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287章 令人紧张的一夜
    ,最快更新盛少宠妻100式最新章节!

    第2287章 令人紧张的一夜

    病房里很安静,望着这空无一人的房间,她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胸口处也是一阵强烈的痛意。

    她没有吵,也没有闹……

    过了一会儿,病房门打开了,穿着粉色衣服的护士走了过来,她是穆先生安排过来陪着她的。

    穆先生说,病人有自虐的趋势,担心她跳楼,所以得全程陪着。

    护士看到病床上的女人睁开了眼,她略微一惊,刚才穆先生不是说她睡着了吗?

    “……”护士步伐很轻,朝她迈开了步伐。

    樱子啥也没有说,她闭上了眼睛,因为真的很累,再也撑不起眼皮了。

    先睡一觉再说吧。

    此时,迈巴赫已经开离了医院,朝着穆家园林开去。

    穆亦君一手搁在车窗,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他深邃的眸子里透着些疲倦,他是真的好累了,好累好累了……

    过了一会儿,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唐糖的号码。

    没一会儿,接通了,手机里传来女孩的声音,“喂。”

    “糖,我在回来的路上,你在干嘛?”

    “我在书房里看书,你一个人吗?”她以为温叔也在。

    “嗯,一个人。”

    下一秒,她听到了车子的急刹声!

    吱——那轮胎肯定在马路上抹开了长长的一道。

    “亦君!!”唐糖心头一紧,下意识地唤他的名字!

    黑夜中的马路上!迎面而来的车灯明亮而刺眼!

    穆亦君赶紧打着方向盘,连手机都掉了。

    砰——

    重重的撞击让唐糖听到了手机那端男人惨烈的叫声!

    “亦君!!亦君!!”唐糖起身冲出书房,“亦君!你怎么了?!”她预感就是出了车祸!

    冲下楼,冲出客厅的时候,通话自动断了。

    她提着一颗心回拨着,有铃声响起,却没有人接……

    车祸现场,迈巴赫冲出了护栏,车头已经严重变形了,穆亦君的脑袋搭在方向盘上,额头有鲜血流出来,他进入了昏迷状态,掉在车里的手机铃声还在响起……

    他或许有一点点清醒,似乎听到了铃声,可是却没有力气去伸手,仿佛身体不听头脑的支配了。

    穆家园林,唐糖冲到了院子里,她哆嗦着手指赶紧拨打温叔的号码,希望他能快点接通。

    可是温叔这会儿还在公司里,刚把工作忙一个段落。

    手机响起,他并没有及时去接,看到是唐糖才赶紧接,“喂。”

    “亦君出车祸了!温叔!亦君出车祸了!”唐糖略带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特别急切。

    温叔懵了!

    此时,交警与救护车也赶到了车祸现场,大家合力将迈巴赫驾驶室车门打开,将昏迷的男子抬出来,然后送上了救护车。

    接到唐糖的电话,温叔第一时间冲出了总裁办公室。

    通话结束以后,唐糖也出发了。

    园林的司机开着车,她坐在车后座,紧握着手机,秀眉紧蹙,一脸不安。

    她默默祈祷着,为他祈祷。

    “太太,我们去哪里?”司机将车开出园林,问道。

    唐糖不知道车祸现场在哪里,但她猜到,他肯定会被送去医院,根据自己的判断,他一定是受了伤,不然不可能不接电话,而且刚才刹车的时候,那声音真的很恐怖。

    还有那剧烈的撞击声,以及他的惨叫……

    她不敢再去回想,恐惧地闭上了眼睛。

    “去医院吧,第一医院。”她高高提着一颗心,祈祷他能够平安。

    其实车祸的主要原因不在他。

    而是逆向行驶的车辆违规超车,直接朝他撞来,他也看到了对方,只是当时速度太快,距离太短,所以避让不及,为了不撞到别人,他才猛打方向盘的,自己把护栏给撞了。

    那辆违规车成功躲过一劫,往前开走了。

    唐糖朝医院赶去,此时温叔也查到了某路段发生了一起车祸,并且车牌对得上。

    温叔还了解到有救护车已经抵达了现场,带着伤者离开了,所以他没有去车祸现场,也是直奔医院。

    救护车速度还是要快一点。

    穆亦君被推入急救室的时候,唐糖和温叔同时抵达楼下,下车后两人撞见了。

    “温叔……”唐糖心都慌了。

    “唐糖,走。”

    两人朝大厅里迈开了步伐,唐糖特别紧张,温叔也很担心,所以两人迅速朝电梯走去,并没有任何交流。

    当他们赶到急救室的时候,那门正好打开,有医生出来。

    温叔一把拉住了医生,“请问这里面的伤者是穆先生吗?刚才发生车祸刚拉进来的?”

    “是的,我需要去取血。”说完,医生迅速离开了。

    唐糖看到门前地面有红红的血线,赫然醒目……她心脏豁然一紧,整个人都透不过气来了。

    温叔目光落在她身上,他也很担心。

    唐糖哭了,她抹了抹无声的眼泪,努力克制着情绪。

    温叔将纸巾递给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因为谁也不清楚现在里面的情况。

    她接过,擦了擦眼泪,整个人看上去很平静,其实内心已经慌了。

    没一会儿,那医生取了血袋过来了。

    温叔再次拉住他,急切地问,“医生,他情况怎么样?”

    “暂时还不清楚,我先进去。”说着,医生迅速往里面迈开了步伐。

    急诊室大门再次被关上了。

    唐糖望着那门头急促闪烁的灯,苦怯的情绪有些难以抑制,泪水就这么滚落了下来。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哭闹,模样很是令人心疼。

    温叔忍不住搂了搂她肩膀,希望能给她一丝安慰。

    唐糖声音颤抖地轻声问,“他会不会死啊?”她可害怕了,“出车祸的时候他在给我打电话,我听到了那恐怖的刹车声,还有那猛烈的撞击声。”她没有见到车祸发生以后的他,所以她没有办法判断他伤得有多严重。

    温叔安慰着,“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是唐糖泪水已经决堤了,她努力克制着,因为她知道温叔也一定很难过。

    就这样,他们在外头焦虑地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的。

    直到这扇紧闭的门打开,医生出来了。

    唐糖紧张地问,“医生,他情况怎么样?”她整个身子是颤抖的,声音也有些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