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383章 什么东西才最重要?
    第2383章 什么东西才最重要?

    “我懂,这点常识还是有的。”穆亦君还没有缓过气来,他嘴唇有些发紫,声音里透着虚弱,“可是我没有办法,如果我今天穿了很多,这株花肯定是摘不到了。”

    他是庆幸的,终于还是摘到了。

    好在没有造成很恶劣的后果,所以顾之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飞机朝着土耳其飞去……

    小谢很担心,所以还是询问了一句,“顾医生,穆总情况怎么样?”

    “不用担心,好好驾驶飞机。”

    小谢很担心,但是啥也没有问。

    机舱里,顾之在为穆亦君包扎手指,一个一个包扎得很仔细,每一层纱布上都抹了药。

    他冻伤最严重的其实是手指。

    顾之沉默地为他包扎着,很心疼,也很感动,他的手指修长又好看,如果要截肢那就太可惜了。

    “严重吗?”穆亦君坐在床上,盯着顾之眉头紧锁的样子。

    “不严重。”他没有抬眸,也没有停下手中动作,“还好我带的药物比较齐全,否则啊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穆亦君松了一口气,他看向不远处墙角那棵歪着的睡火莲,“那花能移植活吗?”

    “难说。”

    “……”他心里重重一咯噔。

    不等他疑惑,顾之说道,“是睡火莲,但它是冰山品种,与别的肯定不一样,随着气温的升高,可能会死。”

    “那就降温啊!!”穆亦君沙哑着声音大喊,嗓子还没有恢复过来,“小谢!把暖气关了!”

    顾之怒,“不能关!”

    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顾之对他说,“你知不知道你身上的肌肉都已经冻死了?结合药物和温度才能恢复。”

    机舱里沉默了几秒。

    穆亦君坚定地对他说,“可是睡火莲会死,我们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它。”

    “你重要,还是睡火莲重要?”

    “当然是睡火莲重要!”他几乎没有思考,甚至还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可笑!

    顾之没有惊讶,但是目光沉沉地盯着他,觉得有些不可理喻。

    穆亦君起身朝驾驶舱走去,右手的染药纱布还没有缠绕完,他来到了驾驶舱,对着小谢沙哑着声音命令,“把机舱内温度降下来!”

    小谢转眸看了他一眼,看到他阴冷的表情,不敢不从。

    毕竟顾医生也没有说什么。

    于是小谢照做了。

    室内温度迅速降了下来,瞬间成了零度左右……

    顾之拧眉坐在椅子里,“……”他沉默不言。

    穆亦君随手拎了件御寒大衣让他披上,“穿着吧,别冻着了。”

    顾之转眸看向那棵睡火莲,眸色微拧,希望它不会死吧,毕竟有人在拿生命为它搏。

    顾之起身穿好了御寒的衣服,然后又拿了一件给他穿上,将他裹得很严实,还给他递了保温杯。

    ……

    土耳其。

    绿意黯然的小楼里,唐厉在药品研究室里,桌子上放着一个玻璃器皿,器皿有透气孔,里面养着三只小白鼠,一个个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在里面摇头晃脑活蹦乱跳的。

    而其它箱子里的小白鼠仅仅只是活着,时不时地动几下,并没有这么活跃。

    唐厉的手里握着一瓶药,唇角轻扬,勾起一抹浅浅的冷笑。

    离小楼不远处的别墅里。

    京科回到了土耳其,看到妻子情况大有好转,他非常高兴。

    别墅一楼客厅,那真是非常非常大,所有布置复古又奢华,是宫廷式设计,是京夫人喜欢的风格。

    京夫人是家里的独生女,一直是公主般的存在。

    客厅里,向来忙碌的京科居然在陪着娇妻下棋。

    京夫人今天没有戴帽子,客厅里所有帘子拉上了,没有一丝阳光乘虚而入,客厅大门也是关闭的。

    她今天也没有穿长袖,穿着一条红色连衣长裙,类似于礼服的那种。

    特别仙,也特别修身。

    她皮肤今天看上去跟正常人无异,头发梳了一个减龄的发型,特别好看。

    有老公陪着,她心情也很不错,唇角总是扬起淡淡笑意。

    “科哥,你能留下来多陪我几天吗?”

    “恐怕不行啊,明天就得走,得去趟嘉城。”京科一边走棋一边说,“最近公司有点忙。”

    “去这么远啊?”中年女人抬眸看向他,娇嗔地道,“可是人家好想你陪陪我。”

    “所以我抽空过来了啊。”男人脸上也挂着笑意,声音温和充满宠溺,“老婆啊,等你好了以后,我们就离开这儿,把这别墅给卖了,去美国,我们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可是医生说还需要一次药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研制出来。”

    “既然碰到了好医生,你就不要着急,肯定会研制出来的。”

    “嗯嗯。”其实女人也很相信顾之,他真的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医生。

    夫妻俩下着棋,有佣人时不时地为其添置一些点心与茶水。

    这时,京威从楼上下来。

    京科抬眸看向他,“儿子,我建议你去趟顾医生那里,去问问情况。”

    “问什么情况?”京威懒洋洋的,好像没有睡醒。

    京科回答,“问下一瓶药物大概啥时候可以研制出去,我这边别墅要挂牌出售了。”

    “好。”京威也担心妈妈的病,早点好就早点走。

    然后,他下了楼,走出了客厅……开车离开。

    京威来到小楼的时候,并没有见到顾之,盛萱也不在,院子里只有唐厉在帮忙浇灌那些花花草草。

    车子停下,京威迟迟没有下车。

    他坐在驾驶室里,盯着那背影。

    唐厉看到了他的车,但看到了驾驶室里坐着人,但他故意没有理会,对京威视若无堵。

    过了一会儿,京威开门下了车。

    听到了开门关门声,唐厉并没有回眸,也没有停下手中浇水的动作,今天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京威来到他身后站定脚步,“我妈的药还需要研制一瓶,你怎么不去研制?在这儿浇什么花?”

    唐厉唇角轻扬,转眸眸色凉薄地看向他。

    京威姿态也很高,“钱给了,事情还是要做的。”

    唐厉不想理他,拎着水壶子转身朝客厅走去。

    京威跟了进去。

    这时,盛萱刚好回来了,她从大门口走来。

    京威进了客厅,他望着唐厉的背影,“唐厉,我们谈个交易吧,你好好去思考一下,不要着急拒绝我,我相信你会很有兴趣,因为我可以保证你赚很多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