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504章 这份想念持续了十几年……
    第2504章 这份想念持续了十几年……

    “上百万??”王艳惊得瞪大了眼睛。<a href="www.90xss.com" target="_blank">www.90xss.com</a>

    盛亦朗面色清冷中透着抹严肃,他没有说什么,正准备离开。

    “你赔……赔给他的那件衬衣多少钱?”王艳屏息,试着问道,“也是上百万吗?”

    “怎么?”亦朗眸色微眯,“你想还?”

    在校园偶遇,她就一定是个学生。

    而且……盛亦朗从上至下打量着她,穿的也不是什么牌子,估计都是几十块的地摊货。

    “我有什么理由不还?”王艳鼓起勇气抬眸,望着他深邃好看的眸子,她心跳又开始加速,“多少钱?我一定还!”

    盛亦朗不想与她纠缠,他看了看她。

    王艳担心他会走,于是又赶紧伸手,“我叫王艳,是高一(8)班的新生,我们即将成为同班同学。”

    即使是他说了这句话,盛亦朗的心里也没有任何波澜,反而有点反感。

    连站在一旁的艺彤也闻到了尴尬。

    盛亦朗没有接话,从她身边经过,往前走去……

    王艳笑意僵住。

    有些失望地转眸,看到了那高大颀长的背影……

    艺彤凝视着身边的女孩,“……”看出了她的难过。

    他为什么这么冷?

    “走吧,他已经走远了。”艺彤轻声开口。

    道路那端已经见不到他的身影了。

    王艳缓缓回神,脸上浮出一抹失落。

    艺彤牵起她的手,带着她朝宿舍方向迈开步伐。

    “王艳,你相信缘份吗?”艺彤询问。

    不太明白她的意思,转眸看向她,“什么意思?”

    艺彤对她说,“如果你和他有缘,在经历无数波折以后,你们仍然会走到一起,如果没有缘,那你可能会……痛苦一段时间。”

    “我只是简单地喜欢他,对美好事物的欣赏与喜欢,这不是人的本能吗?”

    艺彤点头,微笑地说,“对,这是人的本能。”

    “艺彤,你喜欢过男生吗?”

    “……”她摇头,“没有。”

    “你的青春还没有开始呢。”

    “……”

    她们朝女生宿舍走去……

    此时,盛亦朗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他向校方申请一个人住,宿舍管理处主任很快就同意了,并说安排完所有同学以后,正好有一间多的宿舍。

    乘电梯上了楼,盛亦朗按下指纹密码,紧闭的房门应声而开。

    是的,今天下午他让刘秘书换了个指纹锁。

    第一,方便,不用随时携带钥匙。

    第二,除了他,不会有第二个人进来,很好地保护了隐私。

    宿舍里也被重新装饰了一番,低冷高奢的现代风格。

    他在书桌前坐下,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开始码代码……

    一个小时以后,他拿起手机拨通了沈君浩的电话。

    其实已经十二点了。

    君浩还在别墅的书房忙工作,正准备关电脑去睡觉,手机响起,他看了眼来显,接通了,“亦朗。”

    “叔叔,睡了吗?”

    “还没呢。”沈君浩声音温和,“你怎么还没睡啊?”

    “有个程序出了点问题,我暂时没有思绪,想向您请教一下。”

    “可以,你说。”

    “……”

    夜,渐渐深了……

    叔侄俩一聊就是一个小时,而且全程没有冷场,而且气氛特别好,一点也不觉得疲倦。

    直到阳童童来到书房门口,他怎么还不去睡?

    正准备进去呢,听到了他和亦朗在通话。

    阳童童没有打扰,她一直站在门口。

    没一会儿,通话结束了,君浩关上电脑,起身朝门口走来。

    正好看到了童童。

    “等很久了?”君浩一直没有发现她。

    “没有,我也是刚来,你一直没有回房,我就来看看。”

    君浩来到了门口,童童挽过他臂弯,“亦朗打电话来了吧?”

    “是的。”

    看到君浩和亦朗关系这么好,阳童童也觉得挺欣慰。

    “他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悟性特别高。”

    “那当然了,你也不想想他是谁的儿子,盛誉的儿子,能差到哪里去?”

    “虎父无犬子。”

    “走吧,已经凌晨了,快洗洗睡。”阳童童很心疼他,每天公司那么忙,回家以后还要忙工作到这么晚。

    宽敞的主卧室里,静悄悄的。

    墙壁上的无声挂钟轻轻转动着……

    床头小夜灯散发着柔弱的光。

    床上被子里的沈信时翻了个身,却没有碰到身边的女人,他本能蹙眉,伸手摸了摸,以手臂为半径,啥也没捞着。

    沈信时一下睁了眼,他看到窗前站着一个女人的身影。

    “……”

    几秒后,他睡意全无。

    起身掀开被子,穿上拖鞋,朝着那背影走去……

    穿着冰丝睡衣的张铃儿,神色黯然地望着窗外,泪水挂满了脸庞。

    听到了脚步声,她回了回神,没有回眸。

    沈信时从身后抱住了她,轻声询问,“怎么?又想宁嫣了?”

    “我梦见她了……”张铃儿很难过,想到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心里全是苦涩的感觉。

    这个梦,十多年没有断过……

    不说每一晚吧,几乎是每个礼拜,都会重复。

    “我总觉得……宁嫣没有死。”张铃儿越是这么想,心里对她的思念就越深。

    沈信时叹了口气,紧紧抱着她,“对宁嫣的寻找,一直没有放弃,都十多年过去了,希望就越来越渺茫了……我们应该试着接受这个事实。”

    张铃儿垂眸,忍不住抽泣起来,心如刀割。

    “我对不起奕霞,没有保护好她的孩子……”

    这些年,不但对宁嫣的思念困扰着她,而且对沈奕霞的愧疚也折磨着她。

    所以她心里很不好受。

    好在沈信时对她很好……不然她肯定会奔溃的。

    “好了好了,不想了,早点睡吧。”

    沈信时劝着她,握着她肩膀,“去睡吧,别想了,一切都是冥冥之中上天决定的。”

    张铃儿转身,扑入了他的怀里。

    沈信时已经没了睡意,十分耐心地安慰着她。

    宁嫣不见了,一直没有找到,他也很难过,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会失落,也会非常想念她。

    可是……

    对她的寻找从未停止,却一直没有好消息传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沈君浩和阳童童一直没有生二胎,这也是对宁嫣的一丝留恋。

    次日清晨。

    嘉城精英一中,校园里一片生机勃勃之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