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妲己的任务 > 章节目录 第095章:调戏失败,厉王找上门
    打发走兰兮后,顾潇就回到了房间。

    “明明将她们杀了就行了,我偏偏要把她们关在一起让她们自相残杀,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坏?”

    齐国公夫人和兰姨娘都一样,都为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伤害了无辜的人,她们只知道自己的母爱伟大,可别人的孩子呢?难道别人的孩子就命中注定要为她们的孩子牺牲?

    所以顾潇认为能教训到她们的,只有她们最疼爱的孩子。

    她倒要看看,到了最后兰姨娘是为了自己活命咬死亲生女儿,还是为疼爱的女儿甘愿奉献自己的生命。

    主神沉声道:“你只是让该受到教训的人受到应得的教训,真正可怕的不是你,也不是妖怪,而是那些自私自利之人的心。”

    “就算你这么安慰我,也无法改变我是个心狠手辣的坏狐狸精的事实。”

    不过听了主神这话,顾潇的确是轻松了不少。

    “叩叩。”

    听到突然响起的声音,顾潇转身朝声音传来的窗户走去,一打开窗,果然看到了扒在窗外的太子殿下。

    李元灏从窗外跳进房间:“医馆门关着的。”

    “你敲门了吗?你是不是怕我不给你进门所以才不敲门的?”

    李元灏不肯看顾潇,他径直走到了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冷静冷静:“我收到消息你这边出事了所以特地过来看看你,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顾潇听了这话,挪到了李元灏面前,谁知李元灏立刻转过了头去,装作很认真的样子用尽全力的否认自己怕顾潇不给开门而天天爬墙的事实。

    顾潇很快就确认了,这个太子殿下一定也是吃可爱长大的。

    “既然怕我不开门,那又怎么不怕我不开窗呢?”

    “窗外是池塘。”

    “哦,你知道我不会让你在窗外挂太久害你掉进池塘是吧?哪来的自信呢?”

    根本没有自信的李元灏不想说话。

    “转过来,你转过来我就亲亲你。”

    李元灏轻咳了一声,慢条斯理的转过头来看顾潇,眼神还假装有些疑惑。

    顾潇被他萌得不行,踮脚捧住他的脸亲了亲他的薄唇。李元灏不明白为什么顾潇又热情回来了,先前她不是还对他挺冷漠的?他假装不在意的动了动手腕,现了一下自己劲瘦的腰身,果然,那可爱的小姑娘一下抱住了他的腰

    。

    再次轻咳了一声,李元灏得了便宜还卖乖:“今日怎么这般黏糊?”

    顾潇一双漂亮又无辜的眼睛柔软的看着他,声音也是又软又甜:“我想你了。”

    李元灏浑身一软,心头登时便火热万分,偏偏他怀里的人还不知危险伸出手指挠了挠他的背,软乎乎又甜蜜蜜的说:“今晚留下来?”

    顿时李元灏的呼吸就乱了,变得沉重了许多,很想就此做些过分的事,甚至他的手已经开始跃跃欲试的将人抱起来往床上放。

    “等等。”

    他克制的将面前的人放开,夹着腿坐到桌边:“晚上还有公务要处理。”

    顾潇听了这话立刻就不开心了,她一转身坐在了他腿上,坐得李元灏差点崩了心态。

    “又不是太监,你装什么?难道我还没有公务重要吗?”

    她可是要做祸国妖妃的狐狸精,要是她连公务都比不过,她还有面子吗?

    李元灏不敢再把顾潇推开,怕她生气,硬生生憋着没动,脸色都憋得铁青:“真的有公务……”

    “我说,你不会想等成亲在做这种事吧。”顾潇抬头亲亲他的眉毛,眼睛,鼻子,薄唇:“可是,我想……”

    这时,顾母正好来到顾潇房外想叫女儿去吃晚饭,谁知她还没敲门就看到房间猛然打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女婿突然冲了出去一跃跳墙而跑。

    顾母:“……”

    她被吓了一跳,连忙走进房间里去,结果就看到女儿一脸不高兴的在喝茶,一边喝还一边翻白眼,看来是气得不轻。

    顾母担心的走过去:“怎么了?这是吵架了?女婿也是,为什么老不走正门喜欢跳墙呢?”

    整得跟偷情似的,真让人不放心。

    “他呀,是担心我不给他开门所以才跳墙进来的,你不用担心,那小子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顾母被顾潇给逗笑了:“怎么听你说得跟土匪似的,好了不聊了,该吃晚饭了。”

    “好勒。”

    一家人和和乐乐吃完晚饭后,顾潇忍不住跟主神唉声叹气:“不管是陈玄还是李元灏,为什么他们都这么保守?”

