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暗界至尊 > 章节目录 第127章 忘川红豆,灵魂归
    “事情有了变数,你再留在阳间只会改变原有的发展规律,就像你妹妹,已经对你动了情,这已经有违天数了。”

    孟婆解释时,月老已经盘腿坐下,嘴中念念有词。

    “那我们先前的约定”

    关天急道,他的大仇还未报呢,怎么可能现在就离开呢!

    “作废!”

    孟婆言简意赅,银牙轻咬,语气埋怨。

    玉手轻挥,将周遭一切尘埃遣散,低声道:“趁现在几个神仙请阎王吃酒,阎王未发现,我们快回去,否则被发现我们就惨了,还会连累”

    说到最后,她还是住了嘴,那人的名讳,不能随便对人提起的!

    “简而言之,事情很严重,你不得不现在回到阴间去。”

    孟婆不再废话,在关天还未追问与反抗中,突然伸出一掌。

    一阵纯白烟雾蔓延而起,伴随着她飘逸如风的掌法,那烟尘犹如有生命一般,往关天床榻上的躯体飘散而去。

    不出半个呼吸,便将关天躯体包围在其中。

    关天灵魂望着,却无法行动。

    “成!”

    月老低喝,手指一弹。

    虚无中,出现一根飘逸细长的红线,初始才拇指长短,在往关天躯体飞奔而去之时,却在不停往两头延伸。

    速度快如闪电。

    待红线飞奔至关天身躯之时,已经成了一团红色的虚线,由实化虚,只是一个呼吸之间的事情。

    月老半睁一只眼,目光一凛,做了一个拉扯的动作,屈指再是一弹。

    虚无的红线得令,迅速幻为一个巨大红色蚕蛹,堪堪覆盖在了先前孟婆的纯白烟雾之上。

    霎时间,两股颜色在关天身躯前交汇,两两融合,由虚到实,由实到虚,不断的融合交汇。

    纯白与鲜红的涟漪在房间之中呈波浪似的翻滚,孟婆凝眉一直观察着两股结界的交汇变幻。

    不多时。

    她的目光突然一凛,唇角一勾,终于在这两股颜色之中寻找到了契合点。

    “就是现在。”

    孟婆低呼一声,在关天欲反抗却不能反抗之中,她毫不犹豫的将玉手从关天魂魄头顶拿开,快速的用双手做了一个结印。

    一阵纯白光芒乍现,孟婆伸出两掌,猛拍关天脊背,蜷曲的右手之中,藏着一枚鲜红的豆子。

    在她将关天推至两股结界的契合点时,在月老不注意的当儿,将这颗鲜红的豆子从关天左边脊背打入,再略微一发暗力,鲜红豆子直接进了关天心扉之中。

    这是忘川水中培育出的忘川红豆,是她偷偷培植的,千年难出一颗,在关天刚到黄泉路之时,这颗忘川红豆恰巧成形。

    忘川红豆入了关天心扉之中,须臾间,将他整个身躯照亮,宛若红豆一般被透亮。

    片刻又与月老的虚无红线之色相合,最终融为一体,分不清楚彼此。

    略微一转眉,瞟见月老正全心为她护法,她在心中轻叹一声。

    视线收回之时,掌心之力催动到极致,娇喝声起时,她全身力量皆汇聚至她的两个掌心。

    “去--”

    借势。

    孟婆将掌心之力全部祭出,一阵纯白烟雾升腾而起,幻为忘川河水的流淌。

    就在她将忘川红豆融入关天灵魂之心脏时,关天便已昏迷,得到机会,孟婆便全力将关天的魂魄推至流淌着的忘川河水之中。

    “灵魂归--”

    孟婆低哼,头也不回,直接往那忘川河水的虚无之中行去,堪堪消失在整个房间之中。

    数个呼吸之后,方才平静的房间,如今又恢复了平静。

    月老依旧盘腿坐在地上,关天的躯体还在沉睡之中,再是数个呼吸之后,月老才将那虚无之中的红线收回。

    烟尘瞬间消散,一切归为平静。

    “这一次,世间男女姻缘又会因此而受波折,唉--”

    月老慢慢站起,未等他站直,一口鲜血便喷涌而出,将他原本的月白长衫染得绯红。

    与他牵的红线一般颜色。

    “月老,你这又是何必,你不知道,你与她的红线,永远都不可能相连么?”

    腰间一根细若发丝的红线悬挂着他身为月老的凭证――无数的红线。

    虚无的,实际的,还在生出的,或者正在消亡,或者已经消亡的,相互交织,无法分辨。

    与他说话的,正是他与孟婆的那根红线。

    他的这半红线在他这里,被千千万万的姻缘所封印,孟婆的那一半红线却不知道去了哪里,他寻找了几千年,依然没有寻到。

    月老与孟婆。

    一个牵了红线,一个断了红尘。

    生生世世,相对,却终成陌生!

    “你懂个屁。”

    月老老眼一瞪,抚着银须,若有所思。

    “孟婆与月老,都情非得已。”

    听他固执如往昔的话,那红线也不好多言,瞬间便没了言语。

    月老在关天房中调息片刻,再探官天气息,见他无大碍,这才放心。

    犹如风一阵,带着虚无之中的红色,月老径直走入了关叶心的房间。

    此时的关叶心也因为疲惫与胡思乱想而入睡,月老飘在在她的小窗外,抚着银须,笑盈盈。

    “你这丫头真好命,有这么一个疼你的哥哥哟,还着红装……嗯,若是你将来与本仙有缘,本仙倒不介意将你收为徒弟。”

    望着关叶心入睡那娴静乖巧的容颜,这模样,确实讨人喜欢。

    月老此时正欲飘关叶心的小窗内,目不转睛,加上心满意足的望着这个可人的小姑娘。

    “呸--你个老不死的,真是不要老脸!你还说心仪孟姑呢,孟婆一转身,你便恢复本性啦?”

    说话的还是月老腰间的红线,与他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却不一样的语调。

    “”

    月老顺势将手往腰间一拍,让自己月老线不再废话。

    “说说而已,又何必当真!”

    月老气得吹胡子瞪眼,关叶心听他言语,支吾一声,侧身过去。

    “时间不早了,做正事要紧。”

    月老自言自语从小窗外飘入关叶心房中,最后伫立在她床榻前。

    口中念念有词,须臾间,便从他腰间出现一根比发丝还细的红线来。

    犹如灵蛇飘动,想要摆脱束缚。

    “为了不露陷,不让孟姑受责罚,我便将这事了了。”

    月老轻笑,微微弯腰,将手心的红线抓住,随后将红线塞入关叶心右手之中,再一念诀,一阵红色烟尘起,红线便被关叶心牢牢的握在右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