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305章 温叔有点小生气
    第2305章 温叔有点小生气

    京威克制着怒意,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很难看。

    京羽兮并没有被吓到,她只是觉得吃惊,看了看他,什么也没说,然后转身离开。

    “离唐厉远一点!”

    女孩脚步一滞,哥哥的警告有点莫名其妙,她转眸,然后朝他走来,“他惹你了吗?”

    “你记着就好,离他远一点。”京威下了定义,“他是一个危险的人,而且不值得信任。”

    “……”京羽兮有些不解,“哥,他对你做什么了?”又问,“他不值得信任,可是现在……妈妈的药物不是他在研究的吗?”

    京威眉心紧蹙,有些为难了。

    “哥,你去找顾之谈谈吧。”京羽兮给他提议。

    京威迎着妹妹视线,眸子里闪过一丝思索,这或许是个可行的方法。

    看到他似乎会这么做,女孩说,“哥,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然后她转身离开。

    嘉城。

    次日清晨,穆家园林里,含苞欲放的蓓蕾上晶莹剔透的露珠闪烁着,显得生机勃勃。

    四周是静谧的,伴随着鸟叫。

    第一缕薄光射穿薄雾投入大地,给别墅镀上了一层金边儿。

    透明如琉璃的餐厅里,穆亦君和唐糖在吃早餐,唐糖说,“我也想去公司。”

    “驾照不考了吗?”

    “不着急啊,周末可以考啊。”

    “那行,一起去。”穆亦君心情不错地说,“热烈欢迎你回归。”

    她喝了口牛奶,想了想,犹豫着,还是试着开口询问,“如果……同事们问起,我该怎么回答?”

    “什么怎么回答?”他当作没听懂。

    唐糖有点小尴尬,而他面色温和,啥也不再说。

    “我……”

    “怎么了?”穆亦君声音缓长,“想什么就说什么。”

    “你真不懂我的意思?”唐糖瞅着他。

    他唇畔笑意更深,“你再说一遍,我悟一悟。”

    “……”女孩儿低头一笑,声音极轻,“如果去了公司,肯定不会风平浪静吧?前段时间咱们可是头条人物。”

    “你不是发微博了么?官宣了呀,担心什么?”

    唐糖眉心轻拧,他却笑了笑,“人家怎么问就怎么答,我又不选择隐婚。”

    “可是……这样不会影响到你吗?”

    “当然不会啦。”穆亦君说,“以后我们要在公司里成双入对,迟早会被别人知道的,而且万一哪天你怀了宝宝,也会被发现的啊。”

    “……”好囧。

    怀宝宝,好遥远的事情啊!

    唐糖想起了诺琪生孩子时的情景,那种痛苦简直让她有了心理阴隐。

    早餐过后。

    温叔过来了,院子里,温叔替他们拉开车门,穆亦君护着唐糖坐入车后座,然后自己坐在她身边。

    温叔替他们关上车门,回到驾驶室,没一会儿就发动了车子。

    “温叔,把今天的行程告诉我。”

    “已经发您邮箱了。”

    “好。”穆亦君打开电脑打开邮件,仅用一分钟扫了眼行程,然后关上了电脑。

    他搂着唐糖肩膀,对她说,“今天有个慈善晚宴,你陪我参加。”

    “……”唐糖有些心惊。

    “没有关系,你只需要挽着我的手,礼服我会准备。”穆亦君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破脚踩两条船的谣言,用一辈子来证明一生只爱一人。”

    迎着他视线,唐糖脸颊微红。

    车里还有温叔在呢,他怎么什么都说呀。

    温叔双手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唇角挂着一丝会心的笑意,穆先生终于找到自己生命里的另一半了。

    唐糖是个好女孩儿,温叔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他们一定会长久的,真希望他们也可以生一对双胞胎,来个儿女双全,就像盛总小颖一样幸福。

    车后座,穆亦君搂过唐糖肩膀,“温叔就像我们的长辈,你不必觉得难为情,看到我们这样子,温叔肯定打心底里祝福着呢。”

    “是啊,我是比拿下千万大单还要高兴。”温叔回眸看了一眼,慈祥地问,“你们啥时候办婚礼啊?”

    穆亦君与唐糖对视,然后笑了笑。

    “怎么啦?还没考虑吗?”温叔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巴黎把婚礼办过了。

    穆亦君看向温叔侧颜,“温叔,我们已经……在巴黎圣母院办过了。”

    “什么?”温叔错愕,将车子靠边停下!

    一个急刹让车里氛围变得有些尴尬,穆亦君和唐糖还没恍过神来,温叔转过身,一本正经地问,“瞒着我啊?”

    “……”唐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将目光落在身边男子身上。

    穆亦君也意外温叔反应会有这么大,仿佛真的伤到他了,所以解释道,“不是,不是瞒,真不是有意的。”

    温叔较真了,刻了些皱纹的脸上变得有些严肃,“给你一分钟解释。”

    “温叔。”穆亦君声音轻柔,如过境的春风,“和劳斯去巴黎谈合作,带着唐糖去的,合约一签就去圣母院参观了,在那里碰到了度蜜月的司溟和冰倩,然后大家都觉得圣母院合适办婚礼,所以就办了。”

    “这么快就决定了?”温叔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是的,决定得很快。”他诚恳地解释,“当时都想着大家很忙,没有通知任何一个朋友,是司溟偷偷告诉给了南宫莫和盛哥,婚礼现场也就来了他们四个,加上司溟冰倩是六个人。”

    “……”这让温叔觉得有些无法理解。

    堂堂穆氏集团的总裁,婚礼居然如此……也不能说简陋吧,毕竟婚礼地点是在巴黎圣母院。

    放眼天下,有几人能在那里举办婚礼?

    穆亦君迎着温叔视线,温叔轻声问道,“解释完了?”

    “这不是解释,这是事实。”

    唐糖一直挽着穆亦君手臂,也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温叔。”

    温叔看向唐糖的时候,脸色变得柔和了许多,“既然知道不好意思,那你就要答应我一件事儿。”

    “什么事?温叔请说。”

    温叔看看唐糖,又看看穆亦君,像个长辈一样语重心常地说道,“一辈子当好穆太太,一辈子爱穆先生,不让他在情感上受到一丝丝伤害。”

    “好。”唐糖觉得这应该是一份承诺。

    温叔很欣慰,唇角轻扬,心情不错地看了看他们,“祝你们幸福。”

    “谢谢。”

    然后,他重新发动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