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铁血狂少 > 章节目录 第1790章 剁了喂狗
    在华夏,苏金很少会有动怒的时候。

    但苏少现在的脸色很不好看,这是他纵横华夏遇到的,最嚣张的一帮人,并且没有之一。

    死神超跑,世间独一,只此一辆就已经价值过亿,甚至有富豪不乏数亿,只想求购它!

    可是现在——

    却被人站在上面踩着!

    夏雨烟看着苏大老公那越来越不善的脸色,就知道要出大事,她生气归生气,可还算在能控制的范围内,但她知道自己老公忍不了!

    忍无可忍!

    敢踩老大的车!老子第一个弄死你——古山毫无胆怯之色,虎背熊腰的他,抡起两把菜刀就要冲上去。好在有‘红妆寨’的兄弟及时将他拦下。原因,自然是因为兄弟没到齐,对方人多势众!

    而就在这时,水泥路边儿,一辆车停了下来。

    花晴穿着一身高贵的花纹长裙,下了车,她的右手在前些日子给人开瓢的时候,被酒瓶玻璃割伤,现在都还没好个完全,被雪白的纱布包裹,此即一下车便淡淡开口道:没想到盛世集团还能干出这种龌龊事情。

    一人……

    直接齐齐让‘盛世集团’的百余号人,悄然后退了一步!

    盛世集团,世界两百强啊!作为手下养着的打手,这些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本地花姐是谁,这位姐是真的姐大,敢给盛世小公子头开瓢的存在!

    呵呵,花姐这话说的,好像我们‘盛世’故意找事情一样。

    就在花晴下车走来时,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走出,他扶了扶眼镜,接下去又道:生意不成仁义在,我盛世诚意收购贵司,但你们是怎么做的?用车撞了本集团的职员——

    诚意?

    金矿渣土车用车撞的?

    花晴风韵的气质中,听到对方的话时,也不由得泛出一抹冷意气息,这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说法,没有人能接受!

    花姐,和他们有什么好说的?跟他们干!炮姐女汉子特有的粗犷声音出现,她满嘴的油都还没抹净,原来是她在吃午饭、啃猪蹄的过程中,被这些闹事的人给打搅了,急匆匆赶来,真想干死对面。

    说句不好听的话,就你‘红妆寨’这点人,不够看!而且我们都是拍照取证过的,理在我方,到时候闹大了,你们这些土著团伙,势必要被扫上一扫,我劝你你们还是坐下来,咱们好好谈谈合作的事情。

    说着时,眼镜中年人似乎非常有把握。

    花晴眉头微皱,对方人多势众是真,双拳难敌四手,尽管己方的人都面无惧色,但真的不是对手。

    就在僵持的当口——

    花晴眼角余光看到了两道身影!顿时樱口张开,合不拢了!

    坐下好好谈?你们不够资格。花晴心里大定,她极为聪明,知道出现的事情不是巧合,原来老板今日莅临,被对方安排的人看到后,才出现了这一幕。

    目的不是为了恶心人,就是为了给苏金一个下马威!

    但金爷是能吃下马威的人么?花晴直接就感觉这些人会倒霉,而且是很倒霉——

    只是花晴有些奇怪,老板和老板娘站在那里,暂时没动。以花姐对苏金的了解,金爷不是这样的人呐!

    苏金自然不是!

    他只是稍作暂停,此刻他脚底发力,顿时四周轻震了下,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漂浮在他身前——

    足足百十块!

    苏金手上缓缓一指,身前面漂浮的石块,似乎活了一样,开始泛出一抹抹淡淡的红光!

    盛世集团派来的打手们毫无预料,眼镜中年人察觉到一束束红芒时,已经为时已晚!石块夹杂着劲风,如子弹一样射来,有人只看到一道红光,随即便惨叫声一片,被弹飞了十几米远!

    现场‘红妆寨’的兄弟姐妹,嘴里都能塞的下一颗鸡蛋,根本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情况!本来对方人多势众,都做好了拼死的准备,这些都是‘红妆寨’的九部,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金矿,他们根本不会被花晴再度组建!

    眼镜中年人捂着腿,裤腿上一团殷红出现,这一块如流星般的石头,生生将他腿骨震碎,他开始惨嚎几声,发现自己连爬都爬不起来!

    啪啪啪——

    一阵不紧不慢的鼓掌声音出现,苏金和夏雨烟现身,边走苏大少爷还边鼓掌,说道:花姐说的没错,你们的确不配坐下来和我谈,甚至你们连趴着都不够资格……

    转眼间,百余人全部被砸伤,天知道那些石块哪儿来的!此刻在死神超跑上站着的一个喽喽,头染金发,身材瘦削,耳朵戴着一颗男士耳环,现在浑身都颤抖起来。

    古山眸子露出狠意,看到他这般模样后,扯着嗓子吼道:把他抓起来!

    红妆寨顿时有几人上前,把他扯下来后,连摁带揣,将他的脸死死按在水泥地上——

    苏金感觉这个染成金发的青年,很有勇气,不知从小是不是吃、奶粉,一个不慎把水奶一股脑给灌进了大脑,明显大脑不够用,里面全是水呐——

    他揣着兜儿,一步步走了过来。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做之前可曾想过,苍天饶过谁!

    老大,该怎么处置这个混蛋!古山其他人倒不在意,老大的车,一脚踩在上面,无异于在此地打了他古山一耳光,所以这个山村汉子,心里难受的很。

    苏金笑了笑,没有理会古山的话,现场都在看着他进一步的动静。

    你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那么一辆车……一直被誉为‘天下第一超跑’,嗯,现在我告诉你,就是刚刚你脚下的这辆。苏金伸出脚踢了踢青年,问了一句。

    被抓住摁在地上的青年,脸瞬间苍白起来——

    老板、老板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青年连连告饶,能有这么一辆车的人,能力能小到哪儿去?

    放过你……苏金笑了笑,问道:你有没有妻儿。

    没有。青年嘴唇啃着水泥路面,说话都老实起来,不知道苏金为什么会这么问。

    家中有没有兄弟?

    有一个哥哥。青年心里不安起来。

    果然,苏金点点头,淡定的示意其他人道:把他剁了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