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契约交易,总裁追妻30天言晚 > 章节目录 第424章 牵连
    “小姐……”

    小欢嘴角染着一抹血迹,脸色苍白的吓人,她泪眼婆娑的看着言晚,眼神颤了又颤,“你别管我,是我没守规矩,这是我应该受的惩罚。”

    什么惩罚这么重,都要把人打死了。

    “有我在,不会让他们再打你的。”

    言晚蹲在地上将小欢抱在怀里,抬头,目光凶狠的瞪了一眼拿着棍子的魁梧男人,接着看向了沙发上坐着的弓芝瑜。

    “妈,我的事情和小欢没有关系,你要惩罚就惩罚我,不怪小欢。”

    弓芝瑜看着言晚抱着小欢的模样,目光暗了暗。

    优雅的声音却显得十分无情。

    “你是小姐,她是伺候你的人,却纵着你逃跑、受伤,是她没有照顾好你。这件事情原本打算等你伤好了之后再处置她,可她却明知霍黎辰来了,还隐瞒不报,甚至站在门口替你站岗。

    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件,都是她的错。”

    苛责的声音,吓得小欢纤弱的身体又抖了抖,脸色苍白如纸。

    她看着弓芝瑜的目光敬畏而又害怕,眼神暗淡的绝望。

    在言家犯了这样大错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棍打,还只是开始。

    “那都是因为我,小欢才这样做的。”

    言晚心疼的抱着瑟瑟发抖的小欢,心里更加的愧疚难安。

    她望着弓芝瑜,固执的说道:“你们让小欢照顾我,我就是她的小姐,她得听命于我。这些事情,都是我命令她做的,和她没有关系。

    妈,你就放过小欢吧,她是无辜的。你真要罚,要打,就打我,逃跑是我自己策划的,和霍黎辰私下见面也是我自己安排的,一切的事情都是我做的,和别人没有关系!”

    弓芝瑜目光微沉,神色黯然的看着言晚。

    “你是我的女儿,妈妈又怎么会打你?可犯了错,就必须要有惩罚,你犯的错,也必须要有人受着。”

    言晚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一脸错愕的看着弓芝瑜。

    她犯的错,却要小欢来受罚?

    “凭什么,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需要小欢为我受罚!”

    “小晚,这便是言家的规矩。”

    轻轻浅浅的几个字,却是最无情的语言。

    弓芝瑜扬了扬手,立即从一旁走出来两个女佣,一左一右拉着言晚,强制的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

    小欢没了依靠,一下就跌在了地上,那浑身的伤痕被震动,疼的她龇牙咧嘴。

    而拿着棍子的高大男人却又走到了她的面前,冷声呵斥,“跪好!”

    小欢浑身一抖,满脸的绝望。

    她咬着染血的嘴唇,艰难的,僵硬的再直起身子跪好。

    “啪——”

    接着,一棍子又打在了她的背上。

    随着那声闷响,小欢纤弱的身体也狠狠地颤了颤,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言晚目嗤欲裂,喉咙一阵阵的涩苦。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怎么也想不到,她犯下的错事,会让别人来替她受罚。

    那一棍一棍的下去,小欢还能活么?

    “妈,你让他住手啊!你们不可以这样对小欢,她只是领钱工作的人而已,也有魜权的,你们没有资格这样打她。”

    言晚心慌的大喊,试图讲理,眼前的一幕让她感到恐惧,就像是回到了封建的华夏古代,主子犯错由下人承受。

    可她和小欢,都是新世纪的人,除了家世,人格都是平等的啊。

    弓芝瑜漂亮的脸庞却是没有半点动容,神色冷冽的让人心寒。

    她道:“进言家的时候,她们每一个人,便将命卖给了言家。我要她们死,她们便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言晚猛地一僵,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冒了出来。

    她只知道言家是有权有势,是世界上顶尖的势力,强大的让人仰望,可却没有想到,强大,也可以这么蛮横么。

    将人命,不当做命。

    而还是她害的,都是因为她。

    言晚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脸色白的吓人。

    看着那一棍一棍的打在小欢的身上,她的背上血迹遍布,那身躯已经快要撑不住的倒下了。

    “妈,妈,我求求你,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放了小欢吧,你别再打她了,她会被打死的。”

    言晚心慌的求饶,却不想,听见了弓芝瑜更让人绝望害怕的话来。

    她一字一句,说的那么随意,那么残忍。

    “她的惩罚,便是被打死。”

    仿佛一颗炸弹在脑子里炸开,言晚眼前一阵阵发黑。

    打死?打死小欢?

    她从来不曾想过,因为她做的事情,会让一个人因此丢了性命。

    平时温柔可亲的弓芝瑜,出手,竟然这样的狠辣可怕。

    言晚泪眼模糊,看着身上血迹越来越多的小欢,整个人仿佛被丢进了冰窟里,彻骨的寒。

    小欢已经哭喊的声音都哑了,她抬头看着言晚,十分艰难的开口。

    “小姐,你别管我了,这是我应该受的惩罚,我无怨无悔。只是可惜我没有帮到你什么。”

    自己都这样了,还在担心她的事情。

    言晚心脏一阵阵的抽痛,愧疚的想死。

    她何德何能让小欢替她承受这么多?即使她是小姐,小欢是女佣,可是对她来说,大家都是平等的,小欢更是她的朋友。

    “妈,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小欢?”

    言晚抬手擦了把眼泪,目光灼灼的看着弓芝瑜。

    弓芝瑜轻轻地摇了摇头,“言家向来赏罚分明。”

    那坚定不改的语气,让言晚难受的几乎绝望。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将拉着自己的两个女佣给推开,立即跑到了弓芝瑜的面前,冰凉的手拉着弓芝瑜的手,哽咽的道:

    “妈,我求求你了,放过小欢好不好?你要是打死了她,我会觉得欠小欢一条人命,我这辈子都会不安了,将会活在愧疚之中。”

    弓芝瑜眉头微动,“若是放了她,以后言家便没了规矩可言。你可知道,言家有多大,有多少可怕的利益关系,要是没了规矩,以后怎么制得住手下的人?”

    言晚不懂更不理解弓芝瑜的这一套理论,规矩在重要,也没有人命重要,更何况小欢做的事情,又不是杀人放火死刑。添加"songshu566"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