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226章 关于上一段感情
    首发:~【<a href="http://www.remenxs.org" target="_blank">www.remenxs.org</a>】第2226章 关于上一段感情

    穆亦君不由得喉咙一紧,就这么震惊地望着她,深邃的目光不带悲喜。

    樱子泪流满面,她看上去很冷静,自嘲地笑了笑,“我是不是很傻?”

    “……”男人无言以对,或许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女孩喉咙哽咽,难过地说,“我应该在婚礼上就把他给杀了,制造出一场轰动全国的新闻,然后你就不会怨恨我了,也就不会误会我了。”

    “樱子……”穆亦君一点点回神。

    “亦君,你听我把话说完。”女孩努力保持冷静,尽管脸上全是泪花,唇角扬起熟悉的弧度,“我并不知道我妈妈找过你,而你也一定不知道我妈在找你的时候,我在哪里。”

    男人蹙眉望着她,胸口一点点缩紧。

    看到曾经心爱的女人在他面前泪流满面,他居然有种无力感。

    “我被她囚禁起来了,被迫为婚纱量身,他们拿走了我的手机,我当时为了抗拒都绝食了,你一定体会不到我当时有多绝望,我每晚都会梦见你,可是每天醒来……”她实在不愿意回想那段过往。

    冷风吹来,吹乱她的长发,衣着单薄的女孩瑟瑟发抖,吹落了她眼里的泪。

    眉心紧拧的穆亦君上前几步,搂过女孩肩膀拉开副驾驶车门,“先上车。”

    樱子被推着坐入了车里,他替她关上车门,然后迅速绕过车身坐回驾驶室。

    樱子的泪水决堤了,她小声抽泣着,再次感受到了来自他的温暖。

    迈巴赫车里灯光暖黄,车窗是关上的,没有冷风灌窗而入,穆亦君将纸巾盒递给她,就像对待朋友那样,贴心、细腻。

    樱子知道已是物是人非,她努力克制着情绪,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生怕多看一眼就会沉沦,好像他还属于她似的。

    纸巾盒就在眼前,他好看的手指还在眼前,她看到了他与众不同的食指,上面纹着一条好看的弧形。

    他纹纹身了?这代表着什么?

    樱子伸手抽出一张纸巾,她垂眸擦了擦眼泪,不希望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一幕。

    车里很安静……能听到彼此的心跳与呼吸。

    他没有为她擦眼泪,这个小小的细节提醒着女孩,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

    过了一会儿,樱子靠入椅背,她目视前方,轻声说,“妈妈说我跟了你不会幸福,她希望我可以嫁得好一点,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命运,我能理解她的想法,可是我想嫁给爱情,我想嫁给你。”

    “……”放了纸巾盒,男人眉头锁紧着。

    “哪怕苦一点又何妨?能够跟心爱的人在一起……”樱子内心撕裂般疼痛着,“在结婚前夕我跟妈妈大吵了一架,我要出去找你,她用剪刀自杀来威胁我,流了很多血,我当时就吓坏了。”那种无助与绝望至今还历历在目。

    听了这段过往,穆亦君心里很不是滋味。

    说着说着,女孩流着泪唇角轻扬,“我不得不屈服,第二天乖乖嫁了,但是真是心如死灰。”

    坐在驾驶室里的男人靠入椅背,眉心紧蹙,闭上了眼睛。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就这么错过了。

    “可是……在结婚当晚,我实在过不去心里这关,我忍受不了除你之外的任何男人碰我,所以在抗拒中将他误杀了。”樱子感到恐惧,“我用水果刀割断了他的动脉,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希望他碰我。”

    话音落下,樱子闭上了眼睛,神然黯淡。

    这段过往她不愿再提,可她必须告诉他,这就是她当年离开他的原因,是迫不得已,是被逼无奈。

    穆亦君身体里的那颗心脏,正沉重地往下跌。

    他大概算了一下她坐牢的时间,一千多个日夜……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的心中充满了愧疚,一个女孩的青春……最宝贵的几年,居然是在监狱里度过的。

    “第二天,我被警察带走了。”樱子睁开眼,望着前方夜色,平静地述说着。

    目视前方,泪水顺着女孩脸颊滚落,“一个月前,我从监狱出来,我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你。”

    “对不起。”男人开了口,心情沉重,“都怪我……”他指腹擦去自己眼角的泪花。

    “不,亦君。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她转眸,难过地说,“是我不好,是我不辞而别,请我原谅我。”她很懂事,懂事得令他心疼。

    睁开眼,男人转眸,女孩发现了他眼里有闪烁的泪花。

    时间仿佛静止了,命运弄人啊。

    半晌,他声音涩涩地说,“樱子,都怪我向你隐瞒了身份。”

    樱子微微一怔,明显没有听懂他的话。

    过了一会儿,她目光看向他方向盘上的车标。

    “樱子,对不起。”穆亦君沉痛地说,“你的青春我没有办法弥补了,我现在有了女朋友,我得对她负责,我想给你一些补偿,咱们谈个价吧。”

    他的这些话让女孩撕裂的心又如同被划上一刀,谈个价?

    他想彻底和她撇清关系吗?

    “我不是来要钱的。”樱子转眸望着他熟悉的侧颜,忽然一阵心痛,一下子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男人也意识到这样不对,他轻声说,“我知道,但是我不能没有作为,造成今天的局面我也有责任,我只是想补偿你,我希望你以后过得好。”

    “补偿……?”女孩转眸望着他,泪流满面。

    气氛尴尬而沉默。

    过了一会儿,樱子轻声询问,“亦君,你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吗?”

    “……”男人的记忆一点点被拉回到几年前,他心里有点痛。

    还记得那一天,他在樱花树下轻轻将她搂入怀里,深情地对她说,“樱子,我们结婚吧,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很想娶你,我昨晚做梦了,梦见了我们的婚礼。”

    “亦君,只要你愿意娶我,我就愿意嫁给你。”那一天,她也对他说。

    然后他们紧紧抱在了一起,那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

    分别后再也联系不上她,直到她的妈妈找过来对他说,“你不配跟我女儿在一起,我女儿有更好的结婚对象,你们分手了!”

    他当时并不相信樱子是那种人,可是她妈妈明确表示了,希望他能放手,不再打扰樱子的全新生活,她们全家会对他感恩戴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