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574章 好反常的盛少爷
    ♂nbsp; 第2574章 好反常的盛少爷

    盛亦朗目光深沉,他想了想,薄唇轻启,“你有心事。<a href="" target="_blank"></a>”

    “啊?”莫莉微微一怔,愣愣地望了他几秒,看到了他眼中的那抹坚定,然后笑道,“啥呀?我有心事?我能有什么心事?我这一天天没心没肺的,我连心都没有还有心事呢,真是搞笑!”

    她语速很快,很像是在极力掩饰着什么。

    “你对自己的学习很无所谓,对吧?”盛亦朗转眸望着她,“这说明你对你自己人生的态度有问题。”

    他在说教?

    莫莉嘴里含着棒棒糖,迎着他视线,秀眉浅蹙,“不无所谓能怎么样啊?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有天赋吗?一出生就站在终点?人生?呵呵,人生是什么鬼?我压根就没有思考过自己的人生!我也不认为我有人生!”

    她态度很消极,她对这个社会有怨恨。

    盛亦朗转眸盯着她,声音里不带一丝情绪波动,“你这态度就不行,如果现在不及时纠正,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什么态度呀?什么行不行?”女孩随意地倚在栏杆,转眸瞅着他,无所谓地问,“后悔?我莫莉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后悔过,有什么可后悔的?就是我今天从这儿跳下去摔死了也不后悔。”

    “你这辈子才多长?这辈子不后悔?你十五六岁有啥可后悔的?”盛亦朗眉心微蹙的同时,黑眸深深一冷。

    “……”她迎着他视线,瞳孔瞬间一缩,随后倔强地反驳,“那也不后悔,以后也不会后悔!”

    薄唇轻启,男生盯着她,脸色肃穆冷清,他说,“对你自己的态度,对今后人生的态度,真的应该改变一下,不然以后的日子你会为你的任性买单,你不可能永远是个孩子,你总要长大的。”

    他居然跟她说这些?

    不但莫莉觉得意外,就连盛亦朗也觉得自己不可思议。

    “人生?”莫莉觉得这个词好陌生啊,“我只是一个幼儿园宝宝。”她笑了笑,十分认真地吃着糖果,不过心里却有了一丝震惊,眸光微转,他瞅向她,“盛大少爷,我还真看不出来,你居然是一个会多管闲事的人,在我的认知里,你肯定是一寸光阴一寸金。”

    盛亦朗眸光收了收,他面色温和。

    不由自地想起了那一晚放孔明灯时的情景,自己和她分到了同一组,而她在孔明灯上的愿望……真的很另类。

    隔了这么多天,他依然觉得记忆犹新。

    愿天下不再有小三?这是什么神仙愿望?

    “莫莉,你爸出轨了,还是你妈出轨了?”他试着开口,特别诚恳,声音轻柔,就像朋友那样询问着,将视线拉向遥远的远方,并没有去观察她的神色。

    莫莉胸口微缩,豁然转眸瞄向他,他怎么知道的?

    就这么盯着他,那侧颜真的性感得致命,挺直的鼻梁下,薄唇微微张开。

    他在欲言又止。

    走廊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莫莉站在他身边,就这么望着他。

    过了一会儿,盛亦朗转眸看向她,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

    “盛亦朗,你在调查我?”莫莉喃喃开口。

    “谁有空调查你啊?”盛亦朗笑了笑,带着点不屑地转眸,“我有什么必要调查你?调查一个人总要有目的吧?”

    “……”女孩回神,她冷静地想了想,也对,他会闲得这么无聊?

    他没理由调查她。

    可是,他……

    他是怎么猜到这上面的?

    难道她的脸上有写吗?

    莫莉真的很纳闷。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莫莉很好奇,之所以这么问,是她已经承认了。

    承认了?

    盛亦朗再次转眸看她。

    她点头,叹了口气,“对,我爸出轨了,我妈也出轨了,不知道谁先出的,但是两人都有小三。”

    盛亦朗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些什么。

    从她那无所谓的外表下面,看到了那颗尽量伪装,实际上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所以,她才会在孔明灯上写下那样的愿望吧?

    她应该是被这样的家庭伤透了。

    两人都倚在栏杆,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

    “所以他们都没有时间管你,对吗?”盛亦朗视线由上至下,将她打量一遍。

    “对啊。”她点头,无所谓地笑了笑,“完全放养,很自由。”

    盛亦朗干脆转身面向她,双手抄在裤兜里,“所以你自己也不管自己?”

    “……”提到这个问题,莫莉觉得挺心烦。

    家里面的事情,她压根就不想提。

    “你对家里人有怨恨,所以你不爱惜自己?”盛亦朗声音低沉。

    “我怎么不爱惜自己了?”莫莉嘀咕着,转眸瞅着他,有点生气地说,“你凭什么用这种口吻跟我讲话?我做什么了?我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我没把自己整进监狱吧?”

    “戾气别这么重。”男生大提琴般的声音特别好听,“我觉得……我有责任让你成绩提高。”

    “你是谁?你以为你是上帝吗?”莫莉有点得寸进尺,“造物主?”

    “不是,我什么也不是。”男生微抬着下巴,他眼睛深邃沉幽,“我没有这么伟大,我只是一个班级荣誉感很强的学生,既然司徒老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我就有责任帮助大家提高学习,我们8班必须拿第一名,必须出去露营,这是大家为之奋斗的目标,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拖了后腿。”

    他是在说她没有班级荣誉感吗??

    莫莉想到教室里那些认真读书的同学,她忽然间有点心虚。

    “所以你不要破罐子破摔。”盛亦朗望着她,特别诚恳地对她说,“如果你现在对自己负责,还是有机会的,三年不长也不短,如果能够考上理想中的大学,你就几乎是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盛大少爷居然在跟一个女生讲道理?

    而且还是这么耐心的状态。

    不但莫莉觉得不可思议,就连盛亦朗也觉得自己很离谱。

    但不管怎么说,在这一刻,他还是拿她当朋友了。

    不记得有多久都没有人这样跟她聊一聊人生道理了,莫莉居然也不反感。

    他的这些话击中了女孩心里最柔软的那根弦。

    莫莉眼角下压,她收了收目光,开始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