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田间小寡妇:大人别心急 > 章节目录 第436章 阮娇兰死了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眼看着自己最爱的女儿在自己眼前咽气,阮相国当场就愣住了。

    “兰儿……”只见阮相国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推了推阮娇兰血迹斑斑的肩膀,小声的喊着她的名字:“兰儿……兰儿你醒醒,兰儿,兰儿!”

    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沈易安也不敢相信,阮娇兰会这样咽了气。

    “夫人!夫人!”沈泽辰突然大喊着扑了过来,一下跪倒在阮娇兰的床前,粗鲁的抓起了她的手:“夫人!你看我一眼啊!夫人!夫人你醒醒啊!”

    原本还沉浸在丧女之痛里的阮相国听到沈泽辰的声音,突然站了起来,一下就把沈泽辰给推开了:“殿下,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还请殿下允许我带兰儿回相府安葬。”  “岳丈大人!”沈泽辰自然感觉到阮相国的不痛快,可是如果让他就这么把阮娇兰的遗体带走了的话,朝中的大臣们该怎么议论他:“兰儿既然已经嫁给了我,自然应该是入我沈家皇陵,虽然我眼下还没

    有继承大统,但是我向您保证,等我登基之后,定会追封她为皇后!”

    “殿下,”阮相国冷了脸:“还请殿下允许我带兰儿回相府安葬!”

    “相国大人!”沈泽辰的耐心显然不够了:“我说了,兰儿是我的妻子!”

    “你!”阮相国显然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跟沈泽辰兜圈子,要不是沈易安拉着他,恐怕这会儿已经要指着沈泽辰的鼻子破口大骂了。

    毕竟阮娇兰是怎么死的,在场的人心中都有数,要把自己被虐待致死的女儿留在这个太子府,换做是谁,也是不会愿意的。  “岳丈大人,”沈泽辰看着阮相国气得浑身发抖,稍稍软和了一些态度,道:“您应当也知道,兰儿嫁给我这么多年,我们一直相敬如宾,我爱她不比您爱她少。如果让兰儿一个出嫁的女儿再入阮家祖坟

    的话,指不定别人要怎么说闲话。”

    阮相国深知眼下沈泽辰是绝对不会同意他把阮娇兰带走,毕竟他现在还是太子,就算是要带走阮娇兰,沈泽辰同意,皇帝也不会同意。

    想到这里,阮相国深深的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阮娇兰,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冲着沈泽辰拱了拱手,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看到阮相国离开,沈易安也跟着走了。沈泽辰见状,连忙开口:“你不是来拜访玉华娘子的吗?”

    “玉华娘子在哪儿呢?”沈易安回头看了他一眼,凉凉的丢下这么一句话,跟着阮相国的脚步就出去了。

    他走这一趟的原因就是因为担心阮相国不能顺利的把阮娇兰接回家去。如果阮娇兰活着还好说,可是眼下阮娇兰死了,就算是有沈易安在,想要把她带回相府,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着他们离开,沈泽辰回头看了一眼死在床上的阮娇兰,一脸嫌弃的踩了她一脚:“贱人!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时候死!晦气!”

    “爷,要不要准备娘娘的身后事?”

    “你他妈废话?”沈泽辰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句身边的随从:“不准备后事难道等着父皇拆了我吗?赶紧去准备!越盛大越好!”

    “是!”

    太子府中能跟到后院的都是太子信得过的人,所以在这里,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展现自己残暴凶狠的一面,而不用担心会被别人发现。

    离开太子府之后,阮相抱着勤王剑,甚至没有想过要回家换一身衣服,策马扬鞭,带着自己的人,掉头就朝着皇宫的方向疾驰而去。

    沈易安看着他的背影,有心想要跟上去帮上一把,但是他也明白,这件事他不好再插手了,否则皇帝该起疑心了。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转身朝自己的府邸去了。

    刚回到府上,沈易安就立刻去见了顾念。

    正巧,大夫刚为顾念把完脉出来,见到沈易安,恭敬的行了个礼。

    “姑娘怎么样了?”沈易安问道。

    “回王爷,姑娘被人用了迷药,又受了凉受了惊吓,恐怕得好生将养,否则会落下病根。”大夫说着,摇了摇头:“只是姑娘心思很重,若是要调养的话,恐怕得远离是是非非才行。”

    听了这话,沈易安皱了皱眉,继而挥了挥手,道:“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大夫走后,沈易安走进来了顾念的房间里。

    或许是受了惊吓的原因,此刻,顾念的房里点上了凝神香,木香在一旁守着,顾念已经睡了过去。

    见到沈易安进来,木香连忙站起身,正打算行礼的时候,被沈易安制止了,接着他挥了挥手,木香虽然不愿意,但是还是顺从的退下了,顺便还把房门给带上了。

    房内没了其他人,沈易安这才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走到顾念的床前,坐在脚踏上,仔仔细细的看着顾念熟睡的模样。

    此刻顾念睡得安静,比平日里看起来少了几分凌厉的咄咄逼人,整个人看起来温柔婉约,让人忍不住想要怜爱她。

    不知道看了多久,沈易安也趴在顾念的床前睡了过去,手里还紧紧的抓着顾念的手。

    顾念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

    这一觉睡得很长,顾念不由得有些恍惚。朦胧中看到有个人靠在自己的床前,自己的手还握在一个温暖的大掌里,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是沈易安吗?

    顾念不由得有些心动,缓缓的朝着那个黑影靠了过去。

    鼻尖传来熟悉的香气,顾念不由得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连忙抬手擦了擦眼角。

    尽管顾念的动作很轻,但是沈易安还是醒了过来。  “念儿,你醒了!”黑暗中,沈易安好听的声音传入了顾念的耳朵里。仿佛是一记警钟,顾念立刻回过神来,用力的把自己的手从沈易安的手掌中抽了出来,慌张的躺了回去,还翻了个身,背对着沈易

    安。

    空了手心的沈易安有些茫然,紧接着无声的笑了笑。起身去点了灯,重新走到顾念的床前,低声道:“阮娇兰死了。”  “什么?”顾念当场翻身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