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猎户出山 > 章节目录 第20章 凶猛的猎人
    民生西路的几条巷子,最热闹的地方也就三间酒吧和‘午夜烧烤店’附近这一带。大多数地方随着商铺的打烊,就很难再见到一个人,特别是在这个时间,除了昏黄的路灯,几乎见不到人影。

    离开烧烤店,陆山民朝巷子口走去。

    长发女孩儿悠然自得的站在路灯下抽着烟,寸头男子焦躁不安的在路口走来走去,追了眼前的女孩儿两个多月,到如今连手都没摸到过,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个争取表现的机会,要是今天能在女神面前大展身手,说不定今晚就能得偿所愿,每当看到长发女孩儿那双修长的大腿和胸前蔚为壮观的景象,内心就烧起熊熊烈火,要不是听说女孩儿家里有钱有势,不敢轻易下手,说不定早就控制不住把她就地正法。现在只希望那烧烤店的乡下土包子是个有骨气的人,千万别畏缩逃跑,坏了自己的好事儿。直到看到灯光下缓缓走来的陆山民,寸头男子才咧着嘴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小子,我在金融高专混了三年,还重来没有人敢无视我,今天不让你在医院躺半个月,老子跟你姓。”

    陆山民停下脚步,依然没有看他一眼,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长发女孩儿,“我出来之前,海叔对我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和事都是我得罪不起的,再三叮嘱我要忍。”

    女孩儿扔掉烟头,笑了笑说道:“他说得很对”。

    陆山民继续说道:“我是个山野村民,自小在山里长大,来东海之前从没出过大山,最远也只到过镇上。离开马嘴村后,第一天就在旅馆遇到合伙欺诈我的人,如果我忍了,我就没有路费到东海;在火车上,有人偷了张丽他们的钱,如果我忍了,他们有何颜面回去见家中的父母;到了东海之后,陈坤表姐想坑我们钱,如果我忍了,我们几个说不定已经饿死街头;前些日子,一个骗子公司骗走了我们四人赖以生存的两千块钱,现在都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月。”

    从小在锦衣玉食的家庭长大,长发女孩儿从来没有去想过这世界上是否还会有人吃不起饭。稍微愣了一下,不太明白对方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呵呵冷笑:“你说这些是想让我同情你吗?你有没有钱吃饭关我屁事。”

    陆山民面色冰冷:“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巷子口出去不远那所大学的大学生,我只上过小学,读的书不多,读得最多的也就爷爷那几本快要散架的四书五经。《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说‘不忍为之下’,《荀子.儒效》上说‘志忍私,然后能公’,《吕氏春秋》上写道‘忍所私以行大义’。以前我在山里的时候,从没怀疑过这些圣贤先哲说的话,但到了东海之后,我才发现‘忍’不但行不了大义,反而让恶者更猖狂,让善者更悲苦,你是大学生,比我有文化有见识,你能告诉我,那些圣贤的微言大义到底是对还是错?”

    长发女孩儿很是惊讶,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一时僵在那里,陆山民的一席话完全颠覆了她对乡下人的认知,这小子明明说自己是山里出来的人,都快穷得吃不起饭,但后面说的话则完全像是个饱读诗书的老学究,她完全无法想象一个山民和一个满嘴之乎者也的老学究竟然能融合到一起,最后那一句问的是对还是错,谁他妈知道是对还是错,你那几句掉书袋的话老娘一个字都没听懂好不好。

    寸头男子憋了一肚子的火,早就没有耐心听陆山民的废话,早已按捺不住,大喝一声“满嘴胡言乱语,等我先废了你,让我的拳头来告诉你那所谓的对错”。

    寸头男子一步上前,抬脚就是一个正踢,陆山民脚尖一垫,迅速侧移躲开。寸头男子咦了一声,“妈的,反应还挺快。”说着脚弓微弯,弹踢陆山民腰部。陆山民虽然从小打猎反应极快,但毕竟没学过武术,完全想不到寸头男一招之后还有这一招,腰部被踢中。寸头男子正惊讶对方被自己侧踢踢中怎么完全没反应,陆山民已经趁对方无法及时收招之际,狠狠的撞向对方胸膛。‘砰’的一声,寸头男子虽然身强体壮,但哪里能抗住陆山民这一撞,蹭蹭蹭连续退出去四五步才稳住身形。

