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猎户出山 > 章节目录 第621章 伏击
    </p></p>

    薛礼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拿着文件,但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他的心里有些烦躁,这种烦躁从陆山民进入江州开始就有了,只是最近这种烦躁越演越烈。</p></p>

    由于他并不赞成斩草除根的原因,所以这次薛家设的局他并不知晓。但随着一系列事件的发展,他已经隐隐猜到了其中的关节。</p></p>

    二哥的隐忍是为了等待一个绝杀的机会,这个机会现在来了。</p></p>

    薛礼眉头紧皱,与陆家的恩恩怨怨还要从三十多年前说起。</p></p>

    三十多年前陆晨龙这条过江龙毫无征兆的进入江州,先是挑战江州所有武馆的高手名声大振,紧接着与薛家老爷子一战,更是奠定了江州武术界第一人的地位。</p></p>

    陆晨龙裹挟着巨大的名声开始涉足商界,最开始倒卖服装,慢慢的生意越做越大,逐步涉及外贸运输建筑房地产矿业等行业。他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蛮横无理的打破江州原有的格局,让江州所有本地名门望族措手不及。</p></p>

    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一阵春风吹过,民营企业像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很多人崇拜那个年代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其实普通人不知道,那个年代看似白手起家的大家族,实际上绝大多数本身就是出生于名门望族。在那个闭塞的年代,普通人哪里能那么敏锐的嗅到春风中金钱的味道。</p></p>

    但陆晨龙不是,他算是一个真正的白手起家的人,而且还是压过了江州本地地头蛇的过江龙。</p></p>

    那个时候的法律还不健全,很多时候谁的拳头大,谁的嗓子亮生意就是谁的。</p></p>

    薛家老爷子败给陆晨龙之后不久就旧伤复发郁郁而终,薛家一步输步步输。再加上陆晨龙很会笼络人心,又野心勃勃敢打敢拼,短短几年时间就隐隐压过了薛家,成为江州第一大实业家。</p></p>

    薛家本就因薛老爷子的死耿耿于怀,在生意竞争上又处处受挫。那个时候就把陆晨龙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特别是二哥薛宇接手薛家后,更是以搬到晨龙集团为人生最大目标。</p></p>

    薛家从此开始步步为营精心布局,一方面联合江州的企业围猎晨龙集团,一方面四处收罗各方高手。向问天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入了薛家。</p></p>

    薛礼不得不承认薛家有今天的成就全靠薛宇,自从他接手薛家后,薛家开始蒸蒸日上。那个时候他的年龄还不大,所做的事多是跑腿打杂。但他知道二哥和当时还在世的三叔还有四叔精心布置了一个大局,这个局里不仅涉及到江州的企业,还涉及到北方的纳兰家和金家。</p></p>

    那个时候陆晨龙野心勃勃进军北方市场,挑战了纳兰家和金家在北方市场的霸主地位。自然也就得罪了这两个北方的大家族。</p></p>

    但这一切,不过都只是商业上的竞争。没有必要冒着杀人的风险。</p></p>

    对于陆晨龙的死,他不止一次问过二哥,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陆晨龙的死与薛家无关。</p></p>

    这件事情当年江州市成立专案组调查了很久,也确实排除了纳兰家、薛家和金家的嫌疑。至此他才打消了怀疑,想到以陆晨龙嚣张跋扈的性格有别的仇家也很正常。只是这个仇家是否与这三个家族有接触就不得而知,而且陆晨龙的死也死得太是时候了。</p></p>

    但不管怎么样,陆晨龙的死受益最大的就是这三家。陆晨龙一死,树倒猢狲散,薛家之前的布局得以顺利实施,如愿以偿的吞并了陆晨龙在江州的产业。纳兰家和金家也顺利吞并了陆晨龙在北方的产业。</p></p>

    所以在薛礼看来,薛家只是夺了陆家的产业,与陆山民并没有杀父杀母之仇,虽然也是一桩大仇,但还没有到非要生死相搏的地步,至少是有机会谈判的。</p></p>

    他不是很赞成二哥非要斩草除根的做法。在他看来这种做法已经不符合这个时代,已经超越了商业的范畴,而且一旦出现差池被人抓住尾巴,将会把薛家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p></p>

