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396章 是不是真的?
    ♂nbsp;   第2396章 是不是真的?

    也就是说……那天在伦敦某会所里,父亲和他见面,其实父亲是……知道他身份的。

    所以他才毫不忧郁地将他拉开了?

    “董事长曾经是穆家的上门女婿,在穆氏集团上班,但是后来两人离婚了……”

    京威也几乎把上面的内容都看了一遍,他是格外震惊。

    父亲居然有婚史,这件事情恐怕连妈妈都不知道吧?家里没有人知道,他是刻意隐瞒的吧?

    连姓都换了,这是重头开始吗?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曾经……居然抛儿弃妻,对,资料上就是这么写的。

    “威哥,这些都是真的,我已经核实过了。”男子轻声对他说,“我还找到了证人,他当年的朋友。”

    “好,我知道了。”京威相信他的办事能力,交待道,“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千万不可以透露出去,尤其是公司里的其他董事。”

    “我明白的,请放心。”

    京威相信他,因为他是心腹,所以才把这件事情交给他调查。

    拿着资料起身,京威黑着脸,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走出会所,他坐入驾驶室里,心情烦燥地拨通了父亲电话,“爸,您在哪?”

    “怎么了?”京科回答,“我在陪你妈妈逛街买衣服。”那边有点吵,听他语气不太对。

    京威其实是个毛躁的人,有点压不住事情,想什么说什么,脾气也不太好。

    “逛完了就去公司吧,我在一楼会客室等您。”说完他就挂了。

    京科感觉到不对劲,发生什么事了?

    商场里,京夫人看着他握着手机愣了愣神,于是察觉到些什么。

    “他挂你电话了?”挽着老公手臂,她贴心地说,“你先走吧,小威找你肯定有事,而且肯定是急事。”

    京科也察觉到儿子的语气不太对。

    想了想,于是他嘱咐女儿,“羽兮,你陪妈妈再逛会儿吧,难得出来一趟。”

    “好的,您去吧。”京羽兮挽着妈妈臂弯,微笑着说,“我会陪好妈妈的!”

    京科点头,握了握妻子肩膀,“那我先走了?”

    “去吧去吧。”京夫人心情很不错,终于可以白天出来了,而且可以想穿的衣服,再也不用担心紫外线,她的心情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了。

    然后京科开车走了……在路上他还在想,是出了什么事吗?

    他担心着公司里的事,京氏要剥离出来,还需要时间与精力,如果一切按着步伐走,应该还是不出问题的。

    他拿出手机拨打儿子的号码,一手握着方向盘,控制好车速。

    京氏集团一楼会客室里,京威接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京科说,“我现在在过来的路上。”

    “那就过来再说吧。”京威觉得一言两语说不清楚。

    “到底是什么啊?”京科有点着急,“公司出乱子了吗?”他好想对策啊。

    “不是。”他说,“与公司无关的。”

    “那与什么有关?”京科还真想不出来,儿子居然用这种口吻,感觉就是大事啊。

    京威很冷静,“来了再说吧,路上注意安全。”说完,他便挂了,不想说多话,心里烦得很。

    京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觉得事情不简单,于是拧眉加快了车速。

    他猜到了一万种可能,但完全没往自己身上想。

    公司一楼会客室里。

    京威目光沉沉地盯着茶几上放着的资料,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黯沉,心情也是特别不好。

    没一会儿,虚掩的大门被推开了。

    京威抬眸,迎上父亲沉稳焦虑的目光。

    他朝儿子走来,“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京威将资料拿给他,“您自己看看吧。”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什么?”京科伸手去接,当他看到上面的老照片时,整个人都懵了!过去这么多年,还被扒了?

    京威观察着他的神色,基本可以断定上面写的都是真的,因为他看到了父亲震惊的表情。

    但他还是轻声询问了一遍,“爸爸,这些都是真的吗?”

    “……”京科完全没有缓过神来,资料都握在他手里,他整个人都震惊了,一张接一张地翻看着。

    他没有回答儿子的话,甚至没有听到他的话,而是用最短的时间将资料看完。

    然后抬眸,震惊地问他,“小威,你从哪里弄来的资料?”

    “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沙发椅里,京威迎着他视线,再次询问,“这些都是真的吗?”

    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不愿意接受这个答案。

    “……”京科沉默了,他没有第一时间否认。

    “你在调查我?”京科拧眉看向儿子,放了资料,在他对面坐下来。

    “爸。”京威凝视着他,眉间的川字越发紧敛,“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京科无奈地捏了捏眉心,“为什么要去调查我?”抬眸看向他,问道,“是哪里起疑了吗?”

    “穆亦君是您儿子。”京威看着他。

    京科没有办法再回避,“是。”

    会客室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京科解释道,“但你妈妈不是第三者,我们是在我离婚之后认识的。”

    “这不重要。”京威问,“我妈妈知道你二婚吗?”

    “……”

    其实他的沉默是有问题的。

    京威说,“你隐瞒了?”

    “为什么要告诉她?”京科说,“过去就过去了。”

    ……

    土耳其,清晨,绿意黯然的小楼里。

    盛萱在院子里为花花草草浇水,有一些都开花了,特别漂亮。

    楼上药品研究室里,唐厉熬了一晚上,终于研制出了两瓶药,他将药物握在掌心,准备离开。

    楼梯上,顾之往上迈开了步伐。

    唐厉开门而出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门外刚站定步伐的顾之。

    唐厉明显心惊,但很快却淡定下来,“师父。”还跟他打了招呼。

    顾之起了一丝疑心,因为他的眸子里刚刚明显闪过些什么。

    唐厉看了看他,然后小心翼翼地从他身边经过……下了楼。

    顾之转眸看了眼他背影,然后进了研究室。

    可是进去以后,他又没有发现任何异样,顾之脑海里回想着唐厉刚开门时的眼神,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又检查了一遍,凭着直觉去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