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716章 他来了!
    第2716章 他来了!

    盛亦朗走进客厅大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楼梯转角处那抹迅速上楼的身影,他俊眸微眯,进客厅以后又恢复了常色,“莫叔叔好,诺琪阿姨好。”

    “亦朗来啦?快进来坐。”梁诺琪憔悴的脸上染着一抹笑意,朝他走来,“吃晚餐了吗?”

    坐在沙发里的南宫莫抬起眼眸,看向他的眸子里多了一抹柔和,“亦朗。”

    “阿姨,我吃过晚餐再来的。”亦朗看了看楼梯转角处,那个身影已经消失了。

    他朝沙发迈开了步伐。

    “叔叔,伊诺上楼了?”他其实都已经看到了。

    “嗯。”南宫莫叹了口气,身子往椅背一靠,有些疲倦地交叠着二郎腿,“坐吧,聊一聊。”

    盛亦朗在沙发里坐下来,梁诺琪去洗果盘了。

    “叔叔。”

    “学校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南宫莫询问道。

    盛亦朗眼睛里带着一抹淡然,“考试已经结束了,伊诺和王艳没有参考,但是她们的分数记入总分与平均分。”

    “考都没考怎么记分?”这时,梁诺琪端着果盘从茶水间里出来。

    南宫莫却说道,“零分处理。”

    “啊?”诺琪吃惊,还有这操作?

    盛亦朗点了点头,“是的,这是校长的决定。”

    女儿的确犯了错,梁诺琪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出了这种事情,校长没有开除她都已经算是不错了。

    “叔叔,阿姨。”亦朗平静地对他们说,“这件事情学校并不打算通报批评,这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所以会尽可能压下来,但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不少,若想做到密不透风,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南宫莫英俊的脸上有一丝焦虑,那俊眉微微拢了拢,“我知道。”

    盛亦朗今天过来,就是来传达这些信息的。

    他想起了司徒老师说的所有话,又继续说道,“叔叔,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您一声。”

    “什么事情?”

    “伊诺本来就是从2班转过去的,现在出了这种事,而且8班本来就多了两个人,所以她必须回到自己的班上。”

    南宫莫点头,“嗯,这是她自找的。”

    很明显,做为一个父亲,他仍在气头上。

    出了这种事,一堆人帮她擦屁股!

    梁诺琪却着急了,做为一个女人,她还在担心舆论的压力,“莫,真要让女儿继续在这里上学吗?”

    南宫莫转眸看向她,犀利的眸子里泛起一抹柔和,他轻叹一口气,特别好脾气地说道,“诺琪,我知道你是宠爱她,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在这种时候选择出国上学,其实是一种逃避责任的行为?”

    “……”她沉默了,的确是有点,可是……女儿受得了舆论的压力吗?

    盛亦朗觉得自己可以撤了,于是他抬眸看向楼梯转角处,“伊诺在楼上吧?”

    “是的。”南宫莫看向他,“亦朗,你们关系好,她也听你的话,劝她一下吧,我希望她进入状态,能够好好读书。”

    “放心吧。”盛亦朗点头,然后站起了身,看了看沙发里的夫妻俩,抬步朝楼梯迈开了步伐。

    楼上,某卧室里。

    南宫伊诺关上房门,并且反锁了。

    她背倚着门,眼里含着泪水,竖起了耳朵。

    终于听到上楼的脚步声了……

    是他。

    “……”南宫伊诺紧张得连心跳都慢了半拍。

    过了一会儿,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停了。

    随即响起的就是敲门声。

    她胸口一缩,因为她是倚在门后,所以那敲门声就响在耳畔。

    “伊诺,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是他的声音……

    “……”女孩儿抿了抿唇,有些倔强得不想开门。

    “伊诺。”盛亦朗又耐心地敲了敲门,“南宫伊诺,你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她知道他其实是一个高冷的人,一个没啥耐心的人。

    于是,她转身轻轻打开了门。

    当她看到他的时候,委屈的泪水就这么滚落下来,盛亦朗好看的脸上没有表情,她却上前一步,伸手拥抱住了他的脖子,喉咙一阵哽咽。

    “……”盛亦朗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

    “呜呜呜……”她开始哭泣起来。

    他眸色微凉,两人身体触碰在一起。

    下一秒,男生抬手放到脖子后,暗暗用力掰开了她的手,然后轻轻将她往前一推。

    看向她的目光中充满了冷淡与疏离。

    南宫伊诺没想到这个拥抱竟如此短暂,他的样子在她视线里变得模糊起来。

    盛亦朗望着她可怜无助的样子,平静地说,“跟我去学校吧。”

    “老师让你来的?”她鼻尖酸酸地,有点倔强地瞅着他。

    他点头。

    她感到一阵失落。

    如果不是老师让他来,他是不会主动来找她的吧?

    他会管她的死活?

    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没有心思去猜,“去洗个脸,收拾一下心情,我接你回去。”

    “我不要出国。”她凝视着他,有些害怕地摇头,“我不要出国。”

    出国?

    盛亦朗说,“没有人让你出国。”

    “我妈妈想让我出国,觉得我承受不了舆论压力,我不要出国。”她难过地望着他,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仿佛眨一下眼睛,他就会从她的面前消失。

    “现在不是讨论出国的事。”他眼眸敛了敛,说道,“你现在必须先回学校,给老师一个交待。”

    “他想怎么样?”女孩试探地问,“他要开除我吗?”

    “去了再说,没有你想象中的严重。”

    “那是什么?他既然派了你出来,你就不会不知道吧?”

    “我真不知道。”盛亦朗特别诚恳地望着她,“但我会和你一起面对。”

    什么?

    女孩儿迎着他的视线,有一瞬间的恍惚,他会和她一起面对?

    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和她是一起的?

    他在乎她?

    女孩儿挂满泪痕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她的心情在此刻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她的表情让盛亦朗真是难以理解。

    紧接着,她将手伸到了他的面前。

    “……”亦朗看了看她的手,然后抬眸直视着她,“干嘛?”

    她有些尴尬。

    她以为他会伸手牵着她的手,然后带她下楼返校。

    周围的空气凝结成冰,是令她感到窒息的那种。

    他没有给出回应,她只能尴尬地缓缓地缩回了手,脸上的笑容也一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