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773章 猪队友吗?
    ♂nbsp;   ..,

    第2773章 猪队友吗?

    “我才不是花痴呢。”她愤愤地收回了目光,发现自己仍然挽着他手臂,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双手都挽着他手臂呢。

    盛亦朗也看向了这双手,有点点胖,皮肤很好,肉质应该也是软软的。

    “拿开啊,这样挽着还怎么抓鱼?”他高深莫测地睨着她。

    女孩抬眸,对他的语气很不爽

    干嘛一会儿又变得这么严肃了?

    她嘟着嘴,将他松开了。

    他却冲她笑了笑,拿着她的防晒衣朝前方走去。

    其它组呢,这会儿还没有捞着一条,因为大家技术不怎么样,而且手里又没有任何工具。

    “盛亦朗同学这组第一个捞着鱼的”司徒北高兴地宣布,“这条鱼至少有三斤够五个人吃一顿了其他组再接再厉啊”

    “快看这一条大的”

    河里浅水区,一个男生突然兴奋地对同伴说。

    同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都兴奋不已,真的好大一条呢

    可是,他们都是两手空空,没有任何工具。

    “要么我们也学学他们,用衣服捞吧?”

    “只能这样了,我来脱。”说着,另一个男生开始脱掉身上的t恤。

    “可是……”衣服拿在手里,他摆了好几个姿势,“怎么捞啊?”没有弄过啊

    “嘘,别动,别把鱼儿吓跑了。”

    “我们先看看人家盛亦朗怎么弄的。”

    于是,大家几双眼睛开始在河里搜寻盛亦朗的身影,想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捉的鱼。

    穆妙思跟在盛亦朗的身后,小心翼翼地往前,她也在寻找小鱼的身影。

    “这边有一条,不过不太大,也就几两而已。”盛亦朗有了目标,问她,“要不要抓?”

    “你不抓别人也会抓的,鱼不就是给人吃的吗?这就是它存在的价值。”妙思还有了自己的理论。

    盛亦朗语气轻松,“好,你说抓就抓,等着。”今天心情倒是不错。

    他拿着她的防嗮衣,朝着那条并不大的小鱼走去。

    不远处,好几组男生都睁大眼睛看向他,都想学一学这用衣服捕鱼的技术。

    只见他将衣服甩到水面,手就顺势而下,直接将鱼捞起来了

    好一个速度啊

    “哇”

    同学们真是看呆了,这个恐怕一般人还真学不来啊

    “你能拿吗?”盛亦朗抓着鱼朝着女孩儿走来,“去拿给老师杀”

    “我试试。”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碰过鱼,但是又很喜欢吃鱼。

    她伸出两只手,模样与姿势有点笨笨的。

    盛亦朗对她的能力表示怀疑,“你真的可以吗?”

    “不要看不起人,好吗?”她闭上眼睛,朝他伸着手,“来来来,放我手里。”

    “你害怕?”盛亦朗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怕”小姑娘嘴挺硬,与鸭子可以相提并论了。

    盛亦朗想逗逗她,于是,将小鱼轻轻放到她掌心,“抓紧。”

    她会意,将手指一握,用力抓紧。

    “可以了吗?”他还没有松手,“我松了哦。”

    “好。”

    望着她始终闭着眼睛的样子,盛亦朗忍不住笑了,“睁开眼睛啊,又不是蛇。”

    “啊——”

    女孩儿一声尖叫,瞬间松了手

    小鱼儿掉回河里,溅起水花,然后惊慌失措地游走了。

    盛亦朗拧眉看着她,“你干嘛呢?”

    “我……”她望着那越游越远的小鱼儿,一时间尴尬得说不出话来。

    “不是不怕吗?”

    “是是是不怕呀。”她语气弱弱的,明显心虚了呀。

    盛亦朗叹了一口气,“真是猪队友。”

    “你……”她生气地抬眸,对于微胖的人来讲,对猪这个字很敏感的,“你自己说蛇嘛我最害怕蛇了。”

    天呐,他无语了,“我说又不是蛇,我哪里说蛇了?”

    “你明明就说了这个字嘛”女孩儿现在都有点后怕呢,好害怕在这儿遇上一条水蛇什么的,脑海里这个想法一冒出,她就转眸四下环顾,“亦朗哥哥……”人在这种担惊受怕的时刻,连语气都会弱几分,“你说这河里会不会有蛇呀?”

    “这么怕蛇吗?”

    “嗯嗯。”小女孩点头如捣蒜。

    “这个季节没有水蛇。”

    “真的吗?”

    “真的。”

    男生的话就像是给她吃了一颗稳心丸。

    “你要不要去帐篷休息一下?”他有点关心她,如果呆在水里让她感到恐惧的话,那呆在水里干嘛呢?

    “我不要。”女孩儿直接拒绝了,如果这里面没有水蛇,为什么要上岸?

    她喜欢玩水。

    “还要跟我在一起?”他一手拿着湿哒哒的防晒衣,另一只手插在裤兜。

    迎着他视线,她点头,“嗯嗯。”

    “那就走吧。”

    盛亦朗带着她往前迈开了步伐,并小心翼翼地交待道,“深水区千万不要去,不管在哪里,我们都应该有安全意识,不要为了一时贪玩,就不顾自己的安全。”

    “嗯嗯,我跟着你走。”她乖巧得像个孩子,“你到哪,我就到哪儿。”其实她本来就是一个孩子啊。

    “好,你就是小跟屁虫。”

    “哟,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不雅”

    “我以前很雅吗?”

    “嗯……”她想了想,“以前很冷酷。”

    “对你还好吧?”

    “嘿嘿。”

    不远处,河畔,那些高一八班的女生就是闲得无聊,少数几个人坐在帐篷里看书,大多数女同学聚在一起,目光落在盛亦朗跟那个微胖的女孩身上。

    刚才他抓了一条鱼,被她弄掉了。

    这一幕也落入了大家的眼里。

    “我一看就是故意的,一条鱼都抓不稳?怎么可能。”有女生翻了个白眼,心里可嫉妒了。

    另一个女生却说道,“就算人家是故意的,也有让她故意的机会啊,你去试试?”

    “关你什么事?我又没怼你,用得着怼我吗?”

    “喂,你可要搞清顾了,这不是怼,这是事实,为什么同样的事情一做,有的人可以作?而有的人就是作死呢?”

    眼瞅着火药味儿这么浓,另一个女生开了口,“真不是你俩吵什么,搞得好像谁能接近他似的。”

    “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那女的谁呀?才上六年级耶”

    “就是,长得还那么胖”

    “也不胖啊,我觉得挺可爱的。”另一个女生说了一句。

    有人怼,“你闭嘴”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