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猎户出山 > 章节目录 第248章 你知道你父母的名字吗
    感谢郭雀大哥豪爽的盟主打赏,感谢强撸会飞、我就是小马、书友32744192、圣斗牛牛、飞天修神外传、mokaijie1314、杰哥jm77、yujiangguan鱼、梦54约、董大哥、林玉林1976等朋友大力支持,让我从月票榜60多位一下到了23位,看来下个星期一开始,我有可能真的要十更了。谢谢大家支持,谢谢。

    见陆山民搭话,胡明忽然看到了希望,赶紧说道:

    “山民哥,自从跟了你之后,我才算是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陆山民眉头微皱,“这件事会很危险,你不害怕吗”?

    胡明愣了一下,他当然害怕,现在想到付亮那小山丘一样雄壮的身材,心里都有些打鼓,不过他自小不喜读书,梦想就是想当个威风八面的江湖豪侠,现在好不容易老爸终于想通了,支持他闯荡江湖,正是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的时候。梦想的力量是强大的,胡明咬着牙说道“我不害怕,我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上次被学校的一个小混混打了一棒后脑勺,差点就去见了阎王爷”。

    陆山民冷笑一下,“看来你爸还没有告诉你”。

    胡明不解的问道,“什么没告诉我”?

    “上次敲你闷棍的根本就不是你们学校那些小混混下手不知轻重,而是王大虎早已买通了那人想置你于死地”。

    “什么”?胡明惊讶的看着陆山民,他不笨,或者是他本身就很聪明,出事之后他就觉得那事儿有蹊跷,学校小混混之间的打架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绝对不会下死手。但那一次却差点要了他的命。

    胡明脸色煞白,他知道陆山民说的是事实。

    看见胡明后怕的脸色,陆山民呵呵冷笑,“刚才还说不怕,现在怎么就怕了”。

    陆山民冷冷的盯着胡明,“社会上的利益之争不比你们学校的意气之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胡明在学校的时候,虽然也算是混,但再垃圾的学校,好歹也是学校,大多都是小打小闹,为的都是抢个妞儿或者占个座位之类的小事,绝对不会上升到生死之争。

    虽然也知道出了社会和学校不一样,但没有真正经历过,始终无法体会到其中的残酷。当知道当初自己挨得一记闷棍不是对方下手不知轻重,而是王大虎买凶,杀人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意识到其中的残酷。

    陆山民淡淡一笑,“出去吧,记得把门带上”。

    胡明出了一身冷汗,缓缓的转身,脑袋里空空荡荡,走到门口的时候,猛然转身。

    “山民哥,我不后悔”。

    陆山民玩味儿的问道,“你不怕”。

    “我怕,但我更怕这一生都浑浑噩噩碌碌无为,也怕以后连老爸的家业都守不住,我现在明白为什么老爸让我跟着你,他保护不了我一辈子,但作为他唯一的儿子,我要保护他和老妈”。

    陆山民怔怔的看着胡明,完全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以前一直以为他是个浑浑噩噩的小土豪二代,现在看来倒是小看了他,原来这小子还是个有心人。

    胡明接着说道:“山民哥,你放心吧,因为我怕,所以我会小心谨慎的”。

    陆山民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这还是胡明第一次看见他这样对自己笑。

    “山民哥,以后你多笑笑吧,其实你笑起来挺帅的”。

    陆山民立刻收起了笑容,恢复到刚才的冷然,低声喝道:“滚出去”。

    深夜的民生西路很安静,完全感觉不到城市的嘈杂。路灯也很昏暗,不少小巷子连路灯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一点感觉不到威名遐迩的东海之夜的繁华。

