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铁血狂少 > 章节目录 第1541章 大麻烦
    你竟然能够追踪‘圣王巢’出世的逆天圣王。

    太玉儿虽然在苏金手上遭受到了大挫折,但有褒有贬,人家凭的也是本事,所谓瑕不掩瑜!

    你怎么还在跟着我?苏金陷入思绪中,被太玉儿打扰,转身看了她一眼。

    你……

    太玉儿气的郁闷之极,阴阳家在中域名声显赫,‘诸子百家’排在第四!不知道有多少逆天俊才想见她一面,更别提现在所谓‘跟着他’一说!

    现在苏金和别人做法太背道而驰了,竟然在驱赶她走!

    越来越感觉你有问题,你是不是在打我的主意啊?

    苏金脸上露出强烈的‘意外’,接着正色说道:玉儿小姐,之前多有得罪。实话跟你说明白吧,我这么优秀的人,自然是有妻子了,而且比你美,比你漂亮,比你贤惠。只求别再跟着,可好?

    太玉儿脸色血红。

    原来苏金一直在这样想!

    好气啊!

    太玉儿呆滞看着苏金,从出生即为神女一来,谁不想成她道侣?南疆吐蕃皇子愿倾一过疆土娶她,姑苏家三皇子,东域第一天才,也曾被燕帝表明,将不计一切代价联姻,而瑶池最出色的天才,更是多次寻她……

    许多许多,说到明天估计都说不完,想要跟她做道侣的人,如过江之鲫,能从南域排到北域!谁人不想!

    现在?

    现在自己怎么反而感觉像个累赘,正在被苏金驱赶?

    呃?太玉儿太过气愤,暗骂自己在想些什么?自己和苏金本来就是敌人啊,怎么现在能受到这种情况影响?

    比我美,比我漂亮,又能如何?我还是我。另外,说明白就说明白!这众妙山你家的啊?你到过的地方,就不准人走?哪只眼睛看到我在跟着你?太玉儿气的浑身颤抖,说着时身前起伏,恶狠狠在盯着苏大少爷的脸。

    苏金默默叼了支烟,点着后吁了一口烟雾,举止让人有点小流氓的感觉,点点头道:你还真答对了,你所走过的路,到过的地方,都是朕的江山!

    太玉儿现在真的气哭……

    没带这样欺负人的!

    苏金暗叫一声‘麻烦’,这个敌人有点微妙,是个冷美人!她的哭功比她实力还要厉害,之前就是心里一软,没能杀掉她,现在大眼睛眨也不眨,盯着自己,直接就掉下了泪珠。

    好,现在开始,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太玉儿扭头就走,直接就走到蛮族神庙跟前。

    这不还是在一块么?

    苏金揉了揉眉心,走了过去。

    这是一条长满黑色藤蔓的石质通道,上方没有顶,黑色藤蔓上没有叶子,只有密密麻麻布满的幽蓝尖刺。

    通道前,一座石门将太玉儿拦在外面,直到苏金到来,她都偏过头,看也不看一眼。

    苏金脸色很凝重,刚刚他可是亲眼见到逆天圣王走了进去,谁能想到还有一道石门拦路?

    沉默,尴尬的气氛中带着些许束手无策。

    芝麻开门!苏金突然嗷了嗓子。

    吓了太玉儿一跳!

    什么意思?太玉儿不懂,但心里有气,也没法去问。

    石门根本没动静,没有要打开的迹象,苏金绕过太玉儿,触摸在了石门上,轻轻按了按,还是没反应。

    天王盖地虎!苏金很嚣张的摆了一个姿势。

    冷汗、冷汗在滴下,太玉儿瞅了苏金一眼,心想这人有病吧!

    宝塔镇河妖!苏金单腿立地,双手放飞状,眼睛看在毫无动静的石门上时,左右转了转……

    太玉儿嘴角抽了抽,似乎表现出了一抹笑意。

    唉。

    苏金再无法保持姿势,左手手指在额前刘海里挠了挠,余光悄然发现石门最边侧,隐隐有道古怪的令状纹路。

    太玉儿顺着苏金的眼神看过去,瞄到石道旁边儿有几枚石令,不由拾起一块,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石令和凹陷的纹路完美契合!

    太玉儿冷傲的看着石门打开,第一个迈步走进。

    聪明啊老妹儿,阴阳神女名不虚传啊。苏金快步跟住,和太玉儿肩并肩走动了起来。

    别跟着我。太玉儿发现进来后好几个通道,看也不看苏金。

    你有没有一种感觉……苏金四处看了下,发现这里有几株缓缓摆动的植株,有课像是葡萄藤一样的植物,竟然更是开了几百朵紫色的花朵,这些花朵震动起来,立马合成了花苞。

    梦陀罗。太玉儿没有回应苏金,却是惊讶看着那株开花的藤蔓。

    那颗藤蔓的名字吗?我不知道啊,还请神女妹妹解疑一番。苏金心里叹息,这女人有点傲娇,他一个堂堂的天子竟然要如此哄着才行。

    见到苏金姿态稍放低了一些,太玉儿说道:还有你不知道的呢?

    苏金无辜的摊开手。

    梦陀罗是株圣物,它浑身带毒,用手触碰都有可能中招。天下无药可解,它会让你陷入无穷无尽的梦境之中,超脱不出来。太玉儿说道。

    好东西。苏金取下背后的‘巨阙’。

    你想干嘛?太玉儿连忙阻止。

    挖了带走。苏金点头。

    栽不活的……太玉儿翻着白眼,这个人到底懂不懂啊!

    没想让它活。苏金看着太玉儿,我想砍走它,未来想来用的上。

    太玉儿在拦着时,却俏脸一变,目光侧去,顿时悄然开始倒退,语气发寒道:有大麻烦了……

    才发现吗?

    苏金恢复了淡然表情,耳边儿……出现了钝器和石质地面摩擦的声响!

    很像拖斧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