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685章 不劳你费心
    ♂nbsp;   第2685章 不劳你费心

    “亦朗,我……”南宫伊诺的心彻底乱了,她声音很小很小,因为她不希望被书房里的穆妙思听到,“我看到你和妙思的互动……心里很难过。”

    打感情牌?

    盛亦朗双手插在裤兜,冷着一张耀眼的俊容,“说重点,我只给你两分钟。”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两分钟之内,她没有把事情说清楚,那么……他会把这件事情闹到大人那里去。

    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们一定会查清楚。

    “我是进来找证据的。”伊诺喃喃开了口,“找你喜欢妙思的证据。”

    简直是无稽之谈!

    盛亦朗不屑地瞟了她一眼,对于这个解释,他根本就不相信!

    “真的。”见他不怎么相信,她着急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什么也没有拿,我只是翻了翻你的抽屉,想看看有没有你要送给她,或是她送给你的东西。”

    “如果有呢?你打算怎么办?”盛亦朗冷嘲地嗤笑了一下,“你想做什么?你会视她为敌人吗?你以后会处处针对她吗?”

    “……”伊诺很尴尬,她沉默了,因为她真的伤了心。

    她躲闪着眼,他却始终盯着她。

    “亦朗,她比你小四五岁呢……”伊诺想劝他回头。

    “这是我的事。”盛亦朗强势回应了她,“不劳你费心。”

    “……”南宫伊诺借机问道,“所以,你们真的……在一起?”

    “我说过,不劳你费心。”他心里依然蹿着寒意,“南宫伊诺,我真不太喜欢你,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以后你最好别来我家,不管你和以晴关系有多好。”

    “……”迎着他嫌弃的目光,她泪水滚落下来,心里是满满的深深的挫败感。

    然后,他伸手将她拉到另一边,输入密码,替她开了门。

    “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他的声音很冷,仿佛在冰窖里封镇过。

    “……”南宫伊诺仿佛一具被掏空了灵魂的木偶,她愣愣地站着,没有动。

    一瞬不瞬地,特别珍惜地望着他。

    如此近的距离,以后可能也没有第二次了。

    深深望着他,希望能把他记入脑海里。

    “出去。”他下了逐客令。

    难过不已的女孩收了收神,泪光中闪烁出一抹深厚的情感,“亦朗,我喜欢你。”

    盛亦朗眉头一紧,抓住她肩膀,直接将她推了出去!

    然后砰地甩上了房门!

    南宫伊诺重心不稳,踉跄后退好几步,差点摔了一跤。

    正好被从安信卧室里出来的盛以晴看到了,“怎么了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她赶紧朝她走来,扶住了她肩膀,看到了她泪流满面的样子,整个人如同虚脱了。

    南宫伊诺抬手擦了眼泪,抽回理智,主动朝盛以晴的房间迈开了步伐。

    “喂。”她朝她迈开了步伐,“到底发生了什么呀?”很明显看到她被哥哥推了出来。

    此时,盛亦朗的卧室里。

    穆妙思小心翼翼地趴在书房门口,也将刚才门口发生的那一幕看入眼里。

    她是真的看愣了,亦朗哥哥还有这么暴力的一幕啊?

    盛亦朗转身,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屏风处的小女生,被发现了,她并没有闪躲,而是巴眨着好看的眼眸,瞅着他。

    刚才他们之间的对话她并没有听见,因为隔得有点儿远,也因为南宫伊诺的声音真的很小。

    而且穆妙思刚进书房的时候,她是真有坐在位置上看漫画的。

    盛亦朗看着她,朝她迈开了步伐。

    穆妙思拿着漫画书走出来,勇敢迎着他视线。

    看着小女生有点受惊的样子,他也不知道她是否听到了刚才的对话,轻轻握上她肩膀,轻轻将她拥入了怀里。

    穆妙思吃惊地瞪大了眼眸,从他怀里抬眸,“亦朗哥哥,你……”

    抱了抱她,他又将她松开,“你今晚跟谁睡?”

    “以晴姐姐吧。”

    可是,南宫伊诺也会跟以晴睡吧?

    盛亦朗不太希望纯纯跟那个女人打照面,“你睡我这儿吧。”

    “那你呢?”

    “我跟安信睡。”

    “……”穆妙思没有问原因,但是她也意识到了些什么。

    刚才伊诺姐姐是被他推出去的,这会儿肯定伤心难过呢,一定会找以晴姐姐诉苦啊。

    她俩又是同龄人,自己小这么多,过去也插不上话。

    所以,懂事的妙思点了点头,“只要你觉得方便,我都行。”

    盛亦朗唇角轻扬,“那我先走了,你穿我的衣服吧,在柜子里,自己拿。”

    “好!”

    盛亦朗看了看她,抬步离开了。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穆妙思一个人在,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觉得伊诺姐姐和亦朗哥哥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不愉快。

    所以她也就不去凑热闹了。

    打开亦朗哥哥的柜子,翻了一圈也没有翻到睡衣,于是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有点长,她可以当裙子穿。

    她在书房看了一会儿漫画,然后去洗了澡。

    安信的房间里,盛亦朗在和他下棋。

    粉嫩粉嫩的卧室里。

    南宫伊诺用纸巾擦干了眼里的泪水,她抱膝坐在窗前沙发椅里,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盛以晴不打算问,只是沉默地陪着她。

    两人这一坐就是一个小时。

    “伊诺,洗个澡吧?”以晴将一套干净的睡衣放到她身旁沙发扶手上。

    而她呢,就像一具被抽空思绪的木偶。

    “你不洗的话,我让纯纯先洗了。”说着,她在旁边沙发里坐下来,并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穆妙思的号码,因为她以为,今天晚上三个人要一起睡的。

    手机没一会儿接通了,“以晴姐姐。”

    “你在哪里?过来洗澡吧。”

    “我已经洗了。”

    “洗了?”以晴微怔,“在哪儿洗的啊?”

    “在亦朗哥哥房间里。”她如实说道,“他和安信去睡了,把房间让给了我。”

    “……”以晴愣了愣,“嗯,那你今晚睡我哥那里,对吧?”

    也就是她的这句话,让南宫伊诺凝神抬眸,什么?她没有听错吧?

    怎么会这样?

    穆妙思直接睡他那里了??

    他们才多大??

    一个上六年级,另一个上高一,要搞同居吗?!

    通话结束了,南宫伊诺心里堵着一股怒火!她简直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