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411章 京威的下场
    ♂nbsp; 第2411章 京威的下场

    只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从唐厉感到后悔的那一刻起,他就有了一种想死的心,对生活没了希望,也看不到未来的光明。

    这些天他回想起了以前发生的很多很多事情……就像电影一样放映着,一遍一遍地放映着。

    被唐家人收养,为救唐糖变成了植物人,被她的善良与坚持唤醒,获得重生,开始新的人生。

    与她之间的感情纠葛,然后认识顾之,跟着他潜心学医……

    原本是光明的前途。

    可如今一手好牌被他打得稀巴烂……唐厉也后悔,可是为时晚矣。

    “京威这个人以前也没有做过啥丧尽天良的坏事,他没有案底,虽然是个公子哥,但也就是脾气倔强了一点,他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胆子,外界猜测很有可能是为了钱,因为京氏集团是股份制,京家人想独立出来在圈内早已不是秘密,但需要不少资金,京威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这笔钱,所以才绑架了盛家大小姐……”

    女主播的声音还在不断地传出,唐厉听得有些疲倦,虚弱地眨着眼。

    这几天一直是这样报道的。

    新闻里还有播报京氏集团易主的事……

    京氏的变故,以及京威的状态……

    唐厉根本不想听,因为这些都与他无关,他现在只担心萱姐的身体,她昏迷了吗?她会死吗?他想通过新闻去了解一下,很可惜,没有。

    可是新闻里没有关于她的报道。

    只说她回嘉城了,和师父住在领御,被京威注射了药物,被带到了海上,那艘船还差点沉了,现在身体特别不好……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多余的消息了。

    唐厉虚弱地眨着眼,气若游丝。

    他已经很多天滴水未进了。

    ……

    纽约,某公寓里。

    室内特别特别凌乱,空气闷而臭,已有十多天没人打扫了,物品扔得到处都是,连地上都是衣服,而且已经踩脏了。

    京威坐在餐桌前,桌面放着一些盆栽,有多肉,也有玫瑰花与睡莲。

    他刚才已经吃完了一盆芦荟,这会儿又在吃玫瑰。

    那茎上的刺扎破了他的嘴唇,他疼得嘶了一声,割得很疼,嘴唇开始渗出鲜血,但他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停下这个动作,很快就继续吃。

    他身上的衣裳很脏,十多天没有洗澡了,头发也长了,早已没有型了。

    脸上长出了胡茬,整张脸看上去黯然失色。

    他的眼里有血丝,没有亮光,是空洞的,是木讷的,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很快,他把一盆带刺的玫瑰给吃了,连根都吃了,嘴唇刺伤了……到处都是血,他也能感觉到疼痛,但是他好像有些木讷。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吃土了,用手抓着,一陀一陀往嘴里塞。

    谁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感觉,他仿佛没有灵魂,也不难过,就是饿了,然后找东西填肚子。

    公寓里很安静,他的灵魂被掏空了。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在按门铃。

    吃土的京威无动于衷,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将土一块一块往嘴里塞。

    他是真的饿了,很饿……

    门铃声还没有结束,又有大力的拍门声传来,特别刺耳,仿佛整栋楼都在震动。

    京威终于停顿了咬土的动作,皱眉转眸朝着门口看去,他心情不太好,不想被人打扰。

    他在这种安安静静的氛围里生活了很多天。

    啪啪啪——!

    力道很大,京威愣了愣,起身朝入户大门走去,他甚至连门都不会开了,低头对着把手研究了很久。

    外面的人还在拍门!很大力!

    京威也不说话,扭动着门把,没一会儿就把门打开了。

    外面的人直接涌进来,吓得他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有点懵。

    是舅舅?

    京威恍了恍神,认出了其中一人,“舅?”

    舅舅看到京威的样子,着实吓了一大跳!他怎么……沧桑了这么多?

    屋子里臭气扑面而来,与舅舅一起进来的还有四五个男人,大家都用手捂住了鼻子,皱起了眉头。

    京威后退几步,警惕地皱眉,伸手指着舅舅,脸色秒变,“你是谁?!你来做什么?!快出去!”

    刚才不是还认识吗?怎么一转眼就变了?

    “出去!!”京威仿佛受了刺激,整个情绪变得很不对,他后退几步,拿着东西就往他们身上砸!

    还好大家反应够快,并没有被他给砸中。

    “赶紧把他抓住!”舅舅下了令,“我猜的果然没错,疯了!”

    “你才疯了呢!”京威十分抗拒,只要能抓在手里的东西,全成了他的武器,拿起就往他们身上砸!

    这几个人是舅舅带过来的,是精神病院里的工作人员。

    舅舅是个好人,是京夫人亲哥哥。

    知道妹妹唯一的血脉状态不行,没了人照顾,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他安顿好。

    “你们走开!不要拉我!”京威很烦燥,“我爸爸妈妈马上就回来了!你们走开!他们没带钥匙,我呆会儿要给他们开门!”

    有两人男人拽住了京威手臂,京威用力也甩不开。

    “放开我!”京威只觉脑袋剧痛,突然之间他目光落在舅舅身上,“舅!”又认识他了,问道,“我们家羽兮干嘛去了?你见到她了吗?”

    羽兮……中年男人心中一酸,眼里含着泪水。

    几个男人趁着京威冷静下来,把他给控制住,然后强行带走了。

    “你们干什么?!舅舅!他们是谁?放开我!”

    京威被带走了,舅舅在屋子里环视一圈,泪湿了眼眶,这里有妹妹曾经的身影,可是如今……却只剩下心酸。

    他来到餐桌前,看到了残缺不齐的盆栽,以及掉在桌面的土。

    他吃这个?

    舅舅擦了擦眼泪,沉重地叹息了一声,转身跟上了他们的步伐。

    他心里在想,京威这孩子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招惹盛誉?

    唉,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

    嘉城,穆家园林里,玫瑰花依然开得正艳。

    别墅后院,穿着白色风衣的穆亦君站在墓碑前,他俊逸的容颜带着些忧伤,凝视着墓碑上的照片。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心里有点难过。

    别墅三楼,某卧室窗前,唐糖静静地凝视着他的身影,她也有点儿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