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妲己的任务 > 章节目录 第098章:易子而食,丧心病狂
    在顾潇身边学了几个月后,华鹤老先生就在活人不救医馆旁买下一个药店重新装修,开了一家名为专救活人的医馆。

    在外人看来,这明显就是医圣想跟小医仙打对台戏跟她过不去,可是顾潇却知道理由并非外人想的那般复杂。

    这几个月她一直在跟华鹤老先生交流医术,通过华鹤老先生她学到了许多,而华鹤老先生通过她也学到了许多。

    顾潇教会了这个古人许多现代人才懂的生物知识,华鹤老先生学得多了,便知道如何融会贯通跟中医联合在一起,这才技痒了,在她的医馆旁边也开了个医馆。

    华鹤老先生不想破坏晚辈医馆的规矩,所以不会在顾潇的医馆接收病人,因此才选择自己开一个医馆。

    带着徒弟搬走的这一天,华鹤老先生还十分不舍:“老朽最遗憾的就是无法学会小友的凝水成针之术。”

    顾潇听了,微微眯起眼睛一笑:“除非有人突然给您老传上一甲子功力,否则呀,这还是别想了。”

    顾潇治疗那些将死之人大多是用中医结合着妖力,用妖力达到现代医学才能达到的目的,例如刺激人体细胞飞速再生,飞快修复人体损伤,将病毒或是毒药用妖力分离。

    旁人不知顾潇是妖,只当她治疗时手下散发出来能刺激人体自动恢复机能的是她能够达到外放的浑厚内力,顾潇也就从善如流的承认了众人的猜测。

    毕竟这个世界没有妖,除了这个好像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而且这个世界比较不科学,若真的出现了拥有如此浑厚的功力且能仔细操控内力之人,未必做不到她能做到的事,只是将死人复活却只有她能做到罢了。

    华鹤老先生知道此事不能强求,他也已经知道了顾潇医术的原理,便不再纠结此事。

    “夜儿,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帮为师搬行李?”

    戚九夜看着顾潇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知道师父突然开医馆一是因为在顾潇这里学了很多东西技痒了,二是因为要把她这个被顾家所有人嫌弃的流氓徒弟带走。

    可是她真的没有对顾潇耍流氓啊,怎么就没有人相信呢?特别是小医仙那丈夫,每天来都防她跟防贼似的,老担心她会撬他墙角,还在她师父面前长吁短叹花样暗示,简直是戏精本精,搞得她师父明知道她是个姑娘家都扛不住

    了。

    因为三人在医馆门口这般纠缠,很快他们就上了茶馆说书人的本子,这说书人最是喜欢说这活人不救医馆的段子。早在华鹤老先生踏进这活人不救医馆,有心拜小医仙为师向她学习医术的消息传出去后,小医仙的名头就更响亮了,可是没想到才几个月过去,医圣居然就跟小医仙唱起

    了对台戏。

    外人都在猜测,难道这就是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

    但当这样的话传到顾潇耳中的时候,顾潇却不以为意。

    华鹤老先生是带着戚九夜在自己这里学了不少东西,他们师徒两的医术的确也精进了不少,但他们依旧还只是普通大夫,能治病,不能治命。

    这世上唯一的阎王敌,依旧只有她顾潇一个,所以顾潇丝毫不担心华鹤老先生将医馆开在自己旁边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

    本来她治病的规矩差不多就是依着华鹤老先生的医术来的,只有他救不了的人她才会救,现在也是一样。

    所以虽然华鹤老先生医馆刚开的时候来了不少病人,但是得了绝症的病人到最后发现能救自己的还是旁边的活人不救后,顾潇医馆的地位也被衬托得更为崇高了。

    几个月转瞬过去,顾潇终于盼到了自己盼了许久的婚期的来临。

    趁着婚期还有几天才到,顾潇特地带着兰兮去了齐国公府,想将原主的一些旧物取过来,交给原主的亲人,谁知她才回到齐国公府却发现府中正闹黄鼠狼。

    “什么黄鼠狼?”

    顾潇让兰兮拦住一个匆忙从她们身边跑过的丫鬟。

    那丫鬟见是大小姐回来了,连忙行了一礼:“回大小姐的话,几个月前府里突然发现了一只黄鼠狼,国公爷震怒不已,都气病了。”

    顾潇挑了挑眉:“发现了一只黄鼠狼而已,怎会因此气病?”

