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371章 无限宠溺
    第2371章 无限宠溺

    他双手交握在一起,垂着眸目光好似落在茶几上,他走了神?

    楼梯上,唐糖放慢了脚步,轻轻地一步一步下楼,想尽量不打扰他,想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真的走了神……她几乎可以断定。

    怎么了?是有心事吗?

    直到她的鞋子映入眼帘,穆亦君抬眸的瞬间敛下了眸中所有悲伤,“你洗好啦?”一脸幸福地望着她,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嗯嗯。”她以微笑回应,来到他面前站定步伐。

    穆亦君拉住她的手,一个仰视,另一个垂眸,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

    “你要去洗澡吗?”她轻声询问,“我等你。”

    “我回来再洗吧。”他声音温和,伸手环住她的腰。

    “那……我们是不是该吃晚餐了?”唐糖问,然后看了看餐厅方向,晚餐过后还有聚会啊。

    他站起身,“出去吃吧,我没让厨师做。”双手握在她肩膀,他期待地说,“我带你去自己家新开的餐厅,还要带什么东西吗?呆会儿不回来了,直接去皇家一号。”

    她想了想,说道,“你等等我,我上去拿。”然后转身迅速上了楼。

    没一会儿唐糖拎着两个袋子下来了。

    “这是什么呀?”穆亦君问,他以为她要带包包,女孩子嘛,总喜欢在包里装一些随身物品。

    “给小憧小憬在伦敦买的礼物啊,正好带给小颖。”

    “哦。”他牵着她的手迈开了步伐,“给承禹和南宫莫的宝宝也带了吧?”记得当时买了三份。

    “对啊,明天有空去看看孩子们。”唐糖问他,“穆氏新开餐厅了吗?”

    “对啊。”

    “开张你都没去啊?”唐糖觉得他肯定没去,他一直跟她在一起啊。

    “我先出趟差,等回来再定日子开张吧。”他替她拉开副驾驶车门,笑着说,“不过现在已经弄好了,今晚带你去试吃,环境特别好。”

    “所以只有我们俩?”

    “对啊,跟清场差不多,还没开张嘛。”

    唐糖坐入副驾驶,她转眸好奇地问,“餐厅叫什么名字?是什么风格的?”

    “你猜啊,标准的中式风格。”他坐入驾驶室,发动了车子。

    “这能猜出来啊?至少给个提示呗。”唐糖倒是很乐意猜猜看,“我又不是神仙。”

    穆亦君边开车边转眸看了她一眼,“我俩名字,餐厅名字三个字,你猜猜看。”

    “……”唐糖想了想,“穆?唐?”她看向他。

    他也转眸看了她一眼,“是三个字哦。”

    “木糖醇?”她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其实就是搞一下怪。

    “你……”穆亦君转眸,惊喜地问,“你是天才吗?”

    “真是吗?我猜对了?”唐糖错愕。

    “是穆糖纯,纯洁的纯,穆亦君的穆,唐糖的糖。”穆亦君说,“我们希望所有来我们店里吃饭的小情侣感情都像我们一样纯。”

    “客户群体只针对小情侣吗?”

    “对,只有情侣才可以。”他说,“这是一家年轻人的餐厅。”

    “……”

    车子朝着餐厅开去,那里高端大气上档次,环境还无比优雅,一共有五层,每一对卡座都有它独特的韵味儿。

    晚上八点。

    晚餐过后,穆亦君带着唐糖来到了皇家一号,这里还是跟以前一样,金碧辉煌,富丽堂皇,出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他们都是过来享受生活的。

    下车后唐糖看到了熟悉的兰博基尼,“他们已经来了。”

    “应该也是刚来不久,五分钟前还发信息了,说在路上,有点堵车。”

    穆亦君拎着两个精致的袋子,带着她朝大门迈开步伐。

    他就是刷脸进去的,皇家一号的工作人员没有不认识他的。

    所以穆亦君带着唐糖很顺利地进去了,而别的宾客都得出示vip卡,在门口都有接受检查。

    进入这里的女人都很有气质,骨子里散发出一股知性优雅,她们一般都是名媛。

    男人一般都是豪门公子哥,或绅士有礼,或随意随性。

    “穆哥,您也来了?盛总来了吗?”

    “嗯。”

    有人迎面而来,认识的人都会主动跟他打招呼,“这位就是穆太太吧?”对方眼眸亮亮地看向穆亦君身边的女人。

    唐糖面带笑意。

    “对,我女人。”穆亦君一手拎着袋子,另一只手搂着她肩膀。

    大家在满壁浮雕的走廊里停步寒暄,“你要走了吗?”

    “不不不,我下去接朋友,他们进不来。”那人笑着说,“穆哥,回聊呀,我先走了。”

    “好。”

    “嫂子再见。”那人还主动朝唐糖挥手。

    “再见。”唐糖也礼貌地回应。

    那人迈开步伐,穆亦君也带着唐糖迈开了步伐。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包间门口,伸手印下指纹密码,门打开,两人出现在盛誉时颖的视线里。

    “嗨!”

    沙发椅里,时颖转眸高兴地冲他们挥手。

    “小颖,盛总。”唐糖笑容甜美。

    穆亦君搂着唐糖肩膀,朝他们走去,“盛哥,嫂子。”

    “亦君,唐糖,过来坐。”盛誉给他倒酒。

    穆亦君带着唐糖在他们对面沙发里入坐,将袋子放到茶几上。

    “这是什么?”时颖好奇,怎么还带东西了?

    唐糖面带笑意,“这是我在伦敦逛街的时候买的,给小憧小憬的周岁礼物。”

    “费心了。”时颖很感动,“离周岁还有一段时间呢,谢谢你。”

    “也快了,最近这日子啊,过得如流水似的。”

    “你们吃饭了吗?”穆亦君边倒饮料边问。

    “吃了呀,都几点了?”时颖看向他,“你们没有吃吗?”

    “我们也吃了。”唐糖回答。

    时颖问唐糖,“你想吃什么水果?我们下去切果盘吧?”

    “好啊。”唐糖很乐意和她独处,有好久没有见面了,和两个大男人在一起,话都说不开。

    然后时颖朝她伸手,两人双手一握,朝门口迈开了步伐。

    她们走了以后,就只剩下穆亦君和盛誉了。

    盛誉倒了杯酒递给他,室内光线并不明亮,主灯关闭了,只有几盏幽暗的灯旋转出淡蓝色的光线。

    “会议怎么样?有什么要紧的不按常理出牌的事吗?”盛誉端起酒杯,轻品一口,他打探。

    “没有啊。”穆亦君靠入椅背,“他们提的那些建议呢也都对,东西还没发你邮箱吗?”

    “发了,我没看。”他是懒得看,也不着急看。

    盛哥怎么了?他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啊,还有南宫莫,他怎么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