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267章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第2267章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穆亦君收回目光,他牵起了她的手,与之十指紧扣,两人掌心温度交织着。

    两人食指上的情侣纹身很耀眼,那线条越看越优美。

    院子里格外寂静,虫鸣鸟叫悦耳舒心。

    穆亦君紧握着她的手,他很珍惜这段感情,他面向母亲的墓碑,闭上了眼睛。

    两人大约在这儿站了五分钟。

    “走吧。”他松开她的手,搂过她肩膀,带着她转身迈开了步伐。

    唐糖其实心里有点儿伤感,他失去了母亲,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该有多失落?

    那种思念的痛他要如何承担?

    白天他要撑起一个公司,那么忙……都说站得位置越高,承受的压力就越大。

    唐糖很理解他,甚至有点心疼他。

    所以她想尽自己所能去温暖他,她希望他的余生能够安好。

    唐糖喜欢上穆亦君并不是一天两天,是通过两个人的相处,一点一滴的相处,她觉得自己像是土壤,而他就像是树根,一点点渗透下来了。

    再加上唐厉的拒绝,她自己本能地靠向了穆这边。

    她发现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她愿意为这段感情去付出,因为她有一种预感,自己遇着了合适的人。

    院子里,司机替他们打开了迈巴赫车门。

    穆亦君说,“稍等一下,给太太盘个头发。”

    “不用了。”唐糖觉得这样挺好的,“别太张扬了,抢了新娘的风头不好。”

    穆亦君替她捊了下头发,其实这样也挺美。

    “我们走吧。”唐糖挽着他手臂,冲他甜蜜一笑。

    穆亦君也没有太强求,“好,走吧。”

    两人都坐入了车后座,司机开的车,送他们去婚礼现场。

    因为冰倩喜欢大海,所以司溟把婚礼现场布置在海边,冰倩喜欢低调,所以并没有邀请太多无关紧要的人。

    收到邀请函的人全是圈子里的好哥们,以及双方的同学好友,还有亲戚。

    人不算很多,但也不少。

    司溟知道媒体一定会闻讯而来,毕竟今天会聚齐嘉城三少,而且穆少占据着头条,冲他而来的媒体一定是拦也拦不住。

    关于会有媒体这件事情,司溟有提前跟冰倩讲。

    冰倩也决定努力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

    婚礼现场很浪漫,白色桌椅,粉色丝带,鲜艳的百合花,一束束印着情话的气球……

    轻柔浪漫的音乐,清新的海风,阳光,沙滩,樱子树……

    豪华游轮,海鸥……以及辽阔的视野。

    这注定是一场浪漫的婚礼。

    开往婚礼的迈巴赫里,唐糖犹豫很久,她转眸凝视着他英俊的侧颜。

    感觉到她视线,他也转眸看向她,递给她一个好看的笑容,并握紧了她的手。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迎着妻子严肃的神情,他做好了心理准备,“你说,我洗耳恭听,一定诚实回答。”

    话到嘴边时,唐糖还是觉得挺唐突。

    像是看出了她的迟疑,他唇角轻扬,“没有关系,你说。”

    唐糖想了想,以最合适的语气轻声询问,“你的爸爸呢?他在哪?”

    还以为是什么事呢,穆亦君笑了笑,“死了。”

    这语气,这神情……很不对劲啊。

    唐糖望着他,满头雾水,“……”有疑惑,却不敢再问下去。

    穆亦君也意识到自己的回答不太好,毕竟她是他的妻子,他问出这个问题也是犹豫了很久。

    于是他轻叹一口气,转眸看向窗外,握紧了她的手。

    唐糖察觉到了些什么,他爸爸一定还没有死。

    “糖,我跟你讲一个故事吧。”

    “嗯嗯。”她目测这个故事会有点伤感,而且与他有关。

    穆亦君心情凝重,想起了那些不愿回想的往事,“在20多年以前,那会儿我妈妈还是穆家的千金,独生女,含着金勺子长大的,在大学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穷小子,两人开始谈恋爱,当家里人知道的时候,我妈妈已经怀了我。”

    唐糖震惊,难道他是非婚生子?那个没责任感的父亲走了?

    她没有打断他的话,车厢里气氛有点压抑,也有点感伤。

    “我外公不同意这场婚事,但是妈妈执意要生下我,那个穷小子当时也算有责任感,想方设法赖在外公家不走,还曾经在紧闭的大门前跪了三天三夜。”

    唐糖仿佛能体会到那种心情,那或许就是真爱吧。

    他说,“后来妈妈肚子大了,我爸也终于感动了外公,让他们领了结婚证,但外公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让我爸上门。”

    “是做上门女婿的意思吗?”唐糖轻声询问了一句。

    “对。”穆亦君叹了口气,“我爸家里穷,但是志不短,学历也与我妈一样。”

    “他答应了吗?”

    “答应了啊,他在公司里帮忙,外公给了他一个职位,他做得很好。”穆亦君说,“但因为他是上门女婿的身份,所以在公司里时常受人指点与议论,尽管他把工作做得再好,别人也看不到他的努力,都觉得他是靠女上位。”

    “……”唐糖能理解男人的那种煎熬,有时候男人觉得面子大于一切。

    “起先他并不在乎,因为他爱我妈妈,他愿意忍受。但是久了久了,议论的声音就越来越多,他崩溃了。”

    “再加上那几年生意不好做,出现了金融危机,外公的公司也受挫,外公压力大,脾气变得特别不好,开始迁怒于爸爸。”

    听到这儿,唐糖大致已经可以猜到结局了。

    穆亦君紧握着唐糖的手,他说,“刚开始我爸还忍受,也不跟我妈抱怨,按时回家,可是后来渐渐的,在我三四岁的时候,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我能感觉到他不喜欢妈妈,不喜欢我,也不喜欢这个家了。”他望着窗外,眸子里划过一抹深邃。

    “再后来,他出轨了,和外公一个死对头的女儿搞到了一起,可能是出于报复,也可能是所谓的真爱,反正这会儿两人还腻歪在一起呢,生了一儿一女,也算圆满了,他们的婚外情被外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进行了财产转移,外公的公司成了一个空壳子,外公受不了打击,一气之下病倒了,没多久就去世了。”

    “……”唐糖很难过,这是一个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