    主神忍不住说:“是你太开放。”

    “开放有错吗?我好不容易来了古代,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居然还是不能婚前……嗯,那个什么,我是真的对祖龙这种传说中的种族很失望。”

    “他那不是保守,是有责任心,哪像你就想把人睡了拍拍屁股不负责。”

    “这种开天辟地之前就存在的传说需要我负责?”

    主神:“……”

    不啊,他很需要,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祖龙,可是这话他却不能对顾潇说,只能憋死在心里。

    主神:“若他是一个色中恶鬼,你恐怕就不会这么喜欢调戏他,反而嫌弃人家了,不正是因为人家古板你才对调戏人家这么热衷么?”

    顾潇:“你还挺了解我?不过这可不一定,说不定我就喜欢好色的呢?”

    主神沉默了许久,突然道:“记住你今天的话。”

    气了一宿后,顾潇心情就差不多恢复了。

    第二天一大早,顾潇终于开门迎接了第二位病人,这是一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军,老将军被抬过来的时候已然脸色发青一副没多少日子好活的样子了。

    “小姑娘,我先跟你说好了,我攒了一辈子的钱可能都不够你的问诊费,要不是我家老婆子非要我来,我肯定是看不起这个病的。”

    跟老将军一起来的将军夫人顿时急得:“怎么说话的你,会不会说话?咱家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把你的病治好了。”

    顾潇伸手朝老将军身上扫了一下:“一身暗病,老爷子再不治怕是活不过五日了。”

    老将军显然早就知道这点,这些年他家中也找了不少名医神医给他治病,可几乎都是这个答案。

    他早年在战场上受了太多的伤,从来没有好好修养过,现在再修养也来不及了,如今也再没有什么神丹妙药能修复他破败的身体。

    现在他就是平常的呼吸都全身都在疼,更别说说话,出去行走了。

    若不是家中老妻一定要把他抬来,他是宁愿好好呆在自己的房间等死的。

    “我可以救您,您也不治吗?”

    老将军疼得说不出话来,连忙冲老妻眨眼,可将军夫人却看都不看他,她激动的抓住了顾潇的手,眼神亮得不行:“肯定要治!”

    “行,既然没钱,就拿稀世珍宝当诊费吧。”

    这会儿老将军是忍着疼也必须得开口说话:“我一个穷当兵的,哪里有什么稀世珍宝?”

    “您有的。”顾潇笑眯眯的:“我要您的盔甲,还要上过最多次战场的那副盔甲。”

    老将军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就这?上过战场的盔甲很多,这破盔甲怕是算不得什么稀世珍宝。”

    “对,所以只有曾保家卫国,创造过太平盛世的盔甲才是稀世珍宝,不管是您的,还是任何一个小兵的。”

    “若给你这盔甲,你就真的能治好这老家伙的病?”将军夫人不耐烦再听两人扯了,着急的恨不得现在就把家中的所有盔甲搬来。

    “对。”

    得了顾潇的保证后,将军夫人也不理还要纠缠的老伴,立刻就风风火火的回家搬盔甲去了,顾潇便让将军府的下人把老将军抬到了医馆的病床上。

    老将军忍不住道:“先说好,我盔甲给了你,你给我治了病,你我就两清了。”

    “自然,难道您还怕我利用你的身份做什么?”

    顾潇将这老将军迎来做自己的第二个患者,即是因为他值得救,也是因为他的身份。

    老将军家中三代都是军人,北沧五分之一的军权都握在他们家手里,有了他们家的支持,李元灏若真想做皇帝,这皇位也就能坐得更稳了。因为李元灏暴戾的性情,朝堂上大部分朝臣都因为恐惧才暂时认同他的权威,只要其中有了变数,他们怕是最快反水的,因为他们都怕反复无常的太子殿下有朝一日对他

    们也下杀手。

    若李元灏能将北沧大半军权都握在手里,那北沧就真是他一人说了算了,厉王就算再厉害,也翻不出水花来。

    在将军夫人把盔甲搬来的时候,顾潇刚把老将军身上的水针化去,治疗完毕。

    “等会我写个方子,将军照着这方子每日睡前泡半个时辰药浴,一个月后变可恢复健康,就算您老闲的发慌想再次上战场也是行的。”

    妖力结合着现代医学技术附以针灸,这老将军身上的暗伤就算想不好都不行,不过为了不显得太离谱,顾潇还是稍微放缓了一些治疗力度。

    老将军听了顾潇的话心头一震,他正想开口,这时门外跑进来一个十一二岁的白净少年。“姐姐,外面来了个自称厉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