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神圣手徐振东苏以珂 > 章节目录 应天生龙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蛊虫之争
    当五位当事人进入自我疗伤解毒的阶段时,下方的人都非常注意的观察,看谁的气色会先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五个人都是盘腿而坐,看不出来谁不好。

    最新出现问题的是边上的黑衣人,坐在黑衣人身后的人们看到他背后的衣服在动。

    一会儿,一个小脑袋伸出来。

    色彩斑斓的小脑袋,很好看。

    蛇?是蛇!

    一下子有人惊叫起来,周边的人纷纷看过去。

    是华夏神医的那条蛇,不是被吃下去了吗?

    据说蛊虫吞噬人的内脏之后会爬出来,现在小蛇发出来了,不会是已经吞噬完了吧?

    这……变了……变大了……这……这……

    身后的人简直说不出话来。

    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震惊,那个手指般大小的蛇脑袋,正在快速变大,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最后居然有洗脸盆那么大。

    而且蛇脑袋不断上升,最后居然俯视的张开倾盆大嘴,伸出猩红的蛇信子,渗人的獠牙露出来。

    后放人吓了一大跳。

    而巨蟒仅仅是脑袋出来,脑袋变大。

    噗……

    倾盆大嘴直接吞下,把黑衣人整个吞进肚子里,整个蛇身显露出来,不过却在瞬间变小起来。

    这一幕的发生。

    边上的三位老怪物也被吓到了,一下子分心。

    一位更是蹦跳起来,无法抵挡毒药的侵蚀,一下子被毒药攻心,直接倒地而亡。

    还有一人顿时脸色苍白,这条巨蟒的出现打乱了他的内心,心生恐惧,被毒药攻心。

    两位倒下,抽搐一会儿,已经有一个死去,还有一个在抽搐。

    徐振东睁开眼睛,下方很多人纷纷哗然,要想要上来清理怪物的模样。

    徐振东并不理会他们,看向小花,牠已经变成手指般大小,伸手过去,小花爬上来,钻进衣袖中,直接回到手腕中。

    目光看向还在坚持的庙煞婆婆,她明显也被刚刚影响到了,不过她还在坚决的抵抗,布满皱纹的脸色慢慢变得不好,越发惨白,嘴唇都变成猪肝色的了。

    徐振东这边已经完全解毒,以毒解毒,体内那只金蚕蛊已经被控制住,伸手到嘴边,直接取出来。

    拿出一个小瓶子装进去,放入储物袋中,看着庙煞婆婆在一点点的崩溃中。

    下方的人依旧在争议。

    刚刚那条巨蟒的出现引起了一阵争议。

    怪物,蟒蛇,成精的蟒蛇!

    邪术,一定是邪术。

    华夏人修炼邪术,阻止他,快阻止他。

    下方人不断的在叫唤。

    主办方这边的人也安排人手进来,几十个武者已经把擂台围起来,等候比试结束。

    不仅仅是这些普通人被吓到了。

    现场的不少武者都被吓到了,身为地仙中期的朴智玄也不例外,惊愕的看着台上的徐天君。

    这人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刚刚那只会变大小的蟒蛇,真的是蛊虫吗?

    他对养蛊不了解,但他能感觉到那条蟒蛇和黑衣人拿出来的金蚕蛊给他的感觉不一样。

    如果在真的是蛊虫,那对付徐天君的难度又高了一点点。

    他的面色变得更加凝重,越是了解徐天君,越觉得棘手。

    前辈,这华夏人……难道这也是华夏人特有的能力?

    一位入道者问想朴智玄,一脸震惊。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听说蛊术一般都是在东南亚出现的比较多,华夏与东南亚相邻,能学到蛊术也不足为奇。

    朴智玄凝重的说道,很是不确定。

    呕……额……

    庙煞婆婆终于还是经不住毒性的侵蚀,最终还是倒下了。

    之前扶着庙煞婆婆上去的女孩哭泣的去看庙煞婆婆的情况,发现已经死,看向徐振东,一脸怒气。

    气势顿时暴涨起来,抬手一掌挥去,蕴含着一股劲力。

    徐振东抬手一挥,直接将她拨开,说道:这是自愿切磋,出事了只能怪自己能力不足,如果你再攻击我,我会杀了你。

    被拨开的女孩咬着牙,眼神狠狠的瞪着他,却始终不敢再上去。

    她能感觉得到这个华夏人言语中的冰冷,说到做到,而且杀她易如反掌。

    工作人员赶紧进去,检查情况,并且宣布三人已经死亡。

    不过主持人并未宣布华夏获胜,获得积分,提升排名的事。

    一位中年男子拿着话筒出现,说道:因为目前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我们需要求证一下华夏神医徐振东先生,那条蟒蛇是不是你的?

    徐振东一脸平静,说道:是我的。

    你承认就好,蟒蛇乃是害人之物,你用它来吞吃他人,已经谋害人命,你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

    但,限于你是武道界中人,我们将把你交给我们棒子国的武道界管理局进行审判,你可有话说?

    中年男子一脸严肃,义正言辞,一副为民除害的模样。

    我当然有话说!徐振东不慌不忙,下方的华夏医生却已经慌乱,如果出了差错,失去徐医生,他们会哭死。

    徐振东却不紧不慢,看着眼前的男子,说道:巫医算不算医术?

    这个……

    中年男子有些结巴,他虽是医生,但对于巫医还是不太了解,对巫术也不了解。

    徐振东缓缓的看向下方,平静说道:

    之前那人拿出金蚕蛊,他用的是巫医,巫蛊之术,金蚕蛊是他的蛊虫。

    我拿出小蛇,那是我的蛊虫,我们以巫医对战,谁都不吃亏,我可有占理?你们可否有说过,不准使用巫术?

    这……中年男子也是无言以对,他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而且是东南亚医盟的人先拿出蛊虫,他后面才拿出来。

    如果是巫术对战,那是平等竞争,并无不妥。

    不错,我觉得我们华夏徐医生所做没什么违规之举,我们的胜利是有效的。

    唐秉勒大声喊话,他作为华夏的领头,这个时候需要站出来说话,继续说道:

    诸位医学界的朋友,你们可否觉得这场比试有任何越规之说?

    边上都是医生,本来议论声不断的,突然听到唐秉勒的话语,直接沉默下来。

    很明显,并未犯规。

    两人都是巫术对战,公平公正。

    虽然我不是华夏人,但我还是得说一句,华夏徐医生所为,并没什么越规,本场比试,应当有效。这是我作为医生应该表达的态度。

    说这话的是菲国的廖春聪。

    此次失败的人也有菲国的,但他作为医生,他站出来说话了。

    从公平公正和医学来说,巫医也是医学,也是中医,我觉得蛊虫之争,并没有什么不妥。

    这是一个越国的医生。

    福利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