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田间小寡妇:大人别心急 > 章节目录 第21章 你受委屈了
    “啊?”顾念和沈易安都十分意外,沈易安更是直接皱起了眉头:“你要告她什么?”

    “告她污蔑!”李庄大声说着,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冲着沈易安磕起了头:“大人,我是仁医堂任大夫的首徒,绝对不能容忍这个女子污蔑我仁医堂卖假药!”

    顾念一看直接乐了:“我还没告你污蔑我下砒霜,你倒是要告我污蔑你卖假药啊?”

    “你这等毒妇,我不与你争辩,今天知府大人在这里,我相信知府大人一定会为我做主的!”说着,李庄跪在沈易安的面前,一动不动,颇为虔诚。

    沈易安看了看李庄又看了看顾念,眯了眯眼睛:“李庄,若是真要追根究底的告,你得拿个诉状出来。就这么在大街头上跪着说要告许娘子,我着实难办。”

    听了这番话,顾念忍不住在心里为沈易安点了个赞。

    而李庄在听了沈易安的话之后,抬起头,瞬间热泪盈眶:“大人……我真的没想到……”

    “哇——”一旁的顾念爆发出一阵凄厉的哭声,把沈易安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的同时,也打断了李庄的话:“知府大人,我一个寡妇,跟李大夫和仁医堂还有老根头素不相识,今日却被冤枉说我当着众目睽睽之下给老根头下了砒霜,还要告我……告我污蔑……呜呜呜……我心里苦呜呜呜……”顾念一边捧着脸哭着,一边迅速揉了揉眼睛,再抬头的时候,一双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看起来是真委屈。

    沈易安虽然知道顾念是装的,但是看到顾念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又忍不住一阵心软:“许娘子,李大夫也只是救人心切,你别往心里去。”

    “你在这儿装什么装!”李庄一见顾念哭了,怒气横生的他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用力扯了一把顾念,怒骂了一声。

    好家伙,真是不怕碰瓷!

    顾念这么想着,双手惊慌失措的在空中抓了抓,然后转头跌倒在地上。周围本来就已经围了许多人,这会儿看到李庄动粗,顿时不淡定了。

    “这李大夫血口喷人还欺负小寡妇,简直忒不要脸了,任大夫有你这样的徒弟,脸都被你丢光了!”人群中传来一声不屑的骂声,沈易安顺着声音看去,正好看到自家的捕快西明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什么,这姑娘还是个寡妇?”大家都看顾念年纪小,没想到竟然已经是个寡妇了,再加上沈易安的捕快忙不迭的跟他们科普了一番顾念的悲惨身世,顿时,所有人都开始谴责李庄。从没有医德到欺负寡妇,李庄很快脸上就挂不住了。

    而这期间,顾念一直坐在地上哭,背篓里的东西洒了出来也没管,还是一个好心的婶子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几个人帮她把东西收拾好,安慰了好几声才渐渐止住了哭声。

    沈易安看着假哭得特别认真的顾念,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本来老根头的媳妇只是想请他来让仁医堂给老根头看病的,却没想到牵扯出了这么一通闹剧,他倒是免费看了一场好戏了。

    这时候,孟越已经给老根头施完针,老根头也幽幽转醒,正在跟孟越说着自己的病情。沈易安看差不多了,也叹了口气开口了。

    “李庄,今日确实是你有所疏漏,下次若是病患着急,你千万记得病以急为先。许娘子并没有给老根头下什么砒霜,说你卖假药也是你污蔑在先,今日之事只是一场误会,犯不得这么着急上火。”说着,沈易安走到顾念面前:“许娘子,今日让你受委屈了。”

    顾念听了这话,心想算你会说话,但是脸上还是抽抽搭搭一副可怜相:“老根头没事就好,希望李大夫下次……呜呜呜……下次不要随口污蔑人了……不然这年头,呜呜呜还有谁敢做好人啊!”

    得,顾念一句话又成功煽动了群众的情绪,大家伙纷纷附和了起来。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捕快东尘见状,躲在群人后面大声道:“李庄给许娘子道歉,不然这事儿不算完!”

    “对!道歉!不然这事儿不算完!欺负寡妇是要遭天打雷劈的!”西明赶紧附和道。

    这两人一唱一和,一下子,大家伙儿从谴责李庄道要求李庄道歉。李庄憋得满脸通红,最后还是在群众的力量下匆匆对顾念说了一句“许娘子,对不起”之后,转头冲进了仁医堂里。

    见到李庄道歉,老根头也没事儿了,围观群众,包括沈易安的那几个捕快也都很识趣儿的散了。

    “好了,人都走完了,别装了。”沈易安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笑意,故作刻板的语气听起来颇具喜感。

    顾念一听这话,从指缝中偷偷看了一眼沈易安,然后才不情不愿的把手放了下来:“谁说我装的,我是真委屈!”因为刚才硬是挤了点儿眼泪出来,所以顾念这会儿的声音里还带着丝丝的哭腔。

    沈易安看到顾念的眼睛里还真有眼泪,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你竟这般脆弱吗?”

    “啊?”顾念有点愣,这个沈易安是不是有点傻?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点奇怪,沈易安连忙清了清嗓子:“我的意思是,你今天受委屈了。”

    “没事儿,”顾念用力扯出了一个笑容:“不就是挨欺负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毕竟我可是在死亡线上游荡过的人!”

    看着顾念的脸上带着眼泪还有笑容的样子,沈易安莫名的想起了当初在土匪窝里见到那个,被打得不成人形的她。在性命和清白之间她选择了清白,也难怪今天她会为了不被李庄污蔑这般做了。

    “唉……”沈易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顾念撇了撇嘴。她一点也不意外沈易安知道她刚才是在演戏,只是她比较意外,沈易安在知道她在演戏的情况下,竟然没有拆穿她。而现在,沈易安又摆出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摇头叹气,让她不由得一阵气节。

    看着沈易安的背影,顾念忍不住腹诽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