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449章 他在安排
    ♂nbsp; 第2449章 他在安排

    时颖也有些震惊,这家伙不是最喜欢布娃娃吗?怎么舍得呢?

    于是,她抬眸看向坐在滑滑梯上的小姑娘,“以晴,你准备的就这些?没有书本和其它玩具吗?”

    以晴坐在高处,迎着妈妈视线,乖巧地点头,“是的,全在这袋子里。”

    “这些全是你自己不喜欢的?”时颖问她。

    “不不不,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可爱的以晴笑着说,“我自己最喜欢的布娃娃,我的朋友也一定会喜欢!我要把这份快乐传递出去!”

    小小年纪居然有这样的思想?

    这让时颖觉得有些出乎意料啊,“真好!妈妈为你点赞!”

    不过时颖真的好高兴,女儿的想法是对的,就要传递。

    要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分享出去,而不是自己不喜欢的东西送给别人,毕竟别人也是出了钱的。

    即使是义卖,也应该带着一股情怀在。

    时颖放了袋子,起身朝锦琛走过去,小家伙有点心事沉沉,他在玩旋转木马,看上去好像并不高兴,有点儿走神。

    “锦琛。”时颖在孩子身边蹲下来,抬眸拉起了他的小手,“你的闲置物品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也给爸爸看过了,都是一些我最喜欢的东西。”小锦琛声音温和好听。

    时颖抚了抚他的小脑袋,这个孩子从小就不开心,很少见到他的脸上有笑容。

    该怎么办呢?要怎样才能帮到他呢?

    “锦琛,今晚在这儿睡,好不好?”时颖微笑着对他说,“跟亦朗哥哥一起睡?他可以给你讲故事儿。”

    时颖担心孩子的性格,想让他融入到大小集体中,这样才不会孤僻啊。

    锦琛摇摇头,“不,我要陪着妈妈睡,没有妈妈我会睡不着的。”

    “……”她握着孩子的手,递给他一个鼓励的笑容,“你妈妈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们一起为她加油。”

    “我不知道妈妈会不会醒来。”锦琛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状态,他说,“但是我很爱她,很爱很爱,我好想她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想对她说一声谢谢,谢谢她生了我,谢谢她给了我生命。”

    孩子太真是懂事了,懂事得让人心疼。

    时颖忍不住将他拥抱入了怀里,心里酸酸的,“宝贝儿真乖,妈妈一定能感受到。”

    “我好想妈妈……”锦琛有点难过,声音酸酸的,“可是爸爸说妈妈生病了。”

    “会好的,一定会好的。”时颖安慰着他。

    楼下客厅里,盛世林和双清仍坐在沙发里……

    水晶灯不知疲倦地散发着明亮刺眼的光。

    双清视线早已模糊了,她的心已经撕成了碎片……正渗出鲜红的血液。

    她宁愿女儿一直昏迷不醒,也不希望她停止呼吸……这是做为一个母亲最基本的愿望。

    活着就有希望。

    死了就什么也没了。

    盛世林仰靠在椅背,面朝头顶的水晶灯,他是闭着眼睛的,张嘴呼吸着。

    他真的不愿意接受如今发生的这一切,那是他的女儿,他也很担心。

    盛家,多么庞大耀眼的家族,在世界上都有很高的威望,是财富的象征,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奇葩的事情?

    他也有些感叹,在健康与生命面前,金钱真的算个屁!

    如果破财可以消灾,他真的愿意散财!

    而事实上天骄国际的慈善一直在做。

    夜,已经深了……

    双清的抽泣声传入耳边,越来越无法控制,闭着眼睛的盛世林拧起眉梢,比起她那泣不成声的难过,他这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苦闷。

    “该怎么办啊……”双清情绪异常低落,难以自控,“萱萱不应该承受这么多的磨难,如果老天爷真要惩罚,那就惩罚我吧……我们这是做错了什么啊?”

    听了这些话,盛世林眉头越蹙越紧了,他很不高兴。

    烦躁地睁开了眼睛,看向泣不成声的她,“你别总是说这些没用的,我们都没有错,这就是人生,人生没有一帆风顺的。”

    “这一定是老天爷的惩罚,一切都有因果的。”女人的思维就是这么局限。

    如果非要说因果,那就是盛世林和张铃儿那段……

    盛世林内心真的很烦,过去的事情他不想再提!

    双清坐在沙发里掩面抽泣着,难以控制自己内心的情绪,她抽泣着,虽然什么也没有说。

    但是心里,对世林是充满怨恨的。

    盛世林看向她,最烦女人哭了,尤其是这种时候,哭能起什么作用?

    中年男人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叹出,“你别哭了,今晚早点睡,明天和你去趟妈妈的墓地,去看看她老人家,给盛萱祈福。”

    “……”双清心里特别难受,听到了他的话,却没有给出回应。

    盛世林伸手将她抱住怀里,安慰道,“好了好了,上去洗洗睡吧,顾之呆会儿看到你这个样子,心里又该难受了。”其实心里最不好过的应该是顾之,他与萱萱之间感情实在太深了。

    “如果萱萱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此刻,双清的内心真的很绝望啊,“我不能没有女儿,我接受不了。”

    盛世林内心极度苦闷,“谁说她会死?还没有人给她判死刑呢,所有人都在努力呢!”他拥抱着她,耐心地安慰着。

    夜……渐深……

    楼上书房里。

    盛誉站在落地窗前,深沉的眸子望向窗外,那高大颀长的身影看上去有些落寞,他仍在通电话。

    这已经是拨出去的第八个电话了……

    不知道手机那端的人说了些什么,他听得很认真。

    过了大约一分钟才开口,“对,体检中心已经准备了一万名工作人员随时待命,腾出了两栋楼,可以同时接待两万名捐赠者,并且马上就可以安排好。”

    手机那端的男人又说了些什么。

    盛誉说道,“肯定必须先做体检,然后才做骨髓配型,现在的人最担心携带疾病,一个亿的诱惑太大了,咱们必须严格筛选。”

    “是的,很多人都会为了一个亿来做这个配型检查。”对方说道,“所以对身体要求要严格把关,可不能再传染其它疾病了。”

    “嗯。”盛誉心情依然凝重,“总之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好的,请放心,我这边明天早上七点前可以准备就绪。”对方又问,“盛总,热线电话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