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122章 差点说漏嘴了
    首发:~【<a href="http://www.remenxs.org" target="_blank">www.remenxs.org</a>】第2122章 差点说漏嘴了

    唐糖收了收目光,脸颊微红,连心跳也有些紊乱了。

    穆亦君坐回了驾驶室,他什么也没有说,深邃的眸子看向前方远处的山岚。

    车厢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一辆黑色越野车朝这边开来,穆亦君和唐糖眸子里都闪过一丝光亮。

    然后互看一眼,兴奋地说,“有人来了!”

    穆亦君迅速开门跳下车,脚下的泥泞高高溅起来,他顾不上这么多,朝前方走去!

    不等他拦车呢,越野车在大货车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温叔和几个男人迅速走出来。

    “穆先生好。”

    “穆先生。”

    穆亦君愣了下,是他们?

    不过这一声‘穆先生’是温叔事先跟他们打了招呼的,否则当着唐糖的面就来一声‘穆总’。

    这身份暂时还不想暴露呢。

    穆亦君看了看温叔,也看了看大家,“早上好。”他唇角轻扯,有点尴尬,脸上表情微妙。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温叔抱歉地说,“我们也是一个小时前才接到周嫂的电话,说你们没有回去,电话也打不通。”

    “来了就好,别自责了。”穆亦君看看身后的大货车,“这家伙罢工了。”

    “我们猜到了,所以带来了修理工。”温叔看到了副驾驶里的女孩身影,“让她下来吧,我们先回去,车上有早餐。”

    “好。”

    穆亦君拉开了副驾驶车门,抬眸望着她,朝她伸出了手。

    唐糖怔怔地迎着他视线,脸颊微红。

    可是如果不把手交出去会更尴尬,所以她迈下了第一阶台阶,将手交到了他掌心。

    他轻轻一拉,她身子前倾,不偏不倚落在他怀里。

    为了不让她的双腿沾上泥泞,他抱住了她,不让她双脚着地。

    唐糖水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错愕。

    “地上有泥。”他不想让她拒绝,然后抱着她朝不远处的越野车走去。

    唐糖看到了很深的泥泞,毕竟是乡间小道,还下了一整夜的雨。

    看到他抱着她走来,温叔赶紧拉开了后座车门,穆亦君将她轻轻地放到座位上。

    唐糖一眼就看到了他沾满浠泥的鞋子。

    温叔从后备箱拿出一双新鞋子给他换上,他上了车,依然温文儒雅,气质斐然。

    “给你们带混沌了,先垫垫肚子吧。”

    说着,温叔递了两份混沌给他们。

    “谢谢温叔。”穆亦君唇角轻扬,“你可真贴心,啥事都考虑得这么周全。”

    “那可不,跟了穆总……”

    穆亦君脸色一变,温叔的话戛然而止。

    空气中出现了几秒的凝滞。

    唐糖转眸看向温叔,温叔嘿嘿一笑,赶紧解围道,“好歹也曾经跟了穆总几个月,办事的缜密学到了不少。”

    “温叔,您跟过穆总啊?”唐糖好奇地问了一句。

    温叔看了看正吃混沌的男人,慈祥的充满笑意的眼看向女孩,“是的,曾经跟过。”

    好在唐糖没有多问,温叔是松了一口气。

    温叔坐在驾驶室里,他看到那些人在修理大货车,“穆先生,车是什么时候坏的?”

    “你说呢?”穆亦君淡淡地反问,“根据时间地点判断不出来吗?还好意思说曾经跟过穆总呢。”

    咦,他这话……怎么带刺呢?

    说错话了不行啊?不是圆回来了吗?

    温叔嘿嘿一笑,极致地发挥了厚黑学理论,“那个……应该是昨天下午吧?”

    穆亦君没有吭声,他在埋头吃混沌,手里端着精致的骨瓷碗,每一个细节都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

    唐糖回答了温叔,“是呀,车子坏了以后就开始下大雨了,一直下了一整夜,还好车里有暖气,不然肯定冻死了。”

    “昨晚城里也下大雨了。”温叔说。

    然后大家简单聊了聊,唐糖吃完了混沌,穆亦君很细心地从她手里接过了空碗。

    她愣愣地望了望他,然后收回目光。

    温叔回眸看了看他们,“准备出发了。”

    “嗯。”

    越野车在泥泞中发动了,朝着城区开去。

    一路颠簸着,车速并不快,温叔唇角轻扬,他双手握着方向盘,认真地开着车,开始脑补昨晚的画面。

    昨晚穆总和唐小姐应该过得……很甜蜜吧?

    孤男寡女荒郊野岭的,怎么可能只是聊聊天这么简单?

    穆总喜欢唐小姐,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穆亦君单手轻抚下巴,转眸凝视着窗外荒凉的风景。

    他想起了她从梦境中醒来泪流满面的样子,想起了她带着一种惶恐轻唤的那声‘厉哥’,这让穆亦君内心感到无比难受。

    是不是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这么一个人,能让你唇角上扬,再掉下眼泪?

    他俊眉轻蹙,面色变得有些凝重。

    唐糖坐在他身边,她双手捏在一起,放在自己大腿上,时不时转眸去看他,他俊美无暇的侧脸挂着一丝忧郁。

    她想起了那个吻,胸口缩紧,有一丝丝不安。

    他是什么意思?他喜欢她?

    唐糖拧眉闭上了眼睛。

    车子朝着城区开去,一路上穆亦君始终看向窗外的景色,由萧条变得繁荣,他始终没有开口。

    唐糖也保持着沉默。

    温叔时不时透过后视镜去观察他们,二位这是怎么了?这都是什么表情啊?

    离穆家园林还有二十分钟的车程,他在车里播放一首歌。

    男生低磁的歌声如此动听,歌词也是句句深入人心——

    “总想找个恰当的方式表明,我们的关系无关于爱情,两颗心放在热闹的人群,意外的相遇像夜空的流星……”

    “存了好多话想说给你听,就怕你难过最怕你伤心,也许孤单是最美的梦境,酒醉七分后我们要清醒……”

    “别对我动情,别许下约定,我怕幸福只是天边飘的云……”

    这首歌在车厢里响起的时候,穆亦君的眉头锁得更紧了,想起那个冲动的吻,他有些难过地闭上了眼睛。

    她会怎么想?

    会不会把她吓跑?

    车子停在穆家园林别墅前的时候,歌声戛然而止。

    下车后,唐糖迅速地上了楼,她走进卧室反锁了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慌乱的状态。

    楼梯口,穆亦君怔怔地望着她背影消失的方向,耳边还仿佛萦绕着那急促的关门声。

    他眸子里划过一抹黯然,抬步朝自己卧室走去。

    进了房间,他第一时间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裳,站定在床前的时候,目光久久落在那个漂亮的她亲手编织的捕梦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