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契约交易,总裁追妻30天言晚 > 章节目录 第991章 霸气的主母
    弓芝瑜冷漠的瞧着姜贝妮好一会儿,冰凉的视线满满的都是警告。

    随后,她才看向其他人,严厉的声音是不容置疑的威严。

    “顾梓菲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也可能是邱哲入室非礼,菲菲还是受害者。

    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彻查,是非曲直,到底是如何,我会调查的一清二楚,给你们一个交代,也给顾梓菲清白。

    在此之前,今天的事情,谁若是敢往外透露半个字,或者私下里挤兑欺负顾梓菲,我绝不放过他。”

    众人惊骇的看着弓芝瑜,没想到他们看到的铁证面前,弓芝瑜居然还做这样的决定。

    居然,还觉得顾梓菲可能是被欺负的,是受害者。

    他们心中满是惊愕不平,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违抗弓芝瑜。

    当家主母,平时温柔端庄,可手段处事,却是不弱于家主的。

    这也是言家所有人,如此尊敬信服弓芝瑜的原因之一。

    众人低头,整齐的道:“谨遵主母的意思。”

    姜贝妮愕然的站在原地,脸色惨白惨白的,整个人都震惊意外的懵了。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弓芝瑜居然会在这时候这般维护顾梓菲。

    说是调查,其实便是相信顾梓菲的,才会封口众人,去查这件事情。

    若是她真的彻查了,她做的那些事情,到时候必然很可能会被查出来。

    那时候,不只是顾梓菲没事,她和言修雅反而要完蛋。

    姜贝妮害怕的几乎都站不稳了,双腿微微发颤着。

    弓芝瑜冷冷的瞧了她一眼,特地叮嘱道:

    “姜贝妮,可听清楚我说的话了?”

    单独点名的询问,无外乎,是一次特殊的警告。

    暗示着她,若是今天的事情被外人知道了,弓芝瑜绝对第一个怀疑泄露消息的人就是她。

    第一个遭殃的人,也是她。

    姜贝妮哪里还敢有什么其他想法,慌忙点头,“听清楚了,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往外说半个字的。

    我,我其实也觉得梓菲不该是那样的人,也可能是被冤枉的。”

    “呵,是么?”

    弓芝瑜意味深长的冷笑了声,随即傲然转身,往外走去。

    那绝艳霸气的背影,让在场的人看着,都只敢恭敬的目送她远去。

    直到弓芝瑜离开很远了,背影都看不见了,现场紧绷的气氛才稍稍松缓。

    人们互相看了看,都是惊愕无奈的。

    但却识相的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十分有默契的沉默着往外走。

    今天的事情,他们只当做是没看见。

    姜贝妮落在最后,看着人群离开,脸色惨白的毫无血色,紧紧握着的手指更是在微微颤着。

    她千算万算,却怎么都没有算到,弓芝瑜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居然会这般强硬的维护顾梓菲。

    难道她就真的相信顾梓菲么?

    只要弓芝瑜去调查,她就完了,完了,全完了。

    不行。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不能就这样玩完……

    她还要嫁给言默林呢!

    她要想办法,想对策,她要赶紧想。

    “姜小姐……救我……救我下……”

    弱弱低沉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来。

    姜贝妮猛地回神,扭头看向一片狼藉的房间里,半死不活躺着的邱哲。

    看到他,她又是一肚子的火。

    明明天衣无缝的计划,为什么会失败?

    不,还不算是失败。

    至少言默林应该是信了的,只要言默林认为被背叛了,厌恶了顾梓菲,即使弓芝瑜维护,顾梓菲也别想再留下来。

    ……

    顾梓菲跑出小楼,已经完全看不见言默林的人影了,更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她问了好多人,才得知言默林是回了他的楼。

    顾梓菲忙不迭的又追了过去。

    宴会场距离言默林的小楼还有着很长一段距离,顾梓菲出来的急,都没来得及穿鞋,赤脚踩在小石子的路上,没一会儿就搁的脚底生疼生疼的。

    她咬牙忍着,半点没敢耽误的继续往前跑着。

    跑的她脚都快要痛废了的时候,终于到了小楼,她连忙就跑了进去。

    这段时间她正了身份,是各种自由出入言默林的小楼的。

    但,这次,她却被拦在了大厅里。

    拦着她的人还是百奇。

    顾梓菲急忙说道:“百奇,你快让开,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和言小哥说。”

    百奇玩味的挑眉,“是大哥让我拦着你的,他说不想见到你。”

    “啧,我倒是好奇了,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居然把他这个面瘫都气成了那样?”

    “要不你先给我讲讲,我好帮你参考参考?”

    瞧着百奇那一副不正经的模样,顾梓菲就更加着急上火了。

    也从百奇的话中几乎绝望的知道,言默林是真的生气了,气的不想见到她了。

    他是真的误会她和邱哲有一腿了吧。

    顾梓菲急切的道:

    “言小哥误会我了,都是误会。你赶紧让开好不好,我上去和他解释清楚就好了。”

    “不行。”

    百奇虽然在笑,但是态度却很坚决,高大的身躯犹如一堵无法跨越的墙般挡着顾梓菲。

    “大哥的命令,我可是不能违背的,放你进去了,下一个死的人就是我了。”

    “你要是不让我进去,死的人就是你大哥了。”

    顾梓菲气的吼。

    百奇却淡淡的反驳,“不会,他那样子,顶多是灌自己两百斤白酒,死不了。他不是那种割腕自杀的人。”

    顾梓菲:“……”

    特么好想一刀捅死百奇。

    明明是最明白的人,却偏偏固执的要死守言默林的命令。

    她深呼吸再深呼吸,极力的耐着性子说道: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我进去?”

    百奇想了想,说的一本正经,“等我大哥想见你的时候。”

    顾梓菲:“……”

    等言默林想见她的时候,不知道有生之年还有没有?再者,等他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到一种程度之后,鬼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决定来。

    她得见到他,解释清楚,才有可能挽救的机会。

    而且,想到言默林之前那黑压压的神情,那气愤难受的模样,她就心疼。

    若是有一天她看见言默林和别的女人滚床单,还不知道真相,误会他的时候,那心,怕是会碎掉的疼吧。

    她不想让她的言小哥难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