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410章 唐厉的下场
    第2410章 唐厉的下场

    盛誉上了床,他把姐姐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臂弯里。

    顾之用小勺子将黑色药水喂到她唇间,她失去知觉了,不会张嘴,也不会吞咽,顾之喂得小心翼翼,动作缓慢,而且特别有耐心。

    15毫升的药水,他喂了整整半个小时。

    盛世林和双清站在一旁紧张地看着,还好没有洒出来,全喝掉了。

    顾之也松了一口气,他放下杯子,拿过手帕轻轻替她擦拭唇角。

    盛誉仍抱着姐姐,他抬眸问,“这是什么药?”

    “为她排毒。”顾之敛下眸中的痛苦,“她中了毒,那是一种混合型毒液。”

    “治愈的可能性大吗?”盛誉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问出了这个问题。

    双清与盛世林也在房间里,他们也想知道答案。

    顾之其实并不能确定,他说,“我会尽力。”

    “……”

    领御,最近被悲伤包裹着。

    盛誉也没心情去公司,但他还是会去,只是大部份的时间会在家里。

    傍晚时分,江边某高档公寓小区。

    君浩站在书房落地窗前,他在用平板刷新闻,最近的头版头条全是关于京威绑架盛大小姐,盛誉弄死了京家三条人命的事……

    网上舆论特别猛,很明显天骄国际没有刻意压新闻。

    盛誉在想什么?大家都是议论,他仿佛是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人。

    看了新闻,看了评论。

    君浩内心是震撼的,这件事情与京家其他人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死的不是京威,而是他的家人?

    君浩眉心轻拧,这盛誉的手段一如既往的狠啊。

    放了平板,君浩很担心萱姐的情况,新闻里没有关于她的最新消息传出来,这让君浩心里有些不安。

    可是萱姐在领御,他不可能去那里。

    所以君浩内心也有些煎熬……明明关心着,担心着,却什么也做不了。

    在土耳其那段日子里,盛萱对沈家人很好,与君浩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而且身上还流着一半相同的血液呢。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君浩回了回神,轻叹一口气。

    阳童童其实在门口站了很久,她朝他走来,挽住他手臂,抬眸看到他惆怅的俊颜,安慰道,“又在担心萱姐吗?”

    “我想去看看她。”君浩有些难过。

    “……”阳童童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因为她知道不可能去。

    挽住他手臂,将脑袋轻轻靠在他肩膀,她轻声开口,“相信顾之,他一定有办法的,他是世界上最年轻有为的医生,他一定可以治好萱姐。”

    “可他不是神仙。”君浩很悲观。

    “……”

    过了一会儿,阳童童对他说,“你相信命运的安排吗?”

    “什么安排?”

    她懂预言,这件事情沈君浩并不知道,阳童童从来没有说过。

    她想了想,对他说道,“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呢。”

    “什么意思?”君浩听不懂,甚至有点生气,萱姐都变成这样了,还是最好的结果?

    阳童童赶紧解释道,“每个人生命里都有劫数,她落入了京威手里,还能捡回一条命,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因为她完全有可能……被京威给弄死,就像盛誉弄死京家人一样。”

    “……”君浩突然有些心惊,也有些后怕。

    因为她说的很有道理。

    阳童童在心里斗争了几秒,抬眸凝视着他,“或许对于她来讲,这是最好的结局,在顾医生的努力下,一定可以恢复。”

    或许吧……

    这样一对比,那萱姐的命运还算好的。

    至少还活着。

    君浩垂眸闭上了眼睛,他真的很想去看看她……

    阳童童一直陪在他身边。

    盛萱出事了,她也很担心……

    领御,医务室里。

    顾之为自己注射了一支药物,他的身体状态好了许多,他必须照顾萱萱,他不能倒下。

    他是偷偷注射的,没有别人知道。

    顾之来到主卧室,他坐在窗前椅子里,握着盛萱的冰凉的手,心里又一阵难过。

    “萱萱,你一定会好起来的。”顾之深情地对她说,“一定会的。”

    盛萱听不到他的话,也感受不到她掌心的温度。

    她静默地躺在在床上,脸色苍白,连呼吸都有些薄弱……

    医务室里没有别人,只有顾之和盛萱。

    没有人打扰他们……顾之让菲佣都离开了。

    主别墅客厅里,双清和盛世林坐在一起,他握着她的手,无声地安慰着她。

    这几天双清心情一直很沉重,根本吃不下东西。

    “顾之连癌症疫苗都能研究出来,为什么就唤不醒自己心爱的女人呢?”双清提问的时候,泪水又不知不觉湿了眼眶。

    盛世林告诉她,“凡事都需要时间。”

    “可他一直陪着萱萱,没有在研究室啊。”

    “仪器自己治药,他只是去调试而已。”

    双清微怔,转眸看向他。

    盛世林拍了拍她的手,轻声说道,“他一定有自己的规划,我们也不用瞎着急,都要相信他。”

    “……”双清心里有点儿酸。

    ……

    土耳其,原本绿意黯然的小楼院子里,变得有些萧条落寞,因为没有了女主人的打理。

    有一些花花草草因为没有及时施肥,已经走向了枯萎的边缘。

    小楼大门敞开着,客厅大门也开着。

    唐厉倒在了沙发里,他受了重伤,被顾之给揍的,而且十多天了,他滴水未进,更别说吃饭了。

    他是不想吃,不想动,因为心里难受。

    桌上顾之那晚做的鱼已经发霉了,散发出了臭味儿,弥漫在空气里,令人感到恶心。

    唐厉没有任何感觉,他仿佛闻不到。

    侧躺在沙发里,他泪水湿了眼眶,鼻青脸肿的样子有点恐怖,也很狼狈。

    师父和萱姐再也不会回来了,这座小楼里再也不会有他们的身影。

    唐厉已经处在被饿死的边缘……他很内疚,没了生的欲望。

    电视机打开着,里头播放着相关新闻——

    “京威的一念之差,造成了自家三口人殒命,也造成了盛家大小姐昏迷不醒,都十多天了,情况不容乐观……”

    女主播的声音从电视里传出来,唐厉字字句句听得很真切。

    新闻里说萱姐被注射了毒药,失去了意识……

    唐厉特别后悔,如果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一定不会和京威站在一边,一定不会利欲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