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侯夫人的悠闲生活简小酌柔娘 > 章节目录 94|代价
    失宠嫡妻逆袭记  夤夜时, 沈惜才朦朦胧胧的睡去。等到天光大亮, 沈惜已经完全清醒了。

    然而兰香比她还要激动紧张。

    “大奶奶,您看要穿哪套衣裳?”兰香从昨晚便翻箱倒柜找出几套衣裳来。这回沈惜回来的匆忙,且又是在病重,带的东西不多。如今想要打扮起来,自然是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还有头面首饰……兰香放下衣裳, 去看妆奁匣子时, 暗暗咬了咬下唇, 替大奶奶觉得委屈。

    大奶奶手里的好东西不少,却都被刘氏派来的妈妈把持着, 大奶奶竟做不得主。尽管大奶奶出门交际的时候不多, 可每次需要时竟还要看她脸色,兰香只觉得气愤不已。

    有刘氏的人在, 她们处处被掣肘。

    沈惜看到那些衣料贵重、做工精致, 样式和颜色却显得有些老气的衣裳,俱是摇了摇头。难为原主空有如花美貌, 竟是这样的审美。不过,这也怪不得她……

    “就底下那件白底撒红花的罢。”总算有一件颜色不那么沉闷的, 虽然不算奢华配不上侯夫人的身份,倒也多了几分清爽秀丽。

    她本就是生病的人, 再穿一套暮气沉沉的衣裙,简直是要入土的感觉。

    兰香依言捧过裙子来。

    沈惜这几日趁着没人来时, 都是尽可能锻炼锻炼身子骨, 起来扶着床柱走动几步。

    本来原主便是心病更甚, 被大夫诊断出命悬一线时,那是她一意求死。或许这具身体真的死过了一次,等到自己成了沈惜,感觉这具身子虽然虚弱,却没什么大碍。

    只是为了不被刘氏母女发现,她才一直“卧病在床”。

    躺久了才一起来便觉得有些头晕目眩,险些没站稳。兰香忙把衣裳扔下,手忙脚乱的过去扶她。

    沈惜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无碍的。”

    扶着雕花的床柱站稳了身子,沈惜慢慢的走到了落地穿衣镜前。

    她还从未认真打量过这具身体。

    一张如花似月的精致面庞映入镜子里,纤细婀娜的身段,盈盈不堪一握的细腰,饱满的胸脯。先前一直卧床,沈惜倒是忽略这具身体。

    原来沈惜是这样的大美人,简直是妖娆美人的配置,偏生内芯儿却是小白花。

    真白花。

    “大奶奶,您小心别着凉。”兰香见自家大奶奶只穿着亵衣,便对着穿衣镜出身,脸上神色几番变化,还以为是勾起了她的伤心。忙劝道:“奴婢服侍您先更衣?”

    沈惜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面色微微泛红。

    她能说自己是被震撼到了么?

    兰香忙捧过衣裳来,手脚麻利的服侍沈惜换好了衣裳。

    沈惜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还未梳起来,随意的披散在身后。

    待到更衣后,兰香不由眼前一亮。

    她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大奶奶穿颜色鲜亮的衣裳是什么时候,甚至连大奶奶苍白的脸色,都透出几分红晕来。

    虽然这件衣裳更像是小姑娘们的样式,却比那些所谓的侯夫人该穿的衣裳,要好看上太多了!

    长得好就是占优势。沈惜自己都觉得赏心悦目。

    沈惜不由咋舌,就这么一张脸,这么一副身段,竟没有把乔湛迷得神魂颠倒?

