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391章 跟她坦白了
    第2391章 跟她坦白了

    她在门口站了大约十分钟,穆亦君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所以唐糖断定他是走神了。

    于是她朝里面的背影迈开了步伐……

    听闻脚步声,穆亦君扯回了思绪。

    他刚转身她就站定在他面前,令他微微一怔,她怎么会找到这儿?这儿不是总裁办公室啊。

    唐糖看到了他眸子里正敛下的那抹复杂。

    她伸手握过他手臂,然后双手顺着手臂往下滑,最后牵起了他戴着手套的手指。

    穆亦君凝视着她的乌发,他凝了凝神,唐糖心里有一丝酸意涌入,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她迅速摘掉了他的手套。

    令他措手不及,他本能想躲,她却抓住了他的手,特别心疼地看着他。

    “……”他有点尴尬,薄唇轻抿。

    “你去瑞士了?”她好难过啊,轻声地询问着,抬眸一瞬不瞬地看向他,“你不是说你去纽约出差了吗?”她的声音里有一丝酸意,喉咙有些哽咽。

    他看到了她眼里闪烁的泪花,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穆亦君也很心疼。

    含泪看着他,唐糖心里特别感动,“亦君……”

    穆亦君将手从她掌心抽出来,握住她肩膀,“糖糖,你别揪心,我已经回来了。”

    “你的手怎么了?”她泪眼汪汪地问,又垂眸看向他的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会不会好?疼不疼啊?”

    “别担心。”他唇角轻扬,微笑着去安慰她,“就是冻了一下,过段时间就会好。”

    唐糖伸手抱住了他,将脸颊轻轻贴入他怀里,紧紧抱着,鼻尖酸了。

    穆亦君也抱住了她。

    偌大的会客室里,他俩拥抱着站在窗前。

    过了一会儿,穆亦君手机响起,铃声唤回了两人的思绪,这个拥抱因此结束。

    他从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来显,“我要先过去一趟。”

    “好,你先忙。”

    然后穆亦君边走边接通了电话,而且步伐还有些迅速。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唐糖心里就像塞了一颗大石头那般沉重,眸子里闪过一丝黯然。

    她没有着急离开,就站在窗前,回想起刚才走廊里听到的那些对话,真是越来越感觉那个男人的关系与亦君不一般。

    但是既然他不说,她也就不好开问,那一定是一段故事,而且她也猜到了一种可能。

    傍晚,日落时分。

    回到酒店的京科心情特别抑郁,做事一整天都是心不在焉的,心里就像是有些积郁,回到酒店后感觉满心疲惫,尤其是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夕阳,那越渐黯淡的颜色使得心情更是黯然。

    现在主要是担心着他老婆的身体,药引既然这么难找,那以后还能找着吗?总不能就这么前功尽弃吧?

    偶尔也会想到穆亦君这边的情况,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关系处成这样也不是他想的。

    还有公司的事,京氏要分离出来,也需要很多的心力。

    京科转身走向酒柜,拿了一瓶酒打开,站在窗前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每每想起曾经在穆家当上门女婿的日子,他就不后悔自己现在的选择,不然肯定自卑窝囊一辈子。

    以前京科很自卑的,现在他很自信,他觉得自己活成了男人的样子,有自己的事业,在公司任职很高,妻子年轻漂亮,儿女双全。

    他站在窗前想了很久很久……

    晚餐过后,嘉城华灯初上,夜幕已经降临了。

    穆家园林,客厅一楼沙发里,唐糖在为穆亦君的双手上药,用棉签小心翼翼地为他涂药,这药是从顾之那里带过来的,效果应该还是很显著。

    唐糖的心却疼得在滴血,眼里又不禁染上了泪花,鼻子也酸酸的。

    穆亦君凝视着她,眸子里满是宠溺的光,“不许哭。”

    他不安慰还好,这一安慰唐糖的泪水就这么吧嗒掉了下来,她抬眸迎上他视线,“为什么要去瑞士雪山?”带着哭腔询问,声音里还有一丝责怪。

    “因为……呆会儿跟你说。”穆亦君声音温和。

    她为他将药上好了。

    穆亦君对她说,“我们去楼顶坐会儿吧。”

    “嗯。”

    然后他起身牵起她的手,带着她朝楼上走去。

    当唐糖随穆亦君来到别墅楼顶的时候,看到这里已经被布置好了。

    星空下有一闪一闪的灯带,桌上摆着两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也有一些精致的点心,这上面居然也种了些玫瑰花。

    在上来之前,穆亦君为唐糖披了一件风衣外套。

    楼顶今晚有点微风,但不大。

    两人在桌前沙发椅里坐了下来,唐糖问起了自己的病情,“我是怎么了?很严重吗?你怎么去瑞士了?是因为联系上顾医生了吗?我有好多好多疑问啊,你可不可以……都告诉我?”

    走廊里的对话她或许都听到了,穆亦君其实在离开之后就思考了很多,感觉她应该是听到了,有些事情应该是瞒不住了。

    现在药也喝了,穆亦君对顾之迷之相信,他相信唐糖一定会好。

    所以也觉得可以跟她说一说了。

    于是,他温声开口,“药引是睡火莲,必须从这种药中提炼,听说只有马特峰有,所以就去了。”

    “马特峰?”唐糖知道这个地方,那是世界上最危险的雪山,“你在拿生命开玩笑啊。”

    “只要能救你,我无所谓的。”他握着她的手。

    “你的手……”她垂眸,很难过。

    “没事的,别担心,会好的。”

    唐糖努力压下了心里的情绪。

    “救?”唐糖不解,抬眸去看他,“为什么要救?我只是皮肤病,很快就会好的,又不严重。”她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瞒着他。

    “……”穆亦君深吸一口气,如实对她说道,“你是患的色素性干皮症,它的主要症状是怕光,日晒后可发生急性晒伤样或较持久的红斑,对紫外线完全没有抵御力。”

    唐糖听了非常震惊。

    “但是只有在经过室外照射后才会发病,你这个是发病初期,所以比较好治疗。”

    “你隐瞒我病情了?”唐糖很聪明,猜到了。

    “……”他迎着她视线,抱歉地说,“我是怕你有心理负担,不过现在好了,不会有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