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409章 他要的答案
    第2409章 他要的答案

    今天是工作日,咖啡馆里很安静,几乎没有别的客人。

    顾之布满血丝的眸子看着她,“我要预测未来,我和盛萱的未来,到底还要怎样?”他坚定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害怕,声音也有些沙哑。

    “……”阳童童眸子里闪过一道黯然的光,她有些失神。

    “你说啊。”他有点心急,也很难过,“对于我来讲,没有什么比现在的情况更糟糕的了。”他感到绝望。

    女孩再次抬眸,有些难过地对他说,“之顾哥,如果她这次能够醒来,你们以后就会幸福,根据宿命来算,她应该已经死了。”

    “她还没有死,她有心跳,有呼吸。”顾之强调。

    “我知道,所以……她在努力,你也一定要努力。”阳童童能体会他内心的煎熬。

    他眼角眨着泪光,整个人情绪不太好。

    短暂的沉默令人感觉窒息,空气仿佛要凝固了。

    过了一会儿,顾之又问道,“只要我把她治好,只要她醒来了,以后就不会有事了,是吗?这是我们要面临的最大的坎,是吗?”其实他今天过来要确定的就是这件事。

    阳童童点了点头,“是的。”

    能得到她肯定的回答,顾之像是吃了一颗稳心丸,他眼里有泪水,心里有伤。

    他并没有喝咖啡,只是看了看她,“谢谢你。”然后起身离开。

    “之顾哥。”童童转眸望着他背影。

    顾之停下了脚步,他没有回眸,情绪有些悲伤。

    阳童童内心也凝重,她心中发苦,“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他没有说什么,重新迈开了步伐,离开了咖啡馆。

    阳童童缓缓回眸,透过玻璃窗看到他上了车,没一会儿车子就开走了。

    坐在沙发椅里,腹部高高隆起的她粉唇轻抿,眼里闪着些泪光,她也有点难过了,是不是自己将预言告诉给他后,他一直有心理负担?

    这一年,他是不是过得特别心惊胆战?

    之顾哥相比以前瘦了一大圈,他的眼里仿佛没有灵魂,空洞得有些可怕。

    阳童童并不希望看到他这个样子,她希望他能好起来,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她也很担心萱姐,萱姐在土耳其的时候,为她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她们早已拿她当亲人了。

    而如今,她只能通过新闻去了解她的现状……新闻里说她被注射了一种药物,进入了昏迷状态。

    其实顾之此时的状态很不适合开车,他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整个人都在颤抖,心房颤得快要坍塌了。

    当车子好不容易停在领御医务室前院子里的时候,他没有着急下车。

    驾驶室里,泪水汇聚在眼眶,胸口传来阵阵钝痛,不能呼吸。

    过了一会儿,他开门下了车,他感觉头很沉,身体也在晃动,走路就像快要缺氧一样吃力。

    还没到门口的时候,脑袋就像快爆炸了一样!

    他本能地伸出双手捂住脑袋,身子重重地栽倒在地……

    这一幕正好落入院中一个菲佣眼里,“呀!顾医生!!”她朝他跑来,又突然转身朝主别墅客厅跑去,并慌乱地大叫道,“司令!!夫人!!不好了!!快来人啊!顾医生晕倒了!!”

    听到声音的盛誉从医务室里出来,在双清和盛世林冲出客厅的时候,盛誉已经把顾之扶起来了。

    “顾之,顾之!”盛誉慌了神,连他都倒了?

    盛世林和双清朝他冲去!和盛誉一起将顾之扶到了房间里。

    就在盛誉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叫医生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顾之睁开了眼,并抬手抓住了盛誉手腕。

    “你醒了?”盛誉松了一口气,握着手机对他说,“我让李医生过来看看。”

    “不用了,我没事。”

    “我让他来看看。”盛誉还在坚持自己的想法。

    顾之直接坐了起来,“真没事,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双清可担心了,“怎么会突然晕倒?要不要去医院做个检查?”

    “不用了,妈。”顾之抬眸,疲惫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然后开始穿鞋,“我去研究室看看,萱萱的药物快研制好了。”

    盛誉疑惑,最近他没有研究吧?

    顾之起身,盛誉跟在他身后,“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不用了,时间到了。”

    “什么时间到了?”

    顾之说,“有仪器在制药,时间到了,我要去看看。”

    研究室门口,顾之没让盛誉进去,“我自己就可以,你去陪着萱萱。”

    “那你……保重。”

    “嗯嗯。”

    然后顾之进去了,关了门。

    盛誉一个人站在门外,他心头有种悲凉的感觉。

    研究室里,顾之来到了一台大型的仪器前,仪器上有很多指数,他观察着这些数据的轻微浮动,看到一根玻璃管子里流有墨黑的液体,缓缓地流动着,最终流到了一个容器里。

    容器里的液体不足十毫升,就像一根细细的丝,缓缓流入,那速度很缓很缓。

    但是顾之就像看愣了,他感到了一丝欣慰。

    盛誉在外面站了一会儿,缓缓后退两步,然后转身离开了……

    他来到了姐姐的房间里,爸爸和妈妈也在。

    妈妈状态不太好,尽管眼里泪水早已干了,但是她憔悴了许多。

    这些天爸爸一直陪在妈妈身边。

    宽大柔软的床上,盛萱安静地躺在在那里,她皮肤白皙,也可以说是苍白无血色,淡色的双唇,紧闭的睫毛,站在床前就这样望着她,大家心里都有一股酸意。

    盛誉恨透了京威,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刮,但是……他不会杀他!

    他要慢慢地折磨他!要把他逼疯!要让他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

    这或许是最好的报复方式。

    外界都觉得盛誉残忍,都觉得京科京夫人和京羽兮很无辜。

    但是在盛誉看来,这还不算残忍的。

    谁让京威对姐姐下手?伤害他盛誉的至亲,那就是太岁头上动土!

    药品研究室的大门在一个小时后打开,顾之出来了。

    顾之走进卧室的时候,站在床前的盛誉盛世林和双清往旁边挪了挪,目光都落在他手中的杯子上。

    没有人问他这是什么,所有人都保持着一种默契。

    顾之端着杯子在床沿坐下来,伸手去扶盛萱。

    盛誉连忙跑过去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