    薛礼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这些年来向问天一直在二哥身边形影不离,但是今天他没看到向问天,打薛猛的电话也没人接。他有些担心,担心二哥一错再错下去,就真的成为生死大仇无法挽回。</p></p>

    薛礼满怀忧虑的沉思良久,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朝董事长办公室走去。</p></p>

    ........</p></p>

    ..........</p></p>

    长期杀牛的人,人还没靠近,牛就会流露出不安的情绪。长期杀狗的人,再凶猛的恶狗见到他也会四股战战。这就是动物对危险感知的第六感。</p></p>

    人也有第六感,只是如今这个时代大多数人长期借助于现代化工具,已经丧失了对这种无影无形的第六感的感知能力。</p></p>

    陆山民不仅是猎人出身,天生对危险有着本能的感知,而且他现在已经是易髓境中期的巅峰,这种第六感比当初进入金三角的时候还要强上很多。</p></p>

    杀气,陆山民敏锐的闻到了前方传来浓浓的危险味道。</p></p>

    “停车”!陆山民大吼一声。</p></p>

    黄杨皱了皱眉,“怎么回事”。</p></p>

    “快停车”!陆山民再次暴吼,开车的民警才一脚刹车停住了车。</p></p>

    陆山民面色凝重,冷冷的看着前方千米左右两侧的小山坡。“前方有杀气”。</p></p>

    黄杨抬头透过</p></p>

    </p></p>

    前挡风玻璃看向远方,眉头微皱,本想打趣说你武侠看多了吧,咳嗽了一声说道:“陆先生,你疑心太重了,我什么也没感觉到”。</p></p>

    “立刻掉头”!陆山民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p></p>

    见黄杨依旧神色疑虑,陆山民沉声道:“不想全军覆没就立刻给我掉头”。</p></p>

    开车的民警看了看陆山民,又看了看一脸为难的黄杨,感到莫名其妙,等着黄杨下命令。</p></p>

    忽然间,陆山民感到心头一紧,大吼一声“趴下!”</p></p>

    不过已经为时已晚,就在他喊出声的同时,远处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刹那间驾驶室挡风玻璃炸裂,正回头看着黄杨的开车民警脑袋应声炸开,红的白的溅了一车。</p></p>

    “有狙击手,趴下”!黄杨愣神了一下,扯开嗓子大吼。</p></p>

    黄杨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刑警大队队长,立刻冷静了下来。对身边的民警喊道:“对方狙击手是个神枪手,通知前面一辆车上的人不要乱动”。然后立即打电话寻求支援。</p></p>

    陆山民凝神屏气,“黄队长,杀手应该在一千米以外的两侧小山坡上,顶多两三分钟之内就能围过来,支援是来不及了”。</p></p>

    黄杨面色铁青,“近距离作战我们可以依托汽车坚持一阵子,麻烦的是山坡上的狙击手限制了我们的活动范围。对方的狙击手此刻肯定瞄着这辆车的车门位置,我们得想办法先下车”。</p></p>

    陆山民突然眉头紧皱,面色苍白。“不好”!</p></p>

    “怎么了”?</p></p>

    “后方也有人围过来,你赶紧打开我的手铐”。</p></p>

    黄杨这个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赶紧打开陆山民的手铐,从开车民警腰间抽出手枪递给陆山民“拿着”。</p></p>

