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029章 受了刺激
    首发:~【<a href="http://www.remenxs.org" target="_blank">www.remenxs.org</a>】第2029章 受了刺激

    梦境里,时颖高度惶恐,整个神经绷成了一团,不知道有多少人拿枪指着她,并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离得越来越近了……

    她已经退无可退。

    “不——”时颖挣扎着坐起,她胸口剧烈起伏着!转眸看到盛誉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又做梦了。

    整个人吓到虚脱,鼻尖一酸,她伸手环住盛誉的腰,将脸颊贴入他温热的胸膛。

    盛誉臂弯将她拥住。

    时颖闭上眼睛的时候流下了一行泪水。

    他很心疼,“好了好了,没事了。”

    “老公……”她心里很难过,很煎熬。

    盛誉觉得是时候为她解心结了,他轻抚着她的发,安抚着她,“小颖,我想和你聊一聊。”

    “嗯。”她一点点回神,不能再回避了,她会被这种噩梦折磨疯掉的。

    他轻声询问,“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会怎么做?”

    “……”

    “你还会选择放了沈奕霞吗?”

    时颖羽睫轻轻颤抖着,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这一次她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而是这样回答他,“我不知道。”

    对于这样的答案,盛誉是感到满意的。

    至少她不是之前的选择了。

    “沈奕霞是该死,你认同这一点吗?”他声音轻柔,替她分析着,“如果说她陷害叶菲菲并没有坏到极致,可她因为这件事情杀了四个人,这就是性质恶劣了。”

    罪恶感将小颖包裹着,她内心十分煎熬。

    “小颖,现在回答我。”他声音轻柔,生怕惊了她,“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你还会这么做吗?”

    她想了想,轻轻地回答,“不会吧。”

    她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平常也是十分正义的,这次为了还君浩的那份情,她居然犯下了如此糊涂的事情。

    “小颖,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时颖莫名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从他怀里抬眸,拧起秀眉看向他深邃却柔和的眼睛。

    她屏住了呼吸,“什么事?”

    盛誉握着她肩膀,实话实说道,“沈奕霞其实已经死了。”

    时颖全身一僵,唇瓣微颤,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明亮的光线里,他捧起她的小脸,轻轻替她抚去泪珠,“当我面对八位年迈老人的伸冤请求时,我没有办法不站在正义的这边。”

    时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她还处在震惊之中。

    沈奕霞死了……她死了……

    “小颖,希望你别怪我。”盛誉也有自己的苦楚,他抚了抚她脸庞,轻叹一口气,“在嘉城除了我,没有人可以为这些失去儿子的父母做主,那天他们集体拦下了我的车,跪在我的车前,那一刻我真的动容了。”

    “……”时颖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

    “所以在你将她放走后,我派人半路拦截了她,当场把她解决了。”他坦白了。

    时颖想到了那天的情景,“新亮哥呢?君浩呢?”她高度惶恐!

    这次小颖提起君浩时盛誉没有生气,他再次轻抚她微凉的脸颊,摇摇头,声音温和地说,“放心吧,他们都没事,我虽然脾气大,但我并不是疯子。”

    时颖难以想象新亮哥和君浩亲眼见到沈奕霞被枪毙时的情景。

    那画面一定很血腥,将会是终身阴影。

    盛誉再次将她轻轻抱入怀里,宠溺地吻了吻她的额头,“小颖,你最近天天做噩梦,是不是梦见那些被沈奕霞杀的男人的父母找你?”他并不是神仙,他猜的。

    “嗯嗯。”依靠在他怀里,她找到了安全感。

    “那么现在呢?负罪感会不会减轻一些?”他希望她快乐。

    时颖还处在震惊里,没有完全恍过神来。

    “没事了,小颖。”他紧紧抱着她,“我们睡吧?时候不早了。”

    “嗯。”

    然后他关了主灯,拥着她入眠。

    时颖好半晌都没有睡着,她睁着眼睛,眉心轻拧,粉唇也抿得很紧。

    但是盛誉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她以后,她的心理负担的确减少了。

    下半夜盛誉拥着她入眠,她并没有再做噩梦。

    次日清晨。

    李家,李新亮的卧室里烟雾弥漫,鬼知道他昨晚抽了多少包烟。

    他已经连续失眠三天了,但依然坚持每天早上去公司上班。

    今天刚打开卧室门就碰到了妈妈,妈妈被烟雾呛到,剧烈咳嗽着。

    “咳咳咳……!”李妈妈被熏得有点睁不开眼睛。

    李新亮很淡定地关上了卧室门。

    “你……咳咳……你在里面干嘛?”李妈妈只觉鼻腔很难受,“你抽了多少烟?”

    “没多少。”他淡淡地回答,然后朝楼下迈开了步伐。

    李妈妈来不及给儿子的房间通风,转身跟了上去,“你跟沈奕霞吵架了?她惹你生气了?”

    见儿子没有回答,她就更加断定了自己的猜测,不免加快了步伐,“新亮,发生了什么事?她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想不通?”

    李新亮一晚没睡,脑海里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回映着那天沈奕霞被枪杀时的情景,就像放电影一样。

    令他久久无法释怀,根本没有给他心理准备的时间,一切发生得太突然。

    他从小晕血,看到杀鸡都害怕,更何况是杀一个人?

    而且还是杀他老婆?杀孩子的母亲!

    “新亮,是不是那个女人又耍大小姐脾气了?”李妈妈言语里全是对沈奕霞的厌恶,“你说她有什么资格啊?现在沈氏都垮了,她不应该找个地洞钻进去吗?这公司可是败在了她手里,没点本事,就知道拽!”

    李新亮走进了浴室,根本没有搭理母亲,也可以说他犹如行尸走肉,根本没有听到母亲的话。

    浴室里很快有哗哗水声传出来。

    就在昨晚,李新亮辞退了家里沈奕霞请的佣人。

    所以今天的早餐是由李妈妈自己做的,伺候儿子一个人,她十分愿意。

    李新亮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裳出来,李妈妈已经将两碗面条端上桌了。

    “儿子,可以吃早餐了。”

    李新亮闻到了面条香,也的确饿了,所以他在餐椅里坐下来。

    李妈妈又开始叨叨,“儿子,你干嘛抽这么多烟?几点醒来的?”

    “是不是沈奕霞惹你生气了?到底是不是啊?”

    李新亮刚拿起筷子,他抬眸迎着母亲愤愤不平的视线,轻声问,“您真的很讨厌她?”

    “不喜欢!”妈妈声音里满是倔强。

    “看到她您会不高兴?”

    “那当然啦!”

    李新亮扯了扯唇角,他轻声说道,“从今往后,您可要高兴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