    长发女孩儿张大嘴巴,睁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寸头男子的实力她很清楚,金融高专武术协会会长,两届学校散打冠军,绝非绣花枕头,竟然面对一个乡下土包子,在一招之下,落了下风。

    寸头男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站立了几秒钟才缓过气来。胸中怒火燃烧,被一个穷山沟的山民给撞退,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不过他也不完全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经过刚才的交手,也不敢像先前一样完全轻视对方。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陆山民,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陆山民也没想到,对方看起来长得五大三粗,竟然这么不禁撞。

    寸头男子深吸一口气,摆好散打的姿势,一步步向陆山民靠近,虽然足够重视对手,但他并不认为对方有多厉害,刚才交手已经看出,对方根本不会武术,不过是反应快了些,力气大了些而已,之所以中招,那是因为自己过于轻敌,对方侥幸得手而已。

    陆山民没有练习过武术,但毕竟也在山里与猛兽搏斗过,见到对方左手前探,右手护住下颚,俨然一副可攻可守的好姿势,再看对方脚步,前腿微弓,后退垫脚前行,可进可退,与猛兽搏斗长大的陆山民知道对方开始动真格了。

    寸头男子大喝一声,左手直拳直击陆山民面部,陆山民下意识抬手格挡,哪知对方直拳并没击打过来,在半路迅速收回,随之又快速弹出,直奔陆山民喉咙而来,陆山民在山中与猛兽搏斗,野兽招招都是实打实的进攻,根本没有虚招这一说,此刻哪里能想到对方的前一招竟然是虚晃一枪,后招才是蓄势待发的进攻。不及细想,陆山民凭着本能的反应仰头,堪堪躲过喉咙一拳,刚刚抬头,对方一直放在脸颊的右拳带着风声呼啸而来,陆山民暗叫糟糕,这才是对方真正后手,来不及躲避,‘砰’,陆山民脸上结实的挨了对方一记势大力沉的摆拳。

    寸头男子正暗自高兴得手了,这一拳的力量可是在擂台上ko过无数人,他自信对方在挨了这一拳之后一定会倒地不起,彻底丧失战斗力。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对方没有倒地,只是脚下退了一步,脸上也看不到丝毫痛苦的表情,反而露出狰狞的笑容,寸头男子暗叫不好,下意识想赶紧退出战圈,可惜已经晚了,陆山民大吼一声,这一声吼叫连山里的野兽听了也会畏惧,更别说是他,寸头男子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反应也随之慢了半拍,拳头呼啸而过,砰,寸头男子只听见体内肋骨断裂的一声,随之钻心的疼痛开始蔓延全身,整个人也腾空而起。

    “砰”,寸头男子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呜呜呻吟,再也爬不起来。

    长发女孩儿睁大眼睛呆呆的站在那里,其实刚才的一场战斗持续只有几秒钟,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山里走出来的山野村民,虽然只见过两次面,但从视觉上和听觉上给了她太多震撼。什么时候山里的山民竟然变得如此的凶猛。

    陆山民渐渐收敛起脸上的暴戾之气,淡淡的看着长发女孩儿,脸上看不出任何悲喜。

    “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面对陆山民的目光,长发女孩儿没有一丝害怕,反而仔细的打量起来,算不得威武健壮,但略显小的t恤勾勒出匀称的肌肉,五官菱角分明,算不得很帅,但那股隐隐透出的骨气和野性,让看惯了尔虞我诈阿谀奉承的女孩儿觉得格外清新,女孩儿甜甜的笑了笑,笑得很好看。

    陆山民不明白女孩儿的笑容代表什么意思,到东海之后,陆山民发现城里人的笑容跟山里不一样,在这里,笑容并不一定等同于友善。

    “你以后不会再来找我麻烦吧”?

    “你很怕麻烦吗”?

    “不怕,但也不想”。

    长发女孩儿好奇的看着陆山民,连着两次看错陆山民,再加上今晚出乎意料的结局和陆山民那一番文绉绉的话,让她在视觉上和心灵上受到不小的冲击,对眼前的男子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你跟我以前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你也是”。

    “我叫曾雅倩,你呢?”

    “陆山民”。

    “你真是山沟沟里出来的山民”?

    陆山民点了点头“也是个猎人”。

    长发女孩儿呵呵一笑,“一个凶猛的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