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田间小寡妇:大人别心急 > 章节目录 第619章 仙鹤冢,不存在
    听了这话,闫子安眯了眯眼睛:“是有人在阻止我们吗?”

    “不知道,”说着,顾念伸了个懒腰:“但是现在看来,应该确实是有人不想我们知道仙鹤冢的事情。”

    “那姐姐有什么打算?”

    “以前的话,我可能就这么算了,”说着,顾念站起身,从厨房里翻出来一块蜡烛后,拉着闫子安进了小房间,点起了拉住:“但是现在,我就喜欢刨根问底,不到黄河不死心。”

    听了这话,闫子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及淡的笑容,却没有说话。

    只见顾念把信纸放在烛火上面烤了一会儿之后,字迹逐渐显现了出来,见到这一幕,闫子安忍不住惊讶得微微张开了嘴。

    “不要觉得我很厉害,这只是基本操作。”说着,顾念已经烤完了整张纸,在月光下,她仔细的看起了上面的内容。

    “仙鹤冢,不存在,遇者,死无葬身之地?”

    信纸上只有这么没头没尾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看得顾念和闫子安两个人两头雾水。

    “难道是这仙鹤冢真的有什么来头吗?”闫子安忍不住猜测。

    “不,这是别人写的。”说着,顾念撇了撇嘴:“我手底下的人字迹都是一样的,虽然这人模仿得挺像,但是菜是左撇子,传消息的时候,他都是用左手写镜像文字给我,所以这是别人写的。”

    听了这话,闫子安不由得向顾念投去了复杂的眼神。自己这个姐姐,好像厉害起来还挺厉害的……

    “我已经让人把送信用的鹰隼拿过来了,等鹰隼的伤一好,就会带我们去菜受伤的地方,这样,或许我们就有线索了。”说完,顾念把信纸放在了烛火上,火舌一舔,当即烧做一团飞灰。

    “姐姐,”闫子安看着顾念就要走出房间,不由得喊住了她。

    “怎么了?”顾念回头。

    “我想问,我可以加入吗?”闫子安说着,眼神之中闪烁着兴奋的广猛。

    听了这话,顾念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不可以哦,小孩子不能做危险的事情,如果做了危险的事情的话,会被打的哦。”

    “……”最近顾念不知道哪里来的恶趣味,总喜欢用这种哄小孩儿的语气跟闫子安说话,每次都搞得闫子安浑身不自在,但是时间久了,次数多了,闫子安却惊悚的发现,自己竟然痛并快乐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这天一早,顾念就挂出了今天不营业的牌子,专心的按照钟乾野的要求布置好了诗会现场之后,又特意采买了不少瓜子花生做小碟。她最近比较恶趣味,特别想看看这些自诩清高的文人骚客一旦开始

    嗑瓜子聊家常的话,是不是也很接地气。

    “顾姑娘,”就在顾念刚刚把小碟摆上之后,钟乾野带着王瑜就出现了。

    王瑜就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顾念不削一顾的那个男子。虽然从那之后,因为钟乾野的关系,王瑜也没有给过顾念什么脸色,但是面对顾念的时候,王瑜依旧是一副天上地下老子最大的表情。

    “这么早啊。”顾念不由得有些意外:“还是我太晚了?”

    “不不不,是我们太早了。”说着,钟乾野打开了手里的折扇,“只是有些迫不及待,毕竟这是第一次在一个新开的茶楼里开诗会。”

    “凡事都有第一次,你不要紧张,我们茶楼一定全都按照你的要求来布置。”  自从到了天宁府之后,顾念愈发有些放飞自我的倾向。以前不管是在玉华镇还是在炀都,顾念都时时刻刻注意着自己的形象。但是自从到了天宁府,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没有人认识她的原因,顾念的

    行为举止就愈发的恣意洒脱,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端着的大家闺秀的模样了。

    钟乾野和王瑜听到顾念那句“第一次,不要紧张”的时候,各自的脸上都有些尴尬,但是看着顾念一脸的凛然正气,不由得都觉得自己思想龌龊了。  诗会是下午才开始,但是钟乾野担心顾念在场地布置上没有经验,所以中午不到就早早的带着王瑜上了门。可是上了门之后才发现,顾念布置的诗会现场,不仅有格调,还接地气,甚至还准备了上好

    的文房四宝,分列六桌,用来给他们写诗画画用。

    到了中午的时候,更是由整个天宁府最好的酒家送来了一车子好酒,每一种酒都有可说道之处,在细节的处理上,顾念真是让前中也心服口服。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闫子安却一直对钟乾野冷面以待,不管钟乾野怎么故意找闫子安讲话,这个少年永远都是一张臭脸。

    “也不知道是谁欠他钱了。”钟乾野说着,用胳膊肘捣了捣身边的王瑜。  王瑜昨晚才在花街柳巷奋战了一夜,这会儿正是困顿的时候,冷不丁被钟乾野怼了一下子,差点从桌子上掉下去。正皱起眉头想要骂人的时候,却看到君倾正牵着许宁的手笑吟吟的走了进来,一大一

    小两个妙人儿正在说着什么开心的事情,君倾的脸上带着迷人的笑,看得王瑜整个愣住了。

    “死小孩儿,我一会儿告诉你姐姐你偷偷跑去帮人家卖糖葫芦!”君倾笑眯眯的低头看着许宁。

    “好啊,正好可以让姐姐知道我为了吃糖葫芦是有多么的努力,都愿意为别人打工了呢!”许宁仰着一张天真的笑脸,不甘示弱的回看着君倾。  “对,帮别人卖十串糖葫芦自己就吃掉六串,还真是努力呢!要不是老娘及时赶到,你个小兔崽子都要让人卖进奴隶坊了知道吗?”说着,君倾伸手揉了揉许宁的脑袋,虽然看起来十分温柔,但是其中

    力道只有许宁知道。  “哟,回来啦。”顾念从后厨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在原地笑眯眯的拌嘴,不由得挑了挑眉。这两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这个臭毛病,哪怕气得要死,只要是在外面,永远

    是一副温柔可爱的模样。  “对,回来了。”说着,君倾把许宁交到了顾念的手里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个小兔崽子想吃糖葫芦不说还跑去帮别人卖糖葫芦吃了人六串才给人卖掉四串人家不高兴了还振振有词的说他是在帮助

    销量,要不是老娘及时赶到这小兔崽子已经被卖进奴隶坊了!”  君倾虎着脸一口气说了这一串话之后,顾念还没说话,就听到一旁传来了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一回头,是石化的钟乾野和王瑜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