    陆山民摇了摇头,“我不会用枪,你有没有匕首之类的东西”。</p></p>

    黄杨点了点头,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递给了他。</p></p>

    前方警车停下之后,唐飞就让车队停了下来。忽然间的枪声大作让唐飞大惊失色,大吼一声,“所有车围上去挡住山民哥的车”。</p></p>

    “砰、砰”又是两声巨响,前方一辆车的司机中枪,车子失去控制侧翻在路中央。</p></p>

    唐飞怒目圆瞪,掏出手枪大吼,“撞过去”。</p></p>

    后面四辆车撞在前方侧翻的车辆上,硬生生挤了过去把陆山民所在警车从四面围了起来。</p></p>

    唐飞打开车窗大喊,“山民,你有没有事”?</p></p>

    陆山民大喊,“小心,对方不止一个狙击手”。</p></p>

    千米之外的山坡上,带着墨镜的男子冷冷一笑,“雇主说这小子是个高手我还不太相信,想不到他对危险的感知强到如此程度,这么远的距离也能感觉到”。</p></p>

    说着朝一旁的人招了招手,“狙击手留下,一个专打冒头的人,一个专盯我们的目标,其他人跟我走”。</p></p>

    陆山民脑海里飞速运转,杀手事先肯定从薛家那里了解了他的能力,先是在前方阻挡去路,后面的杀手埋伏在很远的地方避开了他的感知,当前方枪响的时候才追过来。前方的杀手两三分钟之内就能赶到,后方的杀手估计五分钟左右也能赶过来”。</p></p>

    黄杨也是满头大汗无计可施,心里暗骂薛宇王八蛋连他也要一锅端。</p></p>

    陆山民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黄队长,杀手的目标是我,只有我逃出去引开他们,才能获得一线生机”。</p></p>

    黄杨先是点了点头,紧接着又猛摇头,“对方两把狙击枪瞄准你,怎么下车”。</p></p>

    陆山民稍微抬头看了下四周,最危险的瞬间是下车的那一瞬间,相信两把狙击枪此刻正瞄着车门方向,不过唐飞等人开过来的四辆车在一定程度上挡住了对方开枪的路径。低着头下车应该问题不大。</p></p>

    “现在有外围的四辆车做掩护,低着头下车应该没问题”。</p></p>

    “下车之后呢”?黄杨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山民,他可不想陆山民死,如果陆山民在路上被截杀,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他不相信陆山民下车之后就能躲掉两个狙击手的狙击。</p></p>

    陆山民脑海中迅速权衡,江州不比金三角,也不是马嘴村,更不是大城市,没有那么多山石树木和建筑物作为掩护,离这里最近的山坡就是千米之外杀手隐藏的地方,那个地方显然不能去,其他地方都是一马平川的农田,能躲过第一枪,第二枪,能躲过第三枪第四枪吗。</p></p>

    他没有把握,但他必须这么做,如果不冒险一试,等杀手围过来不仅他会死,唐飞和他带来的兄弟也会死,车里的警察也会死。</p></p>

    陆山民看了眼左侧汽车里的唐飞,咬了咬牙,“不试一试我们全都要死,我把杀手引得足够远,你们活下去的几率就越大。下车之后就看天意了”。</p></p>

    说着对着唐飞喊道:“唐飞,让兄弟低头这从里侧下车,以车身作掩护准备战斗。呆会儿一切听从黄队长指挥”。</p></p>

    大敌当前,唐飞心潮澎湃,没有细想陆山民的话,放声哈哈大笑。“山民,今天我们两兄弟终于可以再次并肩作战”。</p></p>

    陆山民一把握住黄杨的手,眼神中充满坚毅和恳求。“黄队长,我的兄弟就</p></p>

    </p></p>

    交给你了。这次如果能逃出生天,以往的一切我可以既往不咎”。</p></p>

    黄杨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触,“你真有把握在一马平川的平原躲开两个狙击手的狙击”。</p></p>

    陆山民把心一横,“赌一赌”。</p></p>

    ...........</p></p>

    ...........</p></p>

    山坡的另一侧十公里之外,两个人形巨兽浑身浴血。</p></p>

    黄九斤一次又一次猛冲,薛猛顶着巨大的压力一次又一次的把他阻挡下来。</p></p>

    随着遥远的地方一声狙击枪声响起,黄九斤牙呲欲裂,爆喝一声,一拳狠狠砸下薛猛。</p></p>

    “给我滚开”!!!!!!</p></p>

    薛猛死死的咬紧牙关,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拼尽全力一拳打出。</p></p>

    “砰”!</p></p>

    薛猛后退三步。</p></p>

    黄九斤气势如虹,像一台永远不知道疲惫的永动机,上前两步一拳接着一拳。</p></p>

    薛猛、喘着粗气接连后退,仍然死死的封住黄九斤的去路。枪声响起,只要在坚持十分钟陆山民就死定了。</p></p>

    两公里之外,薛凉拿着高倍望远镜看着这场巅峰之战,眼里既是震撼又是担忧。他有些担心薛猛会扛不住,但又不能前去帮忙。不是不想,这样的对决他压根儿参与不进去,贸然卷进去反而会成为累赘让大哥分心。</p></p>