    兰香扶着沈惜在梳妆台前坐下,自己轻手轻脚的去端热水。

    碧波院里头静悄悄的,刘氏特特给沈惜拨过来的那四个丫鬟都还尚且在睡梦中。兰香前一日拿了个银锞子给院中的粗使婆子,让她弄些热水来。

    适应了一会儿,沈惜觉得头没那么晕了,便扶着兰香的手去了净房洗漱。

    等到再次在梳妆台前坐下,沈惜看着那张未施粉黛便已经足够惊艳的面庞,满意的暗暗点头。

    她让兰香挑了个样式简单大方的发髻梳好,只戴了两根赤金衔珠的凤钗。

    沈惜很清楚在这张脸的优势在哪儿,故此并未涂粉,只是在唇上点了些口脂,面颊上轻拍了些胭脂,一张娇艳的面庞便出现在镜子里。

    虽然到底沈惜这些日子亏了身子,气色差了些,脸也愈发显得小了,终究有些病弱之气在,可用来应付今日是足够的了。

    病美人也是美人。

    “大奶奶,您真漂亮!”兰香停下手,看着镜中的沈惜喃喃的道。

    大奶奶生得极好她自是知道的,可这些日子来,像是日渐凋零的花朵般,一日日枯槁,从未如同今日这样,脸上绽放出动人的光彩来。

    沈惜微微一笑。

    “兰香姐姐,姑奶奶要起了么?”突然帘外传来绿枝的声音。

    兰香忙扶着沈惜回到了床上,并放下了帐幔。

    “我已经服侍大奶奶梳洗,这会儿大奶奶有些累了,你们切不可打扰她。”兰香端着铜盆出门,压低了声音对绿枝等人说道。

    四人倒是没有质疑兰香所说的话。

    沈惜的身子骨弱,大家都是知道的。甚至在最不好过的时候,说一句话都是要停两停的。若是梳洗一番,恐怕要花掉她大半力气。

    “衣裳我服侍大奶奶换好了,一会儿子你们只管把早饭端过来便是。”

    理论沈惜卧病在床,一个丫鬟做不到独自帮她更衣。可四人都见识过兰香的力大无比,轻松搬起炕几都不是事,金莲还亲眼见她搬起过一张花梨木嵌大理石的圆桌。

    看起来同兰香苗条的身段并不相称。

    听到不用她们上前服侍,四人正高兴呢,只听到刘氏派了人过来问候,金莲便抢上前去回话。

    她干娘说了,若是办好这件差事,让夫人高兴,将来便有希望提拔她做二等丫鬟,她年纪尚小,以后能做到一等也是极有希望的。

    “妈妈您放心,我们已经服侍惜姑奶奶梳洗完毕,这会子惜姑奶奶正在歇息。”金莲完全是复述了兰香的话,把她的功劳全部都抢了去。仿佛这些都是她做的一般,“我正要去给大奶奶拿早饭呢。”

    金莲的话音未落,兰香尚且神色未变,另外三个丫鬟听了,心中便有些不喜。

    本就不是她做的,却一个人把所有的功劳都抢了。

    果不其然,孟妈妈赞许的点头。

    “那我且先去瞧瞧姑奶奶。”刘氏交代的事情总得去办,孟妈妈抬脚便往里屋走。

    只见精致的雕花拔步床上垂着轻柔绵密的纱帐,从外头隐约能看到一个不真切的身影。

    一行人进来的动静不算小,里头的人竟没动静。孟妈妈犹豫着想上前,兰香摇摇头,拦下她道:“大奶奶夜里没睡好,这会儿才盹着了,还是让大奶奶养养精神好。”

    沈惜能睡得好她们才奇怪呢。

    孟妈妈没有怀疑,又叮嘱了几人些话,便回了刘氏处复命。

    ******

    承恩伯府,聚芳院。

    柔娘今日一大早便起身了,精心的装扮起来,只为让乔湛的目光能停留在她身上。

    何娘子为柔娘裁了三套衣裙,皆是样式别致、做工精美,柔娘自己最中意一套品红色织金的衣裙,可刘氏并不许她穿。

    毕竟沈惜还在病重,她们名义上好歹是她的亲戚,总不好装扮的过于喜庆。是以柔娘退而求其次,挑了件鹅黄色的广袖收腰上裳,底下配了条明蓝色织金流光缎马面裙。

    行走起来,马面裙流光闪动、熠熠生辉,少女身姿婀娜,端得是摇曳生姿。

    至于发髻上佩戴的头面,更是一套贵重的赤金珍珠头面。最出彩的是珍珠发箍,上头整齐的排列着莲子米大的珍珠,淡淡的散发着温润的光芒。

    等到柔娘妆扮妥当,足足快用了两个时辰。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柔娘满意极了。一旁的丫鬟婆子们也不住的奉承。

    她连早饭都没用,直接去了刘氏院中。承恩伯已经去了外书房,刘氏见柔娘过来,不由眼前一亮,拉着女儿在身边坐下。

    刘氏毫不吝啬的夸奖了几句,又叮嘱道:“你先去碧波院候着。一会儿若是见了永宁侯,该怎么说知道罢?”

    柔娘早被刘氏教导过其中的厉害轻重,乖巧的点头。

    “去罢。”刘氏满意的点了点头。

    柔娘袅袅娜娜的起身告退,才出了正院的门,便有小丫鬟飞奔过来道:“大姑娘,永宁侯已经到了!”

    ******

    沈惜没想到乔湛会来得这么快。

    兰香满脸激动的进来时,她尚且有几分恍惚。

    “大奶奶,侯爷这早晚就过来。”兰香见沈惜仿佛有些心不在焉,忙焦急道:“您可要打点起精神来,还是早些回侯府的好!”

    她回过神来,歉然一笑。

    只听一阵脚步声响起,丫鬟们的请安问好声此起彼伏,旋即帘子被撩了起来。

    一张年轻的俊美面庞映入眼帘,身姿如白杨般挺拔,步伐利落,威仪十足,端得是龙行虎步、仪表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