    “这……”那丫鬟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战战兢兢的小声与顾潇开口:“听说,这黄鼠狼咬死了二小姐……”

    “竟有此事?”顾潇面露震惊的将那丫鬟拉过来,让她与自己细说。

    丫鬟不敢不从,立刻与顾潇小声说了起来。

    在齐静娴触怒了太子殿下后,齐国公不得已便让齐静娴假死了,这件事齐国公府的大部分下人都不知道,只有齐国公的一些心腹和兰姨娘的人知道。

    可是几个月前兰姨娘却突然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负责照顾齐静娴的田嬷嬷。

    但古怪的是,田嬷嬷失踪前却特地吩咐了照看齐静娴的下人不再给她送吃食,却给她送了一只活的黄鼠狼过去。

    而这只黄鼠狼,正是将齐静娴咬死吃了的那只可怕的黄鼠狼。

    因为没有人给齐静娴送吃的,不但齐静娴饿得发疯,那只黄鼠狼更是,为了活下来,她们只能互相搏命。

    但最终,齐静娴还是没能敌得过灵活又狡猾的黄鼠狼,被咬断了脖子。

    若不是齐国公突然想起要去看女儿,还发现不了地下室中发生的事。

    “听说那黄鼠狼挣脱不了身上的锁链便日以继夜的啃咬那床柱,那床柱早就被咬断了,因此在国公爷下令打开地下室大门的时候,黄鼠狼便趁乱跑了。”

    顾潇听到这里,黑眸泛过了一阵冷光。

    “难怪,发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居然被黄鼠狼给咬死了……他不气病才怪。”

    听完自己想知道的事后顾潇就将丫鬟给打发走了,兰兮凑到顾潇耳边极其后怕的开口:“这黄鼠狼也太可怕了吧?该不会真的成精成了黄大仙?”

    顾潇却道:“可怕的不是黄鼠狼,而是人性,而是一颗黑色的心肝。”虎毒尚且不食子,可兰姨娘最终还是杀了自己曾经最疼爱的女儿,即使已经没有变回来的希望了,她还是选择了活着,也难怪这样的人能想出剥皮之法,实在是残忍至极

    。

    想到这里,顾潇突然抬头嗅了嗅,之后立刻抬脚就走。

    兰兮着急的跟在她身后,忙问:“这不是回院子的路呀?”

    “既然回来了,自然要给齐国公送份见面礼。”

    兰兮不知道主子口中的见面礼是什么,直到看到她手中突然飞出一条白绫将草丛中的一物卷起,带了出来。

    “啊,这是!”

    看着摔落在脚边毛发蓬乱脏污浑身恶臭却肚皮鼓鼓显然吃得很肥的黄鼠狼,兰兮吓得忍不住后退了一大步。

    顾潇却像闻不到黄鼠狼身上的恶臭味似的,笑眯眯的在黄鼠狼面前蹲下。“你居然还没有逃出齐国公府,也是,也许去了外面你就是被猎杀的命了,这齐国公府你多熟呀,那些废物想要抓住你基本不可能,而且这里有吃有喝,可比外面舒服多了

    。”

    黄鼠狼见到顾潇吓得浑身都在颤抖,眼里几乎是实质化的恐惧,它拼命挣扎着想要逃跑,可白绫却死死的裹着它,让它动弹不得。

    “就算命临绝境,一些做母亲的动物甚至愿意以自杀的方式让自己的孩子吃自己的肉活下来,可是你呢?你不是那么疼爱自己的女儿吗?你怎么连只畜生都不如呢?”

    听到顾潇的话,即使黄鼠狼早已黑了心肝,还是忍不住大泪滂沱,它怨恨的看着面前的人,如果不是她,它根本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境地!顾潇知道兰姨娘定然恨自己入骨,可她却注定什么都做不了,就算死了都无法化作厉鬼来报仇,谁让她得罪的是一只小心眼又记仇的狐妖呢,而且兰姨娘会落到这种境地

    完全就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齐静娴是死有余辜,在原来的剧情中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害死了不少无辜的人,心性恶毒的令人发指,甚至还活活将农女活活抽死,这样的人死了不冤枉。

    能教出齐静娴这样的女儿的亲娘,这兰姨娘心性只能更恶毒,因此她现在死了也不冤枉。

    不过,顾潇觉得比起她,有一个人应该更想杀了她。

    顾潇笑眯眯的将黄鼠狼提起来,眼里满满的都是恶意:“我恶毒起来,可是自己都怕呢。”

    她说着,一边冲一脸疑惑的兰兮抬了抬下巴。

    “走,我们去见齐国公,给他送份大礼。”

    顾潇带着兰兮来到齐国公卧房外时,齐国公依旧重病躺在床上,顾潇让伺候齐国公的丫鬟告诉他,她把咬死齐静娴的黄鼠狼逮着了,齐国公这才勉强从床上爬起来。

    看着刚走进来的顾潇手中提着的黄鼠狼,齐国公赤红了一双眼睛。

    “就是这只黄鼠狼!就是它咬死了我的孩儿!”

    “既然如此,这只黄鼠狼我就交给你处置了。”

    顾潇把被绑得严严实实的黄鼠狼扔在了齐国公脚边。齐国公双眸疯狂的瞪着脚边的黄鼠狼,突然就取下了挂在墙上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