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468章 好转
    第2468章 好转

    这新老师是他战友的女儿,拉关系进来的,自己收了好处。<a href="www.bqgzw.com" target="_blank">www.bqgzw.com</a>

    就在校长沉默着组织语言的时候,盛誉已经从他的表情里观察出了什么,很明显是私心嘛。

    盛誉唇角轻勾,眸光一收,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没一会儿,对方接通了,“喂,来休息室把孩子接走吧。”说完便挂了。

    没一会儿,副校长过来了。

    “盛总好。”他态度特别谦卑,朝盛誉恭恭敬敬地行了礼,然后冲校长点头示意。

    他知道对方是盛总??

    校长懵。

    “把孩子带走吧。”盛誉说,“安抚一下孩子们的心灵。”

    “放心吧,这是我们接下来最重要的工作。”副校长牵起小公主和小王子的手,“以晴,亦朗,我们回教室上课。”

    “嗯嗯。”

    孩子们点了点头,朝盛誉小颖挥挥手,“爸爸妈妈,再见。”

    就这样,孩子们被副校长带走了。

    “盛总,请喝茶。”校长担心自己会掉饭碗,他献殷勤。

    盛誉淡漠的目光从他身上掠过,什么话也没有说,牵起小颖的手,带着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端着茶杯的校长望着那背影,愣住了。

    盛誉离开后不久,校长手机再次响起,他回神,放了水杯,拿出手机看了看来显,还是王主任。

    他赶紧接通,“喂,主任好。”

    “收拾东西撤吧。”对方无奈地说,替他惋惜。

    校长心脏一沉,“什么意思?”他猜到了,但不想接受。

    “你被免职了,连着那个新来的老师一起,而且老师要坐牢。”

    “……”校长被这个消息震得后退几步,差一点就倒在了茶几旁。

    盛誉小颖此时在教室里。

    新任的校长过来了,朝盛誉小颖行礼,“请盛总放心,类似的情况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我以人头担保。”

    “嗯。”盛誉神情淡漠。

    新来的女老师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了……家长们手都累了,一个个气喘吁吁的,心里的怒意也都平复了一些。

    领御,偌大的院子里花浪滚滚,美得令人心醉。

    医务室大门敞开着,一楼有很多房间。

    “你帮我照看一下萱萱,有任何情况请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的,顾医生。”

    顾之从盛萱房间里出来,朝君浩房间走去……

    空气对流的房间里,宽大柔软的双人床上,盛萱平躺在那里,双目紧闭,呼吸平稳。

    女佣在床前站了一会儿,望着她仿似熟睡的样子,内心满是失落。

    唉,好端端的盛大小姐,善良聪明的盛大小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她干净利落的短发都长了,已经长发及腰。

    命运待她真是太不公平了……她该不会永远不会醒来了吧?

    佣人在床前站了一会儿,转身朝桌子走去,上面摆了一些鲜花,她今天有一个插花的任务。

    鲜花象征着生机,在净化空气的同时,希望可以为她带来好运。

    盛萱没有醒来,但是此刻,她那葱白如玉的手指动了动……又动了动。

    闭着的眼珠子也转了转……凑近一看,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那种转动。

    但是这一切,正背对着她插花的女佣并没有发现。

    隔壁房间里。

    顾之在为君浩做检查,君浩手背上挂着点滴,整个人气色看上去好了许多,至少有了血色。

    阳童童陪坐在床沿,她唇角轻扬,“怎么样?”

    “恢复得不错。”顾之观察着仪器上的数据,“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成以前那样。”

    君浩拉着童童的手,“她最近把我照顾得不错。”

    “是啊,粥都是自己亲手熬的。”顾之抬眸看向他,“你真幸福。”

    君浩幸福的同时,也很担心萱姐。

    他已经失去一个姐姐了,真的不想再失去第二个姐姐。

    是的,对于君浩来讲,他早已把盛萱当成了亲姐,不然在捐骨髓这件事情上,他不会义无返顾。

    君浩担心她,却又不敢问。

    怕提起顾之的伤心事,毕竟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顾之边为他做检查,边自己开了口,“萱萱最近情况也不错,我感觉她能醒来。”

    “太好了。”君浩满怀喜悦,“我们都在等她。”

    顾之眼眸含笑,“是啊,我等了她五年。”他始终有一股坚定的信念,她一定会醒来。

    阳童童坐在床沿,凝视着顾之,发现他变得苍老了一些。

    “之顾哥。”她开了口。

    熟悉的声音让顾之抬眸,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

    童童对他说,“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说。”

    “你和萱姐会幸福到老。”话音落下,她递给他一个坚定而迷人的微笑,“这是我的最新预测。”

    顾之此时的心情,真是格外美好!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很幸福。

    童童慎重地补充,“真的,不骗你。”

    ……

    从学校出来,盛誉带着小颖去了天骄国际。

    兰博基尼开往公司。

    时颖坐在副驾驶,她感觉到他心情特别不好,时不时转眸去看他。

    快到公司的时候,她开口安慰,“还好及时发现了,以晴亦朗也没事儿,你就别愁眉苦脸了。”

    “像她这种人就应该坐牢。”盛誉心疼那些孩子。

    其实时颖也心疼,看到那些淤青的时候,她都忍不住眼含泪水,今天跟着他去处理这件事情,心情是沉重的。

    “判多少年?”时颖凝视着他的侧颜。

    因为这件事情就是他在插手的。

    “十年。”

    “……”

    时颖没有异议。

    车子朝天骄国际开去……

    一个礼拜以后。

    领御,某卧室里。

    君浩坐在床沿,阳童童替他穿好鞋子,“真的可以吗?”

    “可以。”君浩今天状态不错。

    阳童童替他穿好鞋子以后,站起身,“那你不要勉强啊,如果不行就再躺几天。”说着,她上去挽着他手臂。

    君浩重心着地,轻轻松松地站了起来。

    然后试着往前迈开步伐,阳童童陪着他,撑着他,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哇!可以下床走动了!”她真的很高兴,“痛吗?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没有,感觉挺好。”

    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天,真是要躺废了,这样在房间里走一走,感觉真好。

    路过的顾之,看到君浩可以走路了,他微怔,转道进来了。

    此时,隔壁房间里,双目紧闭的盛萱平躺在床上,她脸色泛着微微的红润,根本不像一个病人,仿佛一个睡着的小公主。

    锦琛坐在床前椅子里,双手托腮,凝视着她……

    忽然,他看到妈妈的手腕抬了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