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铁血狂少 > 章节目录 第2276章 爱儿公主
    冰天雪地——

    血河冻结,邪风呼号,周遭有大几百万的修士仰望,静静看着苏金执掌妖塔,又冲着天棺镇下了妖塔。

    凭在观天岳前的表现,此妖孽绝对能夺走青铜天棺,可他为何选择放弃谋夺,反而是要镇下血塔?有人非常费解。

    大能做的事情,总是出乎预料,谁能懂呢?

    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啊,冻结的灯塔,正在吸纳血河‘血气’!

    不好!你们快看,其中的青铜道骨撑开天棺,正在吞吸血气,它、它要复活!

    ……

    恐怖的一幕再次让人惊悚万分,原本不属于下雪的季节,下了寒冷大雪,原来这场雪是青铜道骨凝指所降!

    冻结血河,吞吸血气,这是要逆天强势复活的节奏!

    高岗灯塔上,落了薄薄一层雪,但那昏蒙的虚弱灯光,在青铜道骨开始吞吸血气时,在四周开始闪耀起来——

    嘭!

    闷沉的声音出现!苏金落下那血色妖塔,直接重重砸在天棺盖顶!

    原本那撑开有一掌之高的棺盖,被重压合拢!

    苏金为何选择用妖塔镇住天棺?

    古往今来,从青铜时代到现在,绝对有人做到扛走天棺的地步,这天棺中的青铜道骨,想要复活,一旦走出‘青铜大殿’,别说是三十三天域,恐怕更高远的地方,都会迎来一场大灾!

    这恐怕也是无数年来,从未有人带走天棺,让它安好在高岗灯塔上的原因,苏金自然看透这点,选择镇下妖塔!

    咯吱咯吱——

    古朴的青铜天棺,锈皮在震颤中抖落,上方有血塔镇着,那棺盖竟然再度被掀起,断了的血气,重新顺着缝隙接续进去。

    铸我血躯,铸我血躯——青铜道骨的声音,响彻万里方圆,那是一种朦胧的道音,仔细听的话,每个人都能听明白!

    苏金面色凝重,佛指轻轻冲着血塔一点。

    九百九十层血色妖塔,第一层处,一条晶莹如网的血气迅速凝结,最后化为一头晶亮赤红的血龙!

    庞大圆润的龙躯,弯弯折折,将整个血塔完全盘踞住!

    血龙咆哮时,龙威撼天!

    轰——

    青铜天棺在那一刻,被镇的严丝合缝,四周传来青铜道骨的声音!

    我不甘啊!谁、谁助我脱困,我赠神王百位做其奴!谁助我脱困,我赠十方天域!谁助我脱困,我赠天道法!啊,我不甘——

    青铜道骨的声音逐渐弱了下去,这道骨口气简直堪称可怕!

    这天棺埋葬的道骨,竟是一位旷世老魔,放出来还得了!绝对不能让他出来!有修士惊骇道。

    是啊,我有些担忧,有匿世的百族急欲复兴,据我所知,不下十五个古族门派惦记这青铜天棺,希望别动它,让它安眠在灯塔上!

    这妖孽竟然还能镇下天棺,心性不算太坏,毕竟这青铜道骨若是出世,三十三天域将永无宁日,生灵涂炭——

    ……

    苏金看着灯塔上逐渐强盛的神光,几处灯,迅速凝开,接连在一块,照在那口天棺上,他见此便轻轻抬手,将妖塔收在掌中消失。

    灯塔上的几处神灯,照在天棺上时,直接连接成一道繁奥的‘九芒星阵’!

    九芒星阵,其内道霞如鱼,神光流转,任凭那天棺如何颤抖,青铜道股都无法再撑开天棺一丝缝隙——

    苏金脸色一暗,身体不住僵了一下,闭紧的嘴唇,佛血根本抑制不住,流淌了下来。

    刚刚被青铜道骨用骨指抓伤肩膀,其实已经愈合,苏金的伤,来源于寿元。

    由于是自己炼化了寿元,到现在都无法补充,寿元神光消失,即是永远消失了。

    苏金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寿元彻底耗完前走出这里——

    默默抹掉佛血,苏金看着逐渐消失的大雪,冻结的血河开裂,正翻滚朝着远处流淌。

    兰婧雪几女心里忐忑,看着那个男人,褪去金身,缓步走来。

    粉色女孩咽了下口水,悄然倒退两步,她今天总算大开了眼界,一位世界境,比自己还强!

    你叫什么名字。苏金看着粉色女孩问。

    粉色女孩用大眼睛重新审视、仔细打量了苏金,接着眨了下右眼,剪刀手比在眼前,悦耳可人的声音接着道:我叫爱儿,是位公主!

    爱儿公主?

    苏金平静点头,直言道:之前让你考虑的事情,考虑的如何?

    考虑?什么啊?粉色爱儿公主,闻言心头直跳。

    做我侍婢——苏金淡淡道。

    不做!爱儿公主果断摇头拒绝,她堂堂一位公主,而且还是来自……

    来自……

    说出来,爱儿公主怕吓到苏金,当然不能做侍婢了!

    做妾呢?苏金又问。

    我想咬死你,谁给你做小啊,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粉色爱儿公主,撒泼时连连摆手,做着不屑的鬼脸。

    苏金得知结果,当即点了点头,顺着血河上方的虚空前走,血河淌向远方,不知那里发生了何事,直觉并不太好。

    发如雪,背影孤凉,兰婧雪几女没动莲步,回过头看着得意洋洋的粉色爱儿公主。

    你错失一场能改变命运的大机缘。兰婧雪对着爱儿公主说了句,说完便不再多言,第一个朝苏金跟了过去。

    粉色爱儿公主的脸色,微微懵住——

    你错失了一场能改变命运的大机缘。坐棺美人和兰婧雪的所说所做,一般无二。

    现场只剩下姜夏姬和爱儿公主在。

    姜夏姬欲言,爱儿公主有些抓狂,连忙制止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错失了一场改变命运的机缘!你别说了行吗?当然改变命运了,想我堂堂公主,给人做婢,改变的命运可真够凄惨的!

    我王拥有一颗亘古玄奥的神树,你……好自为之。姜夏姬扭头,正要离开。

    神树?什么树?粉色爱儿公主好奇询问。

    悟道树——姜夏姬离开,自然不再管呆立当场的爱儿公主。

    ……

    血河从地底喷涌,流落远方,不知是什么引发,苏金一路上遇到不少大能,越走的远,越是看到了一幕棕黑色的昏蒙天象。

    走了大概两个时辰,真正的青铜大殿未现,后方却传来一个让苏金四人都脸色大变的消息!

    高岗灯塔被推倒!

    有神秘人扛走了青铜天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