    一条小巷口,有火光忽明忽灭。

    火星明灭之下,陆山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陆山民眉头微皱,停下了脚步。

    毫无征兆,火星转瞬间直奔面门而来。

    陆山民侧身闪过,烟头落在脚下。

    陆山民不悦的皱了皱眉,抬脚踩灭了烟头。

    淡淡的说道:“民生西路都是些老旧楼房,乱扔烟头很容易引起火灾”。

    只听对方冷笑一声,那道身影直奔而来。

    身影冲出小巷的瞬间,陆山民看到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匕首直奔自己胸口。

    陆山民大惊,赶紧侧移一步躲开。

    匕首化了个圈,调转方向再次划相陆山民脖子。

    陆山民赶紧抬拳,格挡住对方的手腕,同时脚下发力,一记正踢朝对方腹部踢去。

    对方反应很快,垫步后退躲开这一脚,于此同时手腕如灵蛇一般旋转,匕首在陆山民手腕上留下一道血痕。

    两人一触即分,陆山民后退一步,手腕儿处泛着血丝。对方下手很有分寸,匕首只是划破了皮肤。

    陆山民脸上闪过一丝愠怒,冷冷的看着对方。

    还是千年不变的鸭舌帽,连颜色都没变,看不清眼神,但从他翘起的嘴角可以看出他正得意的笑着。

    “你很不错,与上次相比,进步了很多”。

    陆山民看了一眼手腕,“拿匕首的肖兵和不拿匕首的肖兵,还真是不一样”。

    “呵呵,在擂台上打架,现在我估计已经打不过你了,但上次我就跟你说过,要论杀人,你依然还是必死无疑”。

    陆山民皱了皱眉头,“你深更半夜来这里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肖兵笑了笑,“当然不是,你还记不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并不是只有读书人才有理想”。

    陆山民当然记得,这句话当时对他的内心还产生了一丝震动,他说他跟着王大虎是为了理想,还说王大虎临终的时候说自己可以继续完成他们没有完成的理想。

    陆山民一直觉得王大虎和肖兵所谓的理想太过偏激,城里人虽然不乏瞧不起他们这样的人,但也并不是像他们所说的那么可恨,在陆山民看来,王大虎这样的是仇富心理到了扭曲的地步,他才不会去管他们那些可笑的理想。

    陆山民不悦的说道:“你又来跟我谈你那什么狗屁理想”?

    “听说你打算去直港大道抢常爷的生意”?

    陆山民眼神一凌,“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这个消息在直港大道可不是什么秘密,不少人都在传”。

    陆山民眉头紧皱,“放消息的人是你”?

    肖兵呵呵冷笑,“看来你对我还有芥蒂,上次我就告诉过你,我们不是敌人”。

    肖兵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我到这里来就是想问问你,放消息的人是不是你,看来你也不是很清楚”。

    肖兵吐出一口烟雾,“有什么怀疑的人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肖兵淡淡道:“因为我在帮你”。

    陆山民眼神中闪过不信,“我凭什么相信你,就因为你那个狗屁理想”?

    “呵呵呵”,肖兵呵呵直笑,“陆山民,大虎哥没看错人,这么快就已经学会了不相信人,你的进步确实很大,想当初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山野村民”。

    “不错,不错,进步很快”。

    陆山民淡淡道:“以前我是一个人,生死无关,现在有二十几个人跟着我吃饭,我要对他们负责”。

    肖兵深吸一口烟,声音变得低沉,“我要是真想为大虎哥报仇,刚才就可以杀了你”。

    陆山民冷冷的盯着肖兵,“难道真是为了理想”?

    肖兵咧嘴一笑,“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有理想的文盲”。

    陆山民紧紧的盯着肖兵,“好,我相信你”。

    肖兵食指弹出烟头,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我在直港大道等你”。

    说完,身影消失在漆黑的巷道。

    回到出租屋,陆山民直接走进了左丘的房间,把最近酒吧发生的事和调查到的情况告诉了左丘。也告诉了左丘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以及最近接下来派人打听直港大道消息的事情。

    左丘也认为散发消息的人是罗兴,但罗兴为何要这么做,他也暂时想不通,手上掌握的信息有限,还不足以分析出其中的原因。

    左丘的建议和陆山民所想的一样,等比赛晚了专程去找一趟罗兴,虽然不见得他会说真话,但至少也可以了解到更多信息,到时候即便是猜也更容易一些。

    陆山民有些担心,这些流言的传播,会不会让付亮对自己出手。

    不过左丘认为不用担心,一方面只要目前按兵不动,那个叫付亮的人也没有必要和民生西路的小角色较劲儿。其实到目前,哪怕是付亮,也不见得真相信陆山民会去直港大道发展。毕竟在他们看来,这是件飞蛾扑火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们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想着怎么对付陆山民,而是查出这个流言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目的又是何在,在没有搞清楚之前,他们不会贸然行动。

    当听到陆山民对这件事的认识和接下来的安排,左丘啧啧称奇,一个山野村民,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对复杂事物的分析能到达这个水准,实属不易。隐约中,他更加怀疑陆山民不是一个简单的山野村民那么简单。他的分析能力和应对事件的沉稳,更像是经过有意无意的训练,虽然作为猎人,有着超乎常人的洞察能力,但猎人并不是全能的,否则每个猎人都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

    左丘紧紧的盯着陆山民,试探的问道。

    “山民,你知道你父母的名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