人做过手脚?”

    “暂且未知……我觉得既然是混乱聚居之地,所有人的气场扭曲碰撞,难免会对规则自身造成若干不可知的影响,久而久之又反过来变成他们错乱规则的根源所在。”

    流苏的判断应该比较准的,秦弈很是无语,甩手掏出飞艇试了一下,飞艇倒是可以飞。

    飞艇以力推动,和锻骨飞行差不多,并不受这种术法灵气紊乱的影响。

    秦弈又试了一下火系术法,可以用。

    试着变形,可以变。

    可见所谓的紊乱也不是什么都乱,只是在某些特定的项目上乱了。神州过来的人不习惯,就像当初师姐在画界里突然用不出术法差不多吧,临战这么一下失误就可能死人的。

    流苏道:“目前这么推测,最可能受影响的是阵法以及占卜。惯常所知的可能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比如说该走生门的可能要走伤门才能出,或者说死门才是我们惯常认知的生门,诸如此类。”

    “这真的是很烦啊,怪不得师叔视为绝对不能踏足的地方,正常人在这里没呆多久就会发疯吧?”

    流苏悠悠道:“当你勘破无相,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乱,因为你的目光每一步看见的都是本质,是生门还是伤门无非只是个称呼,仅此而已。我倒是觉得你在这种地方练练挺有意思的,有助于勘破知见。”

    秦弈心中一动:“所以此地很多事情并不是修行问题,只是知见问题?”

    “对,若你见识是无相,哪怕你修行是凤初,都可以飞。”

    流苏飘了出来,在秦弈头上绕啊绕:“就像这样。”

    “喂,你是魂体,不一样好吧。”

    “看,这就是你的障,你又如何知道,此地的魂体规则和你认知的是一回事?”

    “……”秦弈无言以对。

    流苏又道:“裂谷之下,那些未能踏足之地,也会有很多扭曲和错乱,更多可能是空间上的……程程若是没做好这样的准备,她早晚还要栽。”

    秦弈深深吸了口气,看向远处的青山,低声道:“那就先让我试试,这所谓的无序之地,究竟有多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