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606章 还来得及吗?
    第2606章   还来得及吗?

    盛亦朗端起酒杯靠入椅背,那绝美的容颜没有任何瑕疵,仿佛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a href="" target="_blank"></a>

    以晴凝视着他,欣赏着他的盛世美颜,“我觉得基因好强大啊,你跟爸爸太像了,我见过爸爸年轻时的照片,简直跟你现在一模一样。”

    “你和妈妈也很像,不过你比妈妈要胖一点点。”

    “我胖吗?!”盛以晴瞪大眼睛问他,仿佛被刺激到了神经。

    亦朗却笑着回答,“你不胖,但是比起妈妈年轻的时候,要稍微胖那么一两斤。”

    “你眼睛是什么做的?这也能看出来?”

    亦朗笑了笑,以晴也笑了。

    兄妹俩碰杯喝了口酒,妹妹问道,“明天活动具体怎么安排?吃饭?去酒吧?”

    “豪华游轮,派对。”

    “哇!”盛以晴简直太期待了,“你做东吗?还是安信做东?”

    “当然是我啦。”盛亦朗轻抿一口红酒,“毕竟是你要见他嘛。”

    “那不好意思啦。”以晴坏坏一笑,内心却充满了喜悦,“又要害你破费了!”一场豪华游轮派对弄下来,至少上十万啊。

    “如果你真觉得不好意思,那这笔账可以记你头上。”盛亦朗淡然启唇。

    “不不不不。”以晴赶紧卖穷,“我可没有你这么多钱,我名下又没有产业,哪像你啊?一个小老板当着。”

    “以后跟着我投资理财吗?”他说,“你可以拜我为师。”

    “没钱怎么理啊?”以晴又吃了一块芒果,“我现在只想好好学习,到时候凭自己的本事考入兰斯奥,毕竟那是爸爸妈妈的母校,那是一所很牛逼的大学,但是录取率越来越低了,竞争很大啊。”

    “你成绩只要不倒退,一定可以考上。”

    “借你吉言咯。”

    “以晴,长大以后你想做什么?”亦朗看向她,第一次和她这样交心谈未来。

    盛以晴迎着他视线,好看的眸子忽闪忽闪的,“当你特助,可以吗?”

    不管她是开玩笑,还是认真。

    盛亦朗摇头,“我特助有人选了。”

    “啊?”以晴有点吃惊,“你还没当上总裁呢,特助就有人选了?”转念一想,她又吃惊地说道,“魁爷爷还要辅佐你呀?他不退休的呀?”

    “不是魁爷爷。”

    “那是谁呀?爸爸给你安排的?”以晴玩笑般吐槽道,“哥,你这不是傀儡政、权吧?”

    “瞎说什么呢?”亦朗温和一笑,风度翩翩,“唐博啊,见过一次吧?”

    “8班的?”

    “对,就那个高高帅帅笑起来面色很温和男生。”

    “为什么是他呀?”以晴纳闷了。

    “相信我看人的眼光吗?”盛亦朗再次与她碰杯,然后轻抿一口红酒,“他很刻苦,一直很努力,他很善良,是那种绝对忠诚的人,而且我对他说了,只要他能考上兰斯奥商学院,特助的位置就给他留着。”

    “……”以晴搞不懂哥哥的想法,但相信他的眼光。

    她叹了一口气,“有人跟我抢饭碗了。”

    亦朗开了口,“你会在爸爸公司上班吗?”

    “到时候就是你公司了。”以晴抬眸瞅了他一眼,“你会收我吗?”

    “那得看你表现好不好咯,表现不好的人谁收啊?”

    “好,一定好,必须好!”

    “哈哈哈……”

    楼顶,传出了欢声笑语。

    这一晚,南宫伊诺做了一个决定。

    她是一个性格很倔强的女孩,受了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她的心里可咽不下这口气。

    聪明的她,已经猜到了原因。

    她没被选上,而且分数极低,妈妈居然一点也不惊讶,倒像是事先就知道了,给她的只是一些安慰的话。

    梁诺琪在卧室里安慰了她一个小时,南宫伊诺也像是突然想开了,她表示自己一点也不难过,最后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然后诺琪放心地回到了自己房间里。

    躺在床上的南宫伊诺心有不甘,于是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她在等待着次日清晨的来临。

    月落日升,全新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领御。

    因为今天可以见到安信,盛以晴高兴得早早就起床了,她穿着漂亮的蓝色连衣裙,配着一双高帮鞋,扎着平日里最显脸型的半丸子头,头绳还垂下两根丝带。

    很有古代侠女的风范。

    她高高兴兴地下了楼,见到客厅里忙碌的管家,“管家,我哥哥呢?”

    “小姐早上好,少爷还没有起床。”

    “啊?”楼梯上女孩停下了脚步,她问道,“几点啦?”

    管家抬眸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六点半了。”

    以晴转身迅速朝楼上迈开了步伐,在哥哥的卧室门前抬手拍门,“想床啦!懒虫!”

    没有人应她,那紧闭的房门纹丝不动。

    “开门啦!哥!你到底起不起?!”以晴有点慌啊,明明约的七点出发,现在都六点半了,他居然还没有起床,呆会儿还要吃早餐呢。

    昨晚说的那些话,他该不会……不认账吧?

    “喂!盛!亦!朗!!”以晴用力拍着房门,然后又情急地按响地门铃,“起床啦!”

    依然没有人理会她。

    过了一会儿,就在以晴觉得昨晚他很有可能在忽悠她的时候,她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她拍门的动作骤然停下,转眸看去。

    “干嘛呢?门都要被你拍坏了。”

    说话的人正是盛亦朗。

    以晴吓了一大跳,转身站稳步伐,吃惊地打量着他,他穿戴整齐,干干净净的,头发也梳好了,而且他的手里拿着一本翻开的世界名著。

    所以他刚才……

    以晴朝着他身后看去,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从书房出来?

    “你……你几点起床的?”以晴问道。

    薄唇轻启,“四点。”他淡定地回答。

    “……”盛以晴被惊到了,又问道,“一直在书房?”

    “不然你以为呢?”

    “你都是这么自律的吗?”

    盛亦朗迎着她视线,反问道,“如果不自律,又怎么可能学到这么多知识?怎么达到博士水平?”

    “妈呀,我现在努力还来得及吗?”以晴有点儿懵了,她拍了拍脑袋。

    亦朗却说道,“赶超别人来得及,赶超我来不及。”

    “走吧走吧。”以晴挽过他臂弯,“咱们先下去吃早餐,吃完早餐就出发。”

    “干嘛去呀?”亦朗淡淡地问。

    盛以晴却突然停下脚步,豁然转眸,像见了鬼似的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