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725章 她的原生家庭
    第2725章 她的原生家庭

    王艳迎着男生视线,吓了一大跳,她好像找个地洞钻进去。

    “姐……”男生已经将她观察了整整一圈,这是被人打了啊,“发生了什么?谁揍你了?”

    “没有,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她躲闪着眼,扯了个可信度极低的谎。

    “摔的?”男生压根就不相信,满脑子都是质疑,“怎么可能?你忽悠谁呢?”

    王艳迅速抓紧了手里带血的纸巾,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弟弟转身往回走,一把拽住了她的手,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从她手里夺过了纸巾,打开!

    染满了鲜血。

    “姐,你这样子回去大家肯定会问你!你脸都肿了!”弟弟有些担心。

    王艳却冷冷地看向他,那目光里带着一抹厌恶。

    问就问呗,反正也没有人关心她。

    她没再理会他,抬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如果不是回来拿下个礼拜的生活费,她才不要回来呢!

    这个家令她感到窒息,家里五个孩子,她排在老三,两个姐姐,两个弟弟。

    爸爸妈妈重男轻女严重,到了那种让人难以接受的地步。

    反正这么多年,她也不在乎了。

    已经习惯了。

    这是一条比较古老的巷子,走不了多远就有台阶,要爬不少台阶才能抵达她的家。

    家里是个二层小楼,占地面积不多,住着加奶奶在内的八个人,显得格外拥挤。

    王艳走进家门的时候,刚才那个弟弟从后面冲进来,以宣布的口吻对大家说道,“艳姐被人揍了!”

    女孩儿脚步一滞!

    父亲母亲,两个姐姐,以及奶奶,都朝门口看来。

    王艳看了看大家,背着书包朝里面迈开了步伐,然后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真的很痛,回到房间的时候,感觉双腿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放了书包,她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卷起裤腿,看到小腿紫了。

    她回想起了那一幕,有个穿皮鞋的男人踹了她!

    狠狠一脚蹬在她的小腿处。

    该死的,好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好了,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些药膏,随便看了看说明,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直接往受伤的位置涂抹。

    给小腿抹了药,然后拿过镜子照了照脸,肿得更厉害了。

    好烦,两天都好不了了啊。

    去学校怎么办?同学们肯定又会起疑心的。

    就在王艳心情郁闷烦躁的时候,反锁的房门被敲响了。

    她转眸看向那门口,敲门声还在继续,不用开门就知道是谁,她眸子里露出一抹凶光,“给我滚!”

    敲门声戛然而止,“你别这么拽!上个精英一中了不起啊!”弟弟不屑地说道,“老妈叫你洗衣服!赶紧的!!”

    “不是有洗衣机吗?!”她是真的很生气,每次只要她回来,家里人就逮着她做事情,根本没有学习的时间。

    “洗衣机坏了!你赶紧的!”

    弟弟吼完便离开。

    王艳听到了他离去的脚步声,小楼的隔音效果特别不好,有时候楼下说话,住在楼上的人都能听到。

    她叹了口气,随手放了镜子,还不小心打翻了桌面的笔筒,里面的圆珠笔哗哗哗滚掉落下来。

    那声音更是令她心烦意乱。

    她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当她准备下楼去洗衣服的时候,还刚走到门口,没来得及开门。

    房门就被大力敲响了,咚咚咚!

    声音真是特别大,带着一丝怒意,门颤动得厉害,仿佛随时都要被推倒了。

    王艳停了脚步。

    外头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死丫头!快开门!!快去把你弟弟的衣服洗了!他刚打完篮球换下来的,隔久了再洗就会斑掉!”

    王艳很认命地开了门,直接从她身前经过。

    “你不知道跟长辈打招呼吗?!你书怎么读的??”

    背后传来了指责声。

    她迅速朝楼下走去,也不去理会,这么多年了,她已经习惯了。

    匆匆下了楼,她依然没有跟奶奶和父亲打招呼,她浑身都痛,鼻青脸肿的。

    父亲看到了,但是心里毫无波澜,一点也不关心。

    甚至没有任何一句关怀的话,他端着一杯小酒坐在门口,十分悠闲自在地喝着。

    王艳很淡漠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感觉不到任何委屈,她甚至是有点麻木的。

    这么多年下来,这种待遇她真的习惯了。

    弟弟的衣服很臭,全是男生的汗味儿,特别重。

    她搬个小凳子坐在天井里,打了一盆水,放了洗衣粉,开始搓衣服。

    刚才挨打的画面一直在脑海里回放着,那些拳头像雨点一样砸在她的身上,她体会到了这辈子从未体验过的痛苦。

    但是豪车副驾驶里,南宫伊诺那冰冷的目光,更令她心里难受。

    其实真正令她难受的是这种贫富差距。

    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就在她把衣服洗完以后,把大弟弟的衣服晾起来以后,还没转身呢,小弟弟就将脏衣服扔进了盆子里,“姐,洗一下咯!”说完他就走了。

    王艳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神色淡漠得令人心疼。

    过了一会儿,她又坐回到盆子前,开始打开龙头放水洗衣服。

    她还在洗衣服的时候,晚餐开始了,大家已经围坐到桌子前。

    只有大姐端着饭碗过来了,“艳艳,别洗了,先吃饭吧。”

    “这衣服可是皇帝的,不敢怠慢,我还是洗了再吃吧。”她淡淡地说着,双手没有停。

    大姐在她身边蹲下来,手里还端着饭碗。

    “你走吧,别在这里看着。”王艳将脑袋垂得低低的,生怕会被她看到自己的样子。

    鼻子很痛,眼角也胀胀的,一定很难看。

    可是姐姐已经看到了,她小声询问,“谁打你了?”

    “不关你事。”王艳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摔的。”

    “你当我傻啊?怎么可能是摔的?”

    姐姐这句话令她停下了手中动作,抬眸看向姐姐,心里压制着一股无处可发泄的怒火,“被打的又怎么样?你能帮我报仇吗?你有本事吗?”

    “……”大姐迎着她视线,竟有些无言以对。

    王艳也没有生气,只是不希望她再问。

    问得心烦!

    姐姐不说话了,她也收回了目光,垂着眸继续洗衣服。

    姐姐觉得无趣,过了一会儿便端着饭碗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