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九十六章 夜闯夜阳宫
    夜阳城,一条宽阔城中主干道旁,分支出来的背阴小巷。

    巷子偏僻,当中空无一人,尽头处伫立着一座斑驳石墙,上面坑坑洼洼,满是岁月痕迹。

    时值傍晚,夕阳残照的余晖落在墙壁上,反射着橘红色的光。

    这时,墙壁后方虚空波动一起,接着一道身着青色长袍的人影一闪而出,正是韩立。

    他身形方一来到巷中,手腕一转,翻手取出一张轮回殿面具,往脸颊上一戴,一阵光芒涟漪荡漾开来,随即就变作了一个眉心生有一截短角的魔族青年,朝着巷子口走去。

    出了巷口,前方不远处耸立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巨大榕树,青翠的树冠如伞盖一样撑在当空,树下则还聚集着七八个闲散之人,正围坐在一起闲聊。

    韩立尚未上前,就听其中一个嗓门较大的黑衣汉子,正嚷嚷道:

    “屁话,我看三皇子主政就好得很,以前就是想要去趟摩诃区,都要反复核验身份,现在少了原来大皇子定下的那些条条框框的,不管是经商还是修行,都便捷了许多。”

    “话也不能这么说,大皇子主政之时,别说落迦区和摩诃区,就是咱们这黑天区,那治安状况可都要比当下好得多,可你看看现在,隔三差五就有街头私斗,一打起来就没个数,自己死伤了不算什么,还要毁人屋舍,白白扰了乡邻。”另一名枯瘦老者,显然不同意他的看法,开口辩驳道。

    “若是两位皇子中和一下,一起当政就好了……”一个年岁尚轻的魔族少年,依偎在老者怀里,开口说道。

    其余众人闻言,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敢问诸位前辈,晚辈从城外一路赶来,这是到了什么地界?”韩立走上前来,施了一礼,故作不知地开口问道。

    “从城外来的啊,咱们这里是黑天区最南边儿,你这是打算去哪儿?”那名中年汉子抬头瞥了一眼,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出来的青年男子,开口说道。

    “打算去摩诃区投奔一名族中长辈的,还以为已经快到了,没想到还在黑天区里转悠,这夜阳城可真大啊……”韩立像是初来乍到一样,故作惊讶道。

    “呵呵,头一次来啊,趁着天没黑,赶紧去前面市集上租辆车兽车,就凭你这脚力,走到摩诃区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那名枯瘦老者露出些许笑意,说道。

    韩立闻言,却不着急离开,又开口道:“方才过来,听闻几位言谈,心中着实有些疑惑,怎的如今不是圣主当政吗?”

    “你这是从哪个穷乡僻壤来的,消息如此闭塞吗?圣主五百年前就重新闭关了,如今主政的是三皇子了。”中年汉子闻言一愣,嗤笑道。

    “原来如此,不过以前不都是大皇子主政么?”韩立先是恍然大悟,后又蹙眉疑惑道。

    “大皇子已经失踪了千余年了,有的说是闭关,有的说是外出游历,有的说是被圣主软禁了,总之千奇百怪,说什么的都有。”枯瘦老者笑道。

    “多谢了。”

    韩立抱拳谢了一声,转身沿着城中主道,朝着市集而去。

    ……

    数日之后,夜里。

    皇城北苑一片连绵宫殿当中,灯火通明,一队队魔族甲士执戟巡逻,守卫森严。

    宫墙阴影处,一道人影身形底伏,在重重宫宇间急速穿行,其身着黑衣,一副普通魔族青年模样,正是韩立。

    此刻,他身上的气息几乎完全压制,行动之间全凭出众的肉身之力,丝毫没有半点灵力波动传出,也自然不会引起巡逻甲士注意。

    而宫墙之中处处隐藏的法阵,在他看来反而洞若观火,急速移动间竟是一个都未触发。

    不多时,他的身影就来到了一座精美的独立宫殿外。

    尚未靠近殿门,韩立就鼻头微微一皱,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药草味道,再一看整个大殿,就发现四周窗户全都紧闭着,屋顶上方隐隐有雾汽氤氲而出。

