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契约交易,总裁追妻30天言晚 > 章节目录 第1036章 我是不是,一直都错了
    她害怕,在向他求救。

    言默林呼吸顿沉,浑身冷气逼人。

    “你们若是敢再伤她一寸,我要你们所有人的命!”

    主持人是见过言默林的武力值的,并不想和他硬抗对打,即使他们这么多人,可不见得能占到多少便宜。

    不然也不会出此下策,用人质这样低劣的手段了。

    主持人好声好气的说道:

    “言先生,换人吧,对大家都好。”

    言默林浑身气息低沉,紧紧地抿着唇,没有说话。

    他没有答应,竟是犹豫了。

    顾梓菲愕然的看着她,神色剧烈的闪烁着,眼中泛着泪光。

    为什么,这种事情眼里却不是理所当然的救她,竟然会为了一个才见面的陌生女人,犹豫了。

    她心如刀割,手指紧紧地握成拳头,指甲几乎都掐进了肉里。

    “唔。”

    被黑布盖着头的女人艰难的从嗓子里挤出一丝丝的声音来,她慌乱的伸手抓住了言默林的衣袖。

    她身体紧绷,似乎很是害怕,手指都在微微的颤着。

    又似乎是在晃动,让他不要。

    言默林直直的看着她,目光幽深极了。

    “默林……”

    顾梓菲泪眼婆娑,声音哽咽,“你要为了她,不要我了么?”

    主持人随即冷笑,“看来你也不是他多重要的爱人嘛,连一个拍卖品都比不上。既然如此,你也就没用了。”

    说着,主持人便将匕首抢过来,就要朝着顾梓菲身上刺。

    顾梓菲悲伤欲绝的看着言默林,“你说过,会一辈子和我在一起的……如今,是变心了么?”

    变心?

    言默林目光剧烈的闪烁着,神色复杂的看了看顾梓菲,又看了看蒙着黑布的女人。

    他没有变心。

    可是……

    他一把抓住女人的手,嗓音低低的道:“相信我,我不会把你交给他们。”

    女人手指微颤,紧紧地将他的手反握住。

    她的头也轻轻地点了点头。

    她信他的。

    最相信他了。

    “交换。”

    言默林拉着女人,一步步的朝着主持人他们走去。

    顾梓菲泪光闪烁,看着言默林冷酷的脸,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是落下去了一些。

    好在,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她。

    主持人将匕首转了一个方向,顶在顾梓菲的腰间,一只手按着她的肩膀,推着她往前走。

    他警告道:“言先生,你别耍花招,否则我一刀下去,她可就没命了。”

    “少废话,换人。”

    言默林猛地加快了速度,两人之间便只剩一米了。

    他动作干净利落,拉着女人便推了出来。

    主持人见到女人过来了,也赶紧伸手去抓,同时将顾梓菲往前推。

    两人同时抓住了对方手里人的肩膀。

    然,就在这时,变故突发。

    言默林突然用力,将两个女人都朝着自己拉去。

    蒙面女人瞬间脱离了他的手掌,而顾梓菲也显然控制不住了。

    他本能的反应便是拿着刀朝着顾梓菲刺去。

    “额……”

    匕首从顾梓菲的腰间滑过,鲜血迸溅。

    下一秒,言默林一脚将主持人踹开,同时拉着顾梓菲和女人退到了巷子的深处。

    言默林目光沉沉的看着顾梓菲腰间的伤口,将纸巾递给她。

    “你先暂时止血。”

    顾梓菲脸色惨白,怔怔的看着言默林手中的那包纸巾。

    她知道他,向来外包里是不会装东西的,可这包纸巾,却是他从外包里拿出来的。

    这意味着,他早就准备好了。

    “你,你知道我会受伤,却还是执意要救这个女人吗?”

    她眼眶通红,直直的看着言默林,声音近乎颤斗的质问着。

    言默林紧紧地抿着薄唇,“是。”

    他没有否认。

    竟然连否认都没有了。

    顾梓菲泪水在眼眶里颤动着,“你就不怕,刚才我失手被杀吗?”

    言默林浑身紧绷,一字一句,仿若是牙齿里咬出来的。

    “我顾不了那么多。”

    生死时刻,他唯一坚定明确的,便是不能将这个女人交出去。

    即便为此他会付出任何代价。

    顾梓菲身体狠狠地颤动,脸色惨白如纸。

    她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哽咽的哭,“为什么,为什么你宁愿我出事,也要救她?为什么,言默林,为什么?

    难道我还没有她重要吗?”

    “我不知道。”

    看着顾梓菲撕心裂肺的模样,言默林胸腔里仿若挤着一团团的湿棉花,让他心情沉重的难以呼吸。

    他不该这样对顾梓菲的,他理智上很清楚,他其实有多在意顾梓菲的。

    他想把全世界的好都给她,他只想让她笑,一如既往的开心。

    即使现在,他也是这般想的。

    可面对着这个陌生女人,他却又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仿若所有的理智和感性都在互相争斗,互相瓦解。

    他的心似乎被撕成了两半,给了两个人,但却又似乎,还是原样的一个。

    可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他面前仿若蒙着一层纱,贴着他的眼睛,让他看不清,他却又距离真相那么的近,他急切的想要挥手掀开。

    挥手,便能掀开……

    顾梓菲满脸的泪水,她声音颤动不止,却又固执的发问。

    “言默林,如果今天必须要死一个人,我和她,你选谁?”

    言默林的身体猛地一僵。

    他看着顾梓菲一步步的后退,一步步的靠近身后那群危险的保镖。

    而他明明该阻止的。

    可是他脚下就像是生了根,他的手更是紧紧地握着女人,不忍撒手。

    选谁么?

    他的身体已经给了他答案。

    一个他无法拒绝的答案。

    他猛地扭头看向女人,声音哽咽的发颤。

    “我是不是……一直都错了?”

    女人的身体僵硬,两滴泪水从黑布里面滴落,滴在了言默林的手背上。

    言默林犹如被火烫了一般。

    眼前始终迷蒙的雾,瞬间被掀开了。

    他猛地抬起手,一把将女人头上的黑布扯了下来。

    一张满是刀疤痕迹,面目全非的脸露了出来。

    她的嘴上贴着黑色的胶布,她的眼睛又红又肿,满是泪水。

    这模样,真的,很丑很丑。

    可是,言默林却直直的看着她,仿若灵魂都在颤动。

    他是那么震惊,又是那么觉得应该。

    他眼眶发热,声音哽咽的厉害,嘴唇哆嗦的呢南:

    “顾梓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