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427章 你在开玩笑吧
    第2427章 你在开玩笑吧

    司溟想了想,拿着辞呈起身朝他走去,其实心情还是有点复杂的。

    他在意大利名家设计的西式办公桌前止步,怀着一种沉重的心情弯腰双手将辞呈奉上。

    盛誉微怔,抬眸时一眼就看到了信封上的两个字。

    他胸口微缩,抬眸看向司溟。

    司溟却没有勇气看他,垂着脑袋轻声开口,“对不起,盛哥,我想辞职,望批准。”

    “为什么?”盛誉很懵逼啊,真的很懵啊,“我让你当执行总裁你就要辞职么?”这是什么鬼道理?我是为你好啊!拿你当自己人啊!

    “不是的。”司溟很冷静地解释,“辞呈昨天下午就写好了,只是你没来,我就没给。”

    “……”盛誉就这么望着他,表面虽然平静,但内心还是难以接受,“司溟,你给我一个理由,理由合适我就让你走!”如果司溟有更好的发展,他一定放他走!

    但是盛誉内心已经起了波澜,他正努力克制着,相处这么多年,盛誉早就拿他当兄弟了。

    司溟双手握着辞呈,盛誉并没有伸手去接,他轻声回答,“冰倩其实是富二代,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她是家里的独生女,爸爸是瑞阳集团董事长。”

    “瑞阳集团?”盛誉略有些诧异,这家公司他知道的啊,发展还不错,是家族企业。

    “对,就是跟我们有过合作的瑞阳集团。”司溟轻声回答。

    盛誉盯着他,“她是冰瑞阳的女儿?”

    “对。”司溟解释,“我也是最近才知道。”

    盛誉往椅背一靠,抬眸一瞬不瞬地看向他,“所以呢?他想挖你?”

    “他生病了,肺癌晚期,生命走向了倒计时。”司溟双手握着辞呈,弯着腰垂着眸,十分诚恳地讲明情况,“冰倩是他的独生女,瑞阳集团是冰家的产业,他想把公司交给我。”

    这个理由不能反驳,他生病了?不过50来岁吧?肺癌晚期?生命倒计时?

    如果这是真的,那真是……太遗憾了。

    盛誉轻叹一口气,“他这是器重你,觉得你有能力管理好公司。”

    “所以盛哥,实在对不起。”司溟依然不敢看他,心情格外凝重,“冰倩现在需要我,我是她的丈夫,我有义务尽自己的努力保护好她,如果我不去接手,公司很有可能就会落入别人手里。”

    “我明白了。”盛誉做为一家大型企业的管理者,很能理解这种状态。

    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起身接过辞呈随手一放,伸手揽过他,紧紧抱住了他!

    这是盛誉第一次抱司溟!带着一份感谢,与一份不舍。

    司溟闭上了眼睛,也抱住了他,他的心里漫过一股酸涩的暖流,内心真是五味杂陈。

    这间工作了无数个日夜的办公室,他根本舍不得离开。

    “盛哥,保重。”司溟万分不舍,心痛如刀绞,“我会祝福你的。”

    盛誉唇角轻扬,“兄弟,以后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尽管给我打电话,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挚友!”

    “嗯嗯!”司溟真的特别感动,有泪水汇聚在眼眶里,但做为一个男人,他还是忍不住。

    这个离别的拥抱持续了足足一分钟!

    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看上去居然一点也不恶心,还有些令人心疼。

    “什么时候走?”盛誉平复好心情,问他。

    “明天吧。”司溟主动松开了他,“盛哥,你们也要保重,祝你们永远幸福。”小颖是他看着盛哥追到手的,看着他们相识相知相许,当然希望他们长长久久。

    因为有小颖,所以盛哥的人生才完整。

    “嗯。”盛誉眼里有闪烁的泪光,“我会的。”

    这是司溟在公司里的最后一天,两人的心情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时间过得太快了,怎么也留不住。

    下午离别的场景也令人感到悲伤不已,盛誉坐在办公椅里,他将手机调成了静音,也关了电脑。

    安静地坐着看司溟收拾他的私人物品。

    工作在下午已经交接完了。

    司溟的心里也犹如被打翻了五味瓶。

    离别的时候再次拥抱,再次鼓励,都拍了拍对方肩膀,道了一声珍重。

    开车回去的路上,司溟忍不住掉下了泪水,做为一个大男人,他还是小时候掉过眼泪的。

    事业上顺风顺水,感情上和和美美,没有值得落泪的事。

    与盛哥相处太久了,真的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现在要分开,还真舍不得,越是纠结这件事情,心里就越难过。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

    兰博基尼也开出了天骄国际,很快就汇入了车海里。

    盛誉坐在驾驶室,时颖坐在副驾驶,她转眸凝视着他,发现他有些走神。

    “你怎么了?遇着烦心事了?”时颖轻声询问,好久没有见过他这表情,不禁有些担心。

    盛誉回了回神,轻叹一口气,“司溟辞职了。”

    “啊?”时颖特别震惊,“为什么呀?”一时间真让人接受不了,他居然会辞职??

    盛誉边开车边对她说,“冰倩是富二代,司溟也是到最近才知道的。”

    “这跟辞职有什么关系?冰倩让他辞职吗?”

    “是啊,冰倩是家里的独生女,她爸爸肺癌晚期,所剩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家族企业没有人管理,成了他最大的心伤,所以他希望司溟能够回去继承。”

    “……”时颖渐渐地能理解,只不过司溟突然要走,好不习惯啊。

    大家早就拿他当朋友亲人了。

    “明天一起吃个饭吧。”

    “他已经走了。”

    “……”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规划。”盛誉看向远方,“我不是上帝,我不能去左右他们,但这不代表我不难过。”

    “……”时颖想了想,声音轻缓地安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好在大家都健康啊,以后想他了可以去找他啊,见面的机会还是会有的。”

    “对啊。”盛誉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现在交通这么方便。”

    “所以呀,别伤感了,说不定几天后就见面了,大家都是有缘的人。”

    盛誉转眸看了看她,“小颖,你来当我特助,好不好?”这件事情他思考很久了。

    “我??”时颖很诧异,“你在开玩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