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738章 她还在这里得意呢
    ♂nbsp;   第2738章 她还在这里得意呢

    南宫伊诺满心疲惫,没有人给她递酒,也没有人让他尝一口,更不会有人送酒了。

    她坐在穆妙思身边,吃着原本可口的点心,味同嚼腊!

    过了一会儿,夜宁给南宫伊诺递了一杯酒,“尝尝?”

    她微微一怔,倒觉得很感激,“谢谢。”赶紧微笑着伸手接过,她也尝了一口,脸上依然挂着笑意,“挺好喝的。”

    男生们沉默了,没有人接话。

    好是好喝,想让盛少送的话,还得看魅力值啊。

    盛亦朗压根就不理会她,四个男生觉得很奇怪,到底有什么过节呢?

    亭子里明明坐了不少人,气氛却随着盛亦朗的沉默,又似乎僵冷了几个度。

    “妙思,你学街舞?”夜宁将注意力落在了小姑娘身上。

    她点了点头,“嗯。”

    “学精了吗?考几级了?”

    “七。”

    “咱俩差不多耶。”

    这时,欧景开了口,“你们要不要比试一段?”

    夜宁和穆妙思对视了一眼,夜宁说道,“不能说比试,也就是相互切磋吧,可是试跳一段。”

    “抱歉啊,我现在不想跳舞。”女孩儿眯眼一笑,可爱极了。

    她可不想在这儿抢风头,如果自己跳了,亦朗再这么顺势一夸,南宫伊诺还不得气死啊。

    她说不跳,伊诺心里倒也舒服了一些。

    她一点也不希望穆妙思在亦朗面前卖弄才艺。

    小姑娘自己不同意,也就没有人强求。

    “好,希望下次有大型活动可以碰到一起。”夜宁特别友好地说,“我是街舞联盟的。”

    “这么巧,我也是街舞联盟的。”

    大家聊着聊着,聊开了。

    南宫伊诺手机响起,她看了看大家,拿起手机接通,“喂,妈妈。”

    “伊诺,你包包里有指甲剪吗?”梁诺琪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

    “帮我送一下吧,有一片指甲断了。”

    “好。”

    南宫伊诺挂了手机,看了看大家,微笑着说道,“我先走了,有点事儿。”然后转身离开了。

    在刚转过身的时候,她立马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变脸比翻书还要快。

    伊诺走后,四个男生将目光落在她背影上,看着她走远。

    穆妙思觉得大家好奇怪啊,是不是都觉得亦朗哥不喜欢她,所以故意这样……?

    南宫伊诺走了,盛亦朗跟个没事人一样。

    其实留下来的穆妙思,也觉得挺尴尬的,大家明显开玩笑啊。

    她还小,不太适应这些。

    但是南宫伊诺一走,大家也就没有拿她开玩笑了。

    大家很简单了聊了聊。

    过了一会儿,夜宁说,“亦朗,我想到你酒庄散散步。”

    “可以啊,需要奉陪吗?”他问道。

    夜宁摇头,“不用,我自己随便转转。”说着,他站起了身。

    “我也去。”柏豪也站了起来,“景色不错,改天可以来这儿踢足球。”

    “只要你想。”盛亦朗说。

    其实这也很宠啊,他对朋友就是这样子,特别好。

    “我也去看看。”

    就这样,他的四个朋友都站起身了,往前迈开了步伐。

    酒庄真的很大!

    景色特别好,大家都是富二代,可以借鉴一下,酒庄这东西,谁家还不开几个呢?

    就这样,亭子里只剩下盛亦朗和穆妙思了。

    而这一幕,正好被不远处送完指甲剪的南宫伊诺给看到了,她脚步一滞,愣愣地望着他俩。

    各种脑补,他们在交流什么?

    穆妙思在品酒,她觉得特别好喝,有点像饮料,却又不是饮料。

    “喂,在想什么呢?”

    盛亦朗观察她很久了,她啜着酒,在走神呢。

    “没想什么啊。”妙思回神,她放下酒杯,双手托着腮,一本正经地看向她,“你真想听吗?”

    “听什么?”

    “听我在想什么呀。”

    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气氛比较轻松愉快。

    “你说。”男生点头,“我听着。”

    “不是听着,是你想不想听,能不能认真听?”

    “……”亦朗瞅着她,小丫头怎么还变严肃了?

    他点头,“好,认真听。”

    “你刚才是故意的吧?”穆妙思拧眉询问。

    “什么?”亦朗回想,“刚才什么啊?什么故意的?”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

    “让我在你的酒庄来去自如啊,给我通行证啊。”

    “这个真可以,只要你愿意。”盛亦朗强调,“不过女孩别喝太多酒,上瘾了可不好,身体最重要,而且你还是孩子,你只能喝度数比较低的。”

    “这不是重点啊,亦朗哥。”穆妙思觉得他就是故意讲不到重点,于是坦白道,“重点是你未来的老婆在这儿,你这么跟我说,不合适吧?即使我们是好朋友。”

    “未来的老婆??”盛亦朗一脸懵逼,随后一想,便知道她指的是谁了。

    他眯起眼,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谁说的?谁说她是我未来的老婆?”

    亦朗哥明显不高兴了,小姑娘慌了神。

    因为,她很害怕他会爆发啊!

    “亦朗哥,你……你不能不承认事实啊,你们订了娃娃亲的。”

    “谁说的?”盛亦朗无可挑剔的俊颜瞬间阴沉得好似随时会有暴风雨来袭,“谁说订了娃娃亲的?我盛亦朗没有任何婚约在身,是她说的对不对?”

    “……”

    穆妙思不敢说话了,迎着他的视线,被他的样子给吓到了。

    这张俊脸真是阴郁得令人觉得不寒而栗。

    “是不是她说的?”

    盛亦朗却想揪着这件事情弄清楚,这次真是触犯底线了,他已经忍无可忍了!

    可是他这么生气,她还能怎么回答?

    她不敢承认啊。

    可是即使不承认,以他的聪明才智,也一定猜到了。

    不远处,南宫伊诺即使听不到他们在聊什么,但是以她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他们,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他和妙思之间的交流好像并不愉快啊。

    哈哈哈哈,他生气了?

    南宫伊诺唇角冷勾,忽然间有些得意。

    穆妙思也有惹他冷脸的这天?真是花无百日红啊,能让盛亦朗对她冷脸的事情,一定是很严重的事吧?不可原谅的事吧?很毁形象的事吧?

    南宫伊诺在这边暗自得意着呢。

    亭子里,盛亦朗没有等到她的答案,但他已经肯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

    于是,他生气地站起身!

    正准备离开去找南宫伊诺时,穆妙思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不远处,南宫伊诺的胸口也随之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