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548章 都带着人家跑了
    第2548章   都带着人家跑了

    “没事儿。<a href="" target="_blank"></a>”女孩痛得拧了眉,她有点失神,“是我自己不小心,不怪你。”刚才走路失了神,“是我没有看后面的情况。”

    这时,盛亦朗蹲下来,修长的手指迅速捡起那散落一地的资料。

    全是她手写的?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

    他随便捡起一张看了看,她昨晚熬夜整理的?

    记得昨晚下晚自习时,这些重点还没有挑出来呢。

    盛亦朗已经可以确定,就是她昨晚准备的。

    但他没有问,而是迅速将地面散落的所有资料帮她捡起来。

    李诗盼看到了他,正要蹲下去捡,最后一张被他捡在了手里。

    唐博说,“诗盼同学,我带你去校医务室消消炎吧?你皮已经擦破了,如果不好好处理可能会感染,最近气温也不低,出汗的话就麻烦了。”

    李诗盼有担心,“现在还有时间吗?马上就到早自习了。”

    “这不是出了意外吗?管时间干嘛呀?你的伤口必须处理,如果不及时处理发生溃烂的话,你还得挂药水呢,岂不是更耽误时间?”唐博转身骑过单车,“你快上来。”

    “……”李诗盼有点吃惊地望着他。

    上去?

    要坐他的单车后座?然后从校园里穿过??

    这不得……传绯闻啊。

    她赶紧摇摇头,“我走路去吧。”说完,她转身面向盛亦朗,“请把资料给我,谢谢。”

    资料挺多的,还有好几本书,很重。

    而她的手臂渗血了。

    盛亦朗看了看她,薄唇轻启,“没事儿,我帮你拿着,咱们一起去校医务室吧。”

    李诗盼望着他的眼睛,四目相汇,时间仿佛有几秒的静止。

    唐博说道,“那就走路去吧。”

    盛亦朗无意间转眸,看到不远处站定步伐的两女孩,南宫伊诺和以晴??

    南宫伊诺气鼓鼓地拧眉看向这边。

    亦朗微微一怔,想起了她转班过来的事,两秒后他收回目光看向面前的女孩,“不是怕耽误时间吗?那就上车吧。”说着,他将资料放在共享单车前面的篓子里,然后上了单车,转眸看向她,“你上来,我车技很好,如果走路的话需要至少15分钟。”

    “……”李诗盼眸子里染着一丝错愕。

    唐博也看向了盛亦朗。

    见她似乎在犹豫,也似乎是愣住了,唐博说道,“快上车吧,你这情况虽然不严重,但一定要及时处理,如果被感染了,以后肯定会留疤痕的。”

    一个女孩子,哪里希望留疤痕?

    盛亦朗冷眉微蹙,带着几分严肃地说道,“上车。”没时间可耽误,围观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女孩被他吓了一跳,心里莫名有点慌。

    上他的车?

    越来越多的同学在远远地围观,越来越多的目光朝这边投来……

    三好学生李诗盼同学为了节约时间,她硬着头皮坐上了盛亦朗的单车后座。

    这一幕让不少女生惊掉了下巴!!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南宫伊诺差点气到吐血。

    李诗盼坐稳后,盛亦朗将车子骑走了。

    唐博也上了车,跟在他们身后。

    诗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拒绝了唐博,却上了盛亦朗的车。

    坐在他身后,她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不符合逻辑啊。

    南宫伊诺过了五秒才缓过神来,直到他们离开视线。

    她目光与语气里都带着幽怨,转眸看向以晴,“他有病吧?他就是故意的!他刚才看到我了!!”

    “……”以晴也很吃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肯定不会相信,哥哥居然会在校园里带着女生骑行。

    而且人又不是她撞的。

    对,以晴不知道他们要去医务室。

    这女孩是谁呀?长得倒不错,长发飘飘,看上去很文静,以晴很好奇。

    哥哥是个很会把握分寸的人,他很注意自己的形象,最不想自己成为被别人议论的焦点。

    而南宫伊诺也好奇,盛亦朗脑袋抽了吧?

    “走吧,都快迟到了。”以晴回神,拉着身边的女孩往前迈开了步伐。

    周围止步围观的同学们也都各自散去了。

    “人又不是他撞的,他干嘛载她?”伊诺边走边吐槽,“昨晚我把班上女生看了个遍,没有见到这姑娘,哪一班的?”

    “我也没有见过,你不是跟他同桌吗?你呆会儿自己去问啊。”盛以晴也有兴趣,“问了再告诉我。”

    “问,必须得问!不问清楚都没有心情学习了!”伊诺觉得呼吸都不那么顺畅了,她很生气啊,“我感觉情敌无处不在啊!”

    “大小姐。”盛以晴笑着拍了拍她肩膀,善意地提醒道,“我觉得吧,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学习,如果你月考成绩不达标怎么办?你就得回来陪我啦。”

    “我心情不好!”南宫伊诺心里堵得慌,“好烦呐!”

    “一个月过后,不但跟他坐不了同桌,而且连同班都不是的时候,你会更烦!”以晴刺激她,“好好读书吧,就像你说的,你是近水楼台啊。”

    “哎呀呀,以晴,我现在该怎么办呀?他都载着别人走了!有人在跟我抢亦朗呀!”她孩子般挽着盛以晴手臂,边走边将脑袋靠在她身上,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她身上,“你可得帮帮我,现在除了你,没有人能帮我了!”

    “伊诺呀。”盛以晴很成熟,她面带笑意,声音轻柔,“咱们现在还是学生,我觉得吧,学生就一定要以学为主,如果你成绩特别特别好,我哥哥一定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可那有什么用啊,有人已经捷足先登了!都走啦!”南宫伊诺皱着眉,又长叹一口气,“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唉,看样子我错了呀,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坐过他的单车后座呢。”

    “我也没有呀。”以晴笑着安慰她,“没关系,真的,我也没有呀。”

    “可是穆妙思有!”伊诺突然想起来,也是醋意满满,“他对妙思还不错的,每一次见到妙思都会有好心情,那笑容特别温和好看,就像是发自内心的。”

    “妙思才多大呀?我哥多大了?”盛以晴一本正经地吐槽她,“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妙思在我们心里就是小孩儿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