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田间小寡妇:大人别心急 > 章节目录 第279章 人之将死
    在顾念心里,虽然不想孝顺他,但是也不愿意把事情做得太绝。

    虽然顾老三做的事情一件比一件过分,但是顾念却始终都没有想过要放任顾老三不管他的死活。

    这会儿看到顾老三情况急转而下,顾念还是忍不住的担心了起来。

    孟越到的时候,顾老三已经发起了高热,他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体表,听顾念说了一下顾老三的症状之后,判断顾老三这是重伤之后又并发了高热,引起身体机能下降。

    用现代术语来说,顾老三此刻正处于器官衰弱的危险期。

    “我会尽量抢救他,但是能不能救过来,还不一定,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说着,孟越把顾念推出了门外。

    他需要一个完全安静的环境给顾老三针灸,试图用穴位刺激的方式来让的脏器重新恢复活力。

    站在门外,顾念沉默的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听说顾老三突然病重,是真的吗?”

    收到消息的李墨和刘忠还有林姐儿都赶了回来。

    本来顾老三这个人就不受大家待见,但是他好赖也是顾念的父亲,他们此刻赶回来,更大一部分原因是担心顾老三病重影响顾念,毕竟再怎么说,顾老三也是顾念的父亲。

    在他们的心里,顾念是一个及其善良的人,否则也不会一次有一次的纵容顾老三为非作歹。

    “孟大夫在里面,我暂时也不知道情况如何。”说着,顾念低下头,叹了口气。

    “景瑞王爷驾到!”伴随着一声长啸,顾念的头当即就突突的疼了起来。

    “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沈易安一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顾念就跟着孙氏身后,冲沈易安行了个礼。

    “不必多礼。”说着,沈易安上前正想扶一把孙氏,却被孙氏不动声色的避开了。

    顾念看到这一幕,心里虽然有些害怕沈易安发火,但是还是硬着头皮上去扶着孙氏。

    “本王方才去仁医堂,听说孟大夫到这里来给顾老三看病来了,不知现在情况如了?”沈易安说着,眼角瞥到顾念松了口气。

    大概是怕孙氏误会顾念派人通知沈易安了把,所以沈易安主动说是在仁医堂听到的消息。

    “回禀王爷,家父正处于危险期,孟大夫正在房里为我父亲施针。”顾念说着,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一旁的孙氏一直在仔细的观察顾念,这会儿看到顾念对待沈易安时候态度上确实和从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心里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看来是十分凶险了。”说着,沈易安往前走了一步,顾念还没来得及拦住,就看到他敲了敲门:“孟大夫,本王这里有一颗雪莲丹,不知能否派上用场?”

    屋里没人说话。

    “王爷,孟大夫说了,给他一个安静施针的环境。”顾念说着就往前走了一步,要不是孙氏不动声色的拉住了她的衣摆,她可能真会上去阻止沈易安。

    可是沈易安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下一刻,沈易安就抬手推开了屋子的门,直接走了进去:“孟大夫,情况如何了?”

    孟越还是没说话。

    顾念透过沈易安推开的门缝往里面看去。他们俩的声音都压得很低,顾念根本就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而这会儿,透过门缝,顾念看到顾老三正仰面躺在床上,胸口衣服大开,半张着嘴,身上和脑袋上都插满了银针。

    虽然说巴不得顾老三早点跟她断了关系,但是顾念也没想过要顾老三死。看到现在这样的情况,顾念还是忍不住想要上去看个究竟。

    过后不久,孟越走了出来:“许娘子,多亏了沈大人那颗雪莲丹,您的父亲现在暂时没什么大事了。只是从今天开始,未来的十五天内都不要下床走动,还有,每天按时服药。”

    “好!”顾念接过了药方,想都不想就扔给了一旁的木香,然后就走进了顾老三的房门。

    “你还挺能装的。”一进门,顾念就听到沈易安这般说道。

    什么意思?装?

    “咳咳……我看得出来你对我女儿有意思,我反正已经差不多了,你要是心里真有她,就好好对我女儿。”

    顾老三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虚弱,说话之间还时不时的“嘶嘶”几声,似乎是扯到了屁股上的伤口。

    沈易安没有再回答,而是仔细的看着顾老三的脸。

    “刚才那孩子来找过我,问了我她小时候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她娘死得早,她长这么大着实不容易,真是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

    “我没什么本事,生平就喜欢赌两手,可是这赌两手就越输越多,家里哪一点她娘亲生前给她存下的嫁妆也被我输完了。”

    “大家都说我是贪财,不肯把闺女嫁给宋里长的儿子宋大宝。但是谁也不知道,我是在等着许啸行来娶顾念。那孩子喜欢一个人就往死里对她好,把我闺女交给他,我放心。”

    听了顾老三的话,顾念的脚步下意识的就慢了下来。

    “如果说你卖闺女情有可原,那你这段时间不断和她作对,又该怎么解释?”

    “唉……”顾老三叹了口气:“我不是喜欢赌博吗,这人啊,沾上了赌,哪儿还有什么理智可以说的。我听说她命悬一线的时候,我在赌桌上,她好不容易赚了点钱,我就跑回去找她要。”

    “我当时真没想那么多,满脑子就是,这是我闺女,给我钱是应该的,可是当我接过了她的草编商行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她的钱都是这么辛苦才赚来的。”

    “可是已经来不及啦,她给了我四千两的第二天我就去找了大夫看了病,我知道我已经没有救了。”

    “一想到我这么快就要死了,不如就让她更恨我一点吧。”

    “这样,我死的时候,她也可以不要那么伤心。没了我这个爹,以后我的孩子就是孤儿了……”

    说完这些话,顾老三又咳嗽了起来。顾念始终站在门口没有走进去,或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会儿顾念总觉得,心里酸酸的。  “你希望她恨你,可是你想过没有,你做的事,给她招来了多少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