    “龙叔,你说大哥能扛得住吗”?</p></p>

    一旁的老人正是当初和他一起进入金三角的龙云。</p></p>

    “能逃脱黄九斤追杀的人可能还有那么几个,但能和他硬对硬硬抗的人,普天之下恐怕没什么人了。大公子顶多还能抗二十分钟就拦不住了”。</p></p>

    薛凉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你说父亲为什么不再请一队杀手狙杀黄九斤”?</p></p>

    龙云摇了摇头,“二公子,这次请这么大批境外杀入进入华夏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了。更何况先不说大公子在场,狙杀了他薛家不好撇清关系。就这中激烈程度的对战中,没有哪个狙击手能保证不会误伤了大公子”。</p></p>

    “可恨我帮不上忙”。</p></p>

    龙云皱了皱眉,“二公子,今天过后就暂时不要出门了。陆山民一死,这人要是发起疯来,后果不堪设想”。</p></p>

    ...........</p></p>

    ..........</p></p>

    山坡的另一侧几公里之外,盛天望向前方枪声传来的方向,眉头紧皱。他不是不想动手,但刚才向问天身上故意流露出的气息令他感到心悸,他知道自己远远不是他的对手。</p></p>

    “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p></p>

    向问天淡淡一笑,“薛家毕竟夺了他们家的家产,不在他还没完全成气候之前干掉,难道还要等着他成了气候来报仇”。</p></p>

    “你就不怕做得太绝,逼得道一等人狗急跳墙”?</p></p>

    “怕什么?他们要逃还真拿他们没办法,我反倒怕的是他们不来。只要他们敢来,多的是陷阱等着他们,大不了最后牺牲几个薛家子弟,能换来永久的安心也不是不值得”。</p></p>

    “你就不怕遭报应”?</p></p>

    向问天淡淡一笑,“说道报应,陆晨龙和海中天才是真的遭了报应”。</p></p>

    盛天眼中精光闪烁,冷冷道:“你们背后到底是什么人,海爷的死,你们知道多少”。</p></p>

    向问天淡淡笑了笑,“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凡是知道的人都死了。”说着呵呵一笑:“比如陆晨龙和海中天”。</p></p>

    盛天身上的气息陡然攀升,“你的意思是你知道啰”?</p></p>

    向问天丝毫不在意盛天突然斗升的气息,淡淡道:“我还活着,自然什么都不知道”。</p></p>

    .........</p></p>

    .........</p></p>

    “二哥”!薛礼没敲门,直接推开了薛宇办公室的门。</p></p>

    薛宇正在和秘书交代事情,皱了皱眉朝秘书挥了挥手,“你先出去”。</p></p>

    “二哥!收手吧”!薛礼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p></p>

    薛宇满脸不悦,“三弟,这件事情你就不用过问了”。</p></p>

    “二哥”!“这件事情稍有差池留下蛛丝马迹,警察查起来我们薛家会招大难的”。</p></p>

    薛宇冷冷道:“向问天和薛猛只是去拦路,不会亲自参与。这批杀手是境外的专业杀手,在国际上信誉很高,一旦被警察抓住就会服毒自杀,不管事后能不能逃出境内,对我们都不会构成威胁”。</p></p>

    “二哥,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即便警察找不到证据,但江州的大佬不会怀疑到我们薛家头上吗?以后他们会怎么看待我们,怕我们,敬我们,防我们。这都不是好事情”。</p></p>

    “够了”!薛宇冷喝一声。</p></p>

    薛宇眼神冰冷,强行忍住怒气,接着又叹了口气。“三弟,你的心太软了,陆山民已经成了气候,我们现在不杀他,他早晚会成为我们薛家的祸害。你忘了八年前围猎海家的那几个东海家族吗,正是因为没有斩草除根,事后全部被海东青连根拔起,前车之鉴犹在眼前,不能妇人之仁。这件事情之后造成的不利影响我会想办法解决”。</p></p>

    </p></p>

    </p></p>

    </p></p>

    </p></p>

    </p></p>

    </p></p>

    (本章完)</p>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