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068章 病情又发作
    首发:~【<a href="http://www.remenxs.org" target="_blank">www.remenxs.org</a>】第2068章 病情又发作

    “滚!”沈信时四下张望,眸中满是警惕!

    “滚——!”他冲大家一通乱吼,谁也不能靠近他,眼里是浓烈的仇恨,“滚!都不要过来!!滚开!!统统滚开!我不想见到你!”

    张铃儿心惊地望着他,想上前却又不敢,只能是一脸着急,“信时,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连劝他的声音也变得弱弱的。

    沈信时听不进任何的话!他耳边有无数嘈杂的声音,眼前出现了幻觉!

    无数人涌入客厅里,大家都在问他追债!

    “沈信时!给钱!不给钱我就送你上西天!!”

    “给钱!!给钱!!”

    “沈信时!你这个缩头乌龟!!”

    “……”中年男人握着水果刀,刀尖指向所有企图靠近的人!他一步一步后退着!如临大敌!

    在这种幻觉中,他也感到无比惶恐!但他必须强势!

    阳童童抱着宁嫣躲在楼梯转角处,不想让小家伙受到惊吓,将她抱得紧紧的!

    楼下客厅里,其实只有三个人。

    君浩从另一个角度企图靠近,“爸,您冷静一点!您先把刀放下!别伤着自己!”他是真的很担心他。

    “滚!都给我滚!!统统滚!”他发疯般怒吼着,“一群废物!好好的公司都守不住,养你们干嘛?!还好意思找我要钱?!我找谁要钱去?”

    “……”沈君浩已然可以断定一个事实,爸爸病情发作了,他产生幻觉了。

    张铃儿特别心急,一个劲地劝说着,“信时,你先放下水果刀好不好?弄伤了自己可怎么办呢?咱们有事好好说,你冷静一点,有困难一起度过,我们是一家人啊。”

    “你这个臭婆娘!给老子闭嘴!!”沈信时用刀狠狠地指着她,“你将老子绿到发光!怎么不去死啊?!”这一刻,他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张铃儿感觉到了一丝威胁,能感觉到他的怒意,她咽了咽口水,顿时脸色苍白!

    她顿时不敢吭声了!惶恐的目光落在他手中尖刀上!

    而沈信时正恶狠狠地盯着她!水果刀也指向她!

    目光对峙着,还好两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

    此时,沈君浩已经来到壁柜前,迅速打开了抽屉,争分夺秒地从里面翻找着,拿起一个药瓶将注射器插入,迅速抽出一些药水,然后关了抽屉,将拿着注射器的手背在身后。

    张铃儿惶恐间发现了儿子的这一细节,心惊地看向他,“君浩!”

    沈信时随即将目光落在君浩身上,并没有看到那注射器!

    君浩转眸看了张铃儿一眼,张铃儿从儿子的目光里看出了些什么,母子俩很快就达成了共识,两人一同朝他走去!

    沈信时被惊到了,“你们干嘛?!不要过来!”他拿着水果刀气愤地指着他们!

    张铃儿其实内心很害怕,但是她必须分散他的注意力!

    下一秒,被激怒的沈信时拿着刀越过茶几!

    朝着张铃儿猛地扎去!

    “啊——!”楼梯转角处的阳童童吓了一大跳!

    张铃儿即使很惶恐,也本能地侧身闪躲。

    与此同时,君浩越过了茶几!从侧面一把搂住沈信时!手掌掐住他握着水果刀的手腕!特别精准!

    另一只手将注射器扎入他手腕静脉!整个过程简直一气呵成!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镇定剂已经注射完毕了!

    “啊……!”沈信时手里的刀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君浩扔了注射器!双手紧紧将他箍住!

    “啊!!”沈信时反抗着,身子挣扎着,“放开我!放开——”他特别生气,就像一只愤怒的小鸟。

    可是无论他怎么挣扎,君浩就是不放手,还一脚踢开了掉在一旁的水果刀!

    张铃儿怀惴着一颗惶恐不安的心,站稳了身子,眸子里满是惊魂未定。

    药效开始发作,沈信时身子剧烈一抖,缓缓地稳定了下来。

    直到沈信时缓缓闭上了眼睛,君浩的双臂松了力道,让父亲倒在自己强劲有力的臂弯里,然后他将他抱放到沙发上。

    童童抱着宁嫣下了楼。

    张铃儿也在沙发里坐下来,她心情无比凝重。

    好不容易倒下了,大家又都松了一口气,同时大家又都有疑惑。

    “这是镇定剂,我从纽约带来的。”君浩也在沙发里坐下来,将目光落在父亲身上,轻叹一口气,“没想到还是派上用场了。”

    张铃儿从童童手里接过宁嫣,她很担忧,“他依然有暴力倾向,怎么办?”

    阳童童也担心,好恐怖!喊发作就发作,还会动刀子。

    “爸爸这段时间状态好,我们就都忽视了他身上存在的问题。”君浩眉头轻蹙,“幸好是今天发作,幸好我也在,如果家里只有你们三个,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是啊……”童童简直不敢回想,“爸爸还是有问题的,并没有痊愈。”

    “所以不能抱侥幸心理。”张铃儿说,“咱们得让他继续接受治疗。”

    君浩说,“有问题就是有问题,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得尽早让他接受治疗。”

    “这是镇上,应该没有好医院吧?”阳童童提出了心中的疑惑。

    想了想,张铃儿将目光落在君浩身上,试着开口,“儿子,我觉得……与其病急乱投医,倒不如去找顾医生。”

    君浩抬眸,视线与母亲目光汇聚在一起,他没有马上给出答案,他在思考。

    阳童童也看向君浩,“君浩,盛萱不是让你喊她姐姐吗?这个忙她一定不会拒绝的,只要你开口。”

    沈君浩陷入了沉思,他不想找盛家人帮忙。

    可是爸爸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君浩,放下恩怨,试试吧。”张铃儿眼里含着一丝水雾,“咱们也是没有办法,与其在医院耗着拖着,还不如找个靠谱的,说不定短时间里就能痊愈。”

    “……”其实君浩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他不确定这条路是否可行。

    盛萱是盛家人,是盛誉的姐姐。

    让她答应给爸爸治疗,她未必会答应。

    而且事情如果让盛誉知道的话,如果他想赶尽杀绝的话,那等于是把爸爸送入了虎口。

    沈君浩看看母亲,又看看老婆,“这是一场赌,你们考虑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