    他查看片刻后,抬手按住殿门上的一处禁制,掌心中一股银色电光骤然一闪,一片蛛网般的电芒立即蔓延开来,爬满了整个门扉。

    那些暗藏于门扉上的符纹,几乎瞬间就被破坏殆尽,原本的禁制也彻底失去了作用。

    韩立轻轻一推殿门,身形骤然一闪,就进入了大殿内。

    其身形方一闪现,尚未看清眼前状况,耳旁就忽然风声大作。

    他对此早有所料,身形忽的一矮,双拳朝前一递,拳端两团星辰光芒亮起,瞬间就砸落在了近身偷袭的两人身上。

    只听“砰砰”两声闷响传来。

    两道人影随即从韩立身前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两根柱子上,瘫软地摔了下来。

    韩立并未想要暴起杀人,所以这两拳打得力度十分巧妙,皆是砸在了那两人的两处关键窍穴上,打得他们一身魔气运转凝滞,昏死了过去而已。

    “既然不杀人,那就是来求人的了……”伴随着一阵水花声,一个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韩立没有立即开口,望向前方。

    只见宫殿正中处,有一座天井模样的水池,里面盛满了一池黑色浆液,看起来有些粘稠,正在缓慢地翻滚着,那层层雾汽便是从其中氤氲而出的。

    水池当中,正有一个臃肿身影缓缓站了起来,其身上覆盖着一件宽大无比的黑色斗篷,将头颅和身躯全都遮蔽,连面容都无法看清。

    “道友可是姓厉?”见韩立不说话,那人继续问道。

    其臃肿的身躯缓缓走出水池,身上便好似有火焰升起一般,传来滚滚热浪,很快就将那件黑色斗篷烘烤干透。

    韩立闻言,心中微异,不置可否的开口问道:“道友便是大祭司?”

    “怎的,厉道友一路辛苦找来,还不能确定我是不是要找的人?”那人复又问道。

    “大祭司深居简出,行踪一向隐秘,今日防备本不该如此松懈,故而倒令在下有些吃不准了。”韩立眉头微蹙,开口说道。

    “身处重重宫殿之内,由两名太乙初期修士贴身担任护卫,还不算防备森严?呵呵,我看是厉道友你技高一筹罢了。”臃肿男子笑道。

    “时间不多,在下就不与阁下打机锋了。既然阁下是大祭司,应当知道我所求何事吧?”韩立神色不变,问道。

    “千余年前就知道了,只可惜道友所求之事,我做不到。”大祭司叹息一声,说道。

    “做不到……若是如此的话,那我也只有先提了阁下头颅,再去见那真正的大祭司了。”韩立闻言,冷笑道。

    “看来道友还是不愿相信,我便是大祭司?”一声沙哑声音响起,显得有些无奈。

    “你既是大祭司,可看都未看一眼,怎知做不到,救不得?”韩立沉声问道。

    “千余年前,我便起了一卦,卦象显示,事不可为。”大祭司叹道。

    “事不可为,并非事不能为?大祭司又何必称做不到?”韩立冷笑。

    “明知事不可为而为之,大忌讳矣。”大祭司摇了摇头,说道。

    “如今已过千余年,大祭司不妨再起一卦,或许事又可为了呢?”韩立压下心中波动,又问道。

    大祭司闻言微微一窒,复又笑道:“既是如此,我便再起一卦,若依旧事不可为,厉道友可否不再强人所难?”

    韩立闻言,不置可否。

    大祭司见状,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手掌在身前一搓,手心中排出五枚花钱,随手一抛,另一只手掌骤然探出,平摊当空,将花钱又接了下来。

    五枚花钱呈梅花状排在他的掌心,正反面朝上者各有二三。

    大祭司抬手在花钱上拨动一二后,忽然神色一变,眉头紧皱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命格如此混乱?”

    “大祭司,你好像算了些不该算的东西?”韩立声音骤然转冷。

    话音刚落之时,周身之外光芒乱闪,九柄青竹蜂云剑呼啸而出,将四周空间切割得支离破碎,剑锋从四面八方直指大祭司。

    后者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古怪之色,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神情骤变,问道:“道友莫非姓韩?”

    “看来你是真的一心求死了……”韩立神情不变,缓缓说道。

    “我想出于我们同为轮回殿之人的立场,道友应该也不会这么做吧?”大祭司闻言,沙哑一笑,缓缓开口说道。

    说罢,他手臂缓缓抬起,宽大的袖袍中探出一只毫无血色的煞白手掌,手里还抓着一块巴掌大小的圆形令牌,上面镌刻着“轮回令”三个大字。

    韩立见状,目光才微微起了变化,心中却也疑惑不已。

    “你是通过轮回殿内的消息,得知我身份的?”韩立青竹蜂云剑并未收起,开口问道。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所求之事,今日可为。”大祭司摇了摇头,缓缓开口道。

    韩立闻言,一言不发的单手一扬,一道银色光门凭空浮现而出,门内浮现出一间小楼内室景象。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洞天之宝?”大祭司惊讶问道。

    “不错,大祭司稍待……”韩立点了点头,说道。

    说罢,他迈步进入楼内,抬手将啼魂横抱了起来,转身回了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