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212章 这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首发:~【<a href="http://www.remenxs.org" target="_blank">www.remenxs.org</a>】第2212章 这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京威也看到了母亲的手,他其实很担心,这才过了几个小时?怎么就成这样了?

    她会死吗?

    男人有隐隐的担忧,京羽兮却泣不成声了。

    顾之面色温和,他保持着沉默。

    京威其实有担心,他看向顾之俊美的侧颜,但只能选择相信。

    最后还看了看唐厉,唐厉不敢与之对视,因为两人曾经起过冲突,而且京威很不客气。

    过了一会儿,京威拉着羽兮转身离开。

    羽兮边走边回眸,与唐厉视线汇聚在一起,泪水滚落下来。

    这一刻,唐厉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医生的伟大,也特别想帮助这个女孩……

    因为她的泪水,刺痛了他的心。

    她含泪的眼眸让他感到不安……

    中年女人的视线里只剩下两双鞋子,她听到了关门声,克服着心理障碍,缓缓抬眸。

    顾之做足了心理准备,在看到女人的面容时,他并没有震惊的情绪。

    但是唐厉却被她的样子吓得胸口猛地一缩!

    太恐怖了!整张脸都是红红的!就像长满了湿疹,但其实又比湿疹更加恐怖。

    “你们……谁是顾医生?”中年女人礼貌地轻声询问,面前站着两个人呢。

    顾之眉心轻拧,“我是。”

    “久仰大名。”她声音有些虚弱,就连嘴唇也红得扎眼,“您愿意为我治疗吗?”

    “……”顾之没有遇见过她这种状况,在他的研究生涯里,从来没有失败过。

    这个女人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唐厉站在他身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保持沉默,他不是都来了吗?如果不愿意治疗,那他来干嘛呀?

    “顾医生……”

    “我尽力而为。”顾之凝视着她的脸,他大概有了一些初步的判断。

    “需要看我的病历吗?”说着,她起身便要去拿。

    “不必了。”顾之相信自己的判断,“我想给你把把脉,看看你坐哪里合适。”

    女人环视四周,指向窗前,“那儿吧。”

    “好。”

    然后大家朝着窗前沙发椅走去,顾之和唐厉坐在一起,中年女人坐在旁边,沙发呈‘7’字。

    她挽起了袖子,那手臂也是触目惊心的。

    顾之朝她伸手,她将手腕递到他手里,另一只手替她把脉。

    这年头还能把脉?

    唐厉第一次见到师父这样子,他由衷地佩服,这才是高手啊。

    中年女人见到顾之,她觉得很安心。

    即使她知道自己此时情况有多糟糕,但是……有顾之在,就有希望。

    ……

    嘉城。

    京科跟着穆亦君一前一后走在走廊里,这里是天骄国际。

    刚才跟盛誉电话联系过了,他说他马上下来。

    穆亦君在电话里没有说原因,他只说他来了,要见他。

    而穆亦君对京科也是没有任何承诺,在来之前,他是这样对他讲的,“一个亿,带你见盛哥。”

    京科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他知道这只是见,但并不会帮他讲话。

    京科觉得欣儿暂时还不能死,她至少得跟阎王爷耗一年,因为公司内部正在动荡,欣儿手里有一笔不小的股份,而且绝不止一个亿。

    两人来到了一楼会客大厅。

    “穆总,请喝咖啡。”工作人员礼貌地接待了他们,“先生,请喝咖啡。”

    “谢谢。”

    京科与嘉城的人一直没有合作,所以大家也不认识他。

    盛誉却除外。

    大约一分钟后,门外传来了从容迅速的脚步声。

    盛誉出现在门口,看到穆亦君的时候唇角还扬着一丝笑意,本来打算问问他和唐糖的进展,可当他看到另一个中年男人的时候,盛誉着实吃了一惊!

    “盛总,您的咖啡。”工作人员跟了进来。

    他伸手接过,轻声说,“把门关上。”

    “好的,盛总。”

    盛誉手持咖啡杯朝穆亦君走去,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穆亦君眉心轻拧,眼睛是黯淡的。

    “盛总。”京科开了口,他放下咖啡杯站起身,“今天我来找您,是有事相求。”

    穆亦君转身看向窗外,他品尝着咖啡。

    盛誉疑惑,这两人怎么会同台?

    他看向中年男人,“什么事?”

    “我夫人得了罕见的皮肤病,已经命在旦夕,想求得顾医生救治。”京科沉痛地说。

    盛誉看了看穆亦君背影,再次看向中年男人,唇角轻扬,“这事恐怕我不能当家做主,这是顾之的自由啊,他现在已经是自由身,我们早就解除合约关系了。”

    “盛总,可是您跟他说一说,他一定会同意的啊!”京科有些着急了,“我见过他了,他根本就不同意。”

    “同不同意是他的自由。”盛誉的声音礼貌而疏远,“抱歉,这事我不能做主。”

    京科突然意识到什么,是穆亦君的问题啊!

    他拿了一个亿,只带他过来,却不帮忙说好话!

    “亦君!有什么恩怨可不可以先抛一边?现在是救人要紧!”京科很着急,自然也有点生气。

    穆亦君转眸,苦笑,“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恩怨。”

    “……”

    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穆亦君苦笑变得僵硬,“事先说过的,一个亿,我带你见到盛哥,其余的事概不负责。”

    他也真是敢说啊!居然当着盛誉的面说了出来,京科感到震惊。

    要了他一个亿?

    盛誉唇角轻扬,有点意思。

    “我不缺钱,所以你走吧。”盛誉玩味地说,“哪怕是把整个京氏给我,我也不会在顾之面前说句好话的。”

    “……”京科受到了羞辱。

    穆亦君并不高兴,他表情淡淡的。

    “盛总……”京科声音中加入了一丝气恼,“我没有得罪您啊,您没有必要针对我。”

    “亦君是我好兄弟。”盛誉笑意淡淡,“在圈子里混,这层关系你不会不知道吧?”

    “……”

    抬腕看了看时间,盛誉说,“我还有事,再见。”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穆亦君不开口,也就没有人敢挽留他了。

    京科心头思绪万千,他生气,却也认同自己是咎由自取。

    他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穆亦君望着他背影,也迈开了步伐。

    他发现自己今天真是闲得发慌,居然为了一个亿陪他在闹腾,自己是缺那一个亿的人吗?

    手机响起,京科接通,里头传来京威的声音。

    听了那些话,他不禁停下了脚步,“真的吗?顾之去别墅了?他愿意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