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028章 立了业,也该成家了
    首发:~【<a href="http://www.remenxs.org" target="_blank">www.remenxs.org</a>】第2028章 立了业,也该成家了

    “别看了,快点喝了。”他得监督她。

    女孩笑了笑,当着他的面乖乖喝掉了这两支安神补脑液。

    他欣慰地握了握她肩膀,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拿出来一看,是司溟拨打过来的,他接通,听司溟说了些什么,他说道,“好,我马上过来。”

    通话结束,他宠溺地看向小颖,抚了抚她秀发,“我先上去啦?”面色温和。

    “去吧。”她递给他一个宁静的笑容。

    盛誉转身朝办公室门口走去……

    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穆亦君忙完了工作,合上最后一份签了字的文件,他打开抽屉放文件,目光落在那只黑色镶金边的钢笔上,怔了怔。

    放了文件,拿出了这只钢笔,他眉头轻拧,有点失神。

    这支钢笔是妈妈送给他十八岁那年的礼物,他一直用它来勉励自己,一直收藏在他办公室的抽屉里。

    再联合昨晚做的梦,握着这支钢笔,他对妈妈的思念更浓。

    温叔端着一杯温水朝这边走来,将水杯轻轻放在他桌面。

    温叔也看到了这支钢笔,当然也知道其对于穆总的意义,但是他没有点破,甚至都没有打扰他。

    递来温水后,他转身离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穆亦君凝视着钢笔上的字,眼底染上一层水雾。

    ……

    傍晚时分,穆亦君从会议室里出来,温叔跟在他身旁轻声询问,“穆总,您今晚加班吗?”

    他想了想,工作倒是没什么可忙的,只是这么早回去的话……太冷清了。

    其实温叔也知道工作上没什么需要加班的,于是他提议道,“穆总,不如我们去吃煲仔饭吧?”

    穆亦君微怔,转眸看了他一眼,两人并肩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温叔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等待着他的回答。

    “好啊。”穆亦君说,“饭后去江堤走走,散散步。”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他们简单收拾了一下,一起离开了。

    今天温叔当司机,穆亦君坐在车后座,迈巴赫朝着以前和唐糖去过的那家煲仔饭店开去。

    穆亦君面色平静,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傍晚时分,残阳从西山上斜射过来,地面的一切都笼罩在一片模糊的玫瑰色之中,太阳不再耀眼,十分柔和。

    缓缓地向西退着,就像一个俏丽的少女一样温存、恬静。

    车子往前行驶着……

    没一会儿就抵达了目的地,温叔和穆亦君几乎是一同开门下车的,他没有等着温叔开车门,他也不习惯被人伺候。

    “穆总,是这儿吗?”

    “嗯。”

    于是,两人朝里面迈开了步伐。

    店面很小,卫生条件一般,因为不是很高档,出入这里的人也一般是普通消费者。

    像穆总这种身份的人,除了他再无别人了。

    进去后穆亦君和温叔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来,很快有服务员过来,递给他们菜单,因为煲仔饭也分种类。

    “您先来。”为了低调,温叔没再称呼穆总,只是将菜单递给他。

    这菜单他看过,所以并没有接,“你点吧,我要一个茄子豆角的。”

    “好的。”服务员拿着纸与笔记载着。

    温叔挑了一个花菜,然后嘱咐她少放点辣椒。

    服务员离开了,大约三分钟后,两份热腾腾香喷喷的煲仔饭递了上来,“请慢用。”

    温叔给他倒了一杯温水,“不知道这个茶您喝得习惯不,可是我们忘记带茶了。”

    “我不讲究,你知道的。”

    温叔笑了笑,递给他一杯,穆亦君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没有什么交流,直到吃到一半的时候,温叔开了口,“您觉得唐糖这女孩子怎么样?”

    穆亦君没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

    但是既然提到了,他就认真思考了一下,“你是指哪方面?”

    “各方面。”

    “……”穆亦君唇角轻扬,“我对她并不是很了解,所以我的评价连客观都称不上。”

    “那您总有了解她一些吧,你们一起约过饭,并不是陌生人。”

    “所以你今天是一定要个评价?”

    温叔笑了笑,“我只是好奇。”

    穆亦君不但拿他当特助,更是当朋友,他想了想,“感觉还行,很单纯,不名利,也没什么心机。”

    就是那种普通邻家小女生的即视感。

    温叔心里已经有了一杆秤,这年头能得到穆总好评的女生已经不多了,穆总平时工作忙,很少会留意到什么女生。

    穆总从来没有单独跟女生出来吃过饭呢。

    但愿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吧,温叔是看着穆总长大的,就像长辈一样。

    现在已经看到他立了业,真想再看到他成家。

    夕阳一点点落下,夜幕降临。

    沅江县城,帮小姨看了一天店的唐糖回到了自己家里,晚餐过后她洗了澡,把自己锁在卧室里。

    她的卧室很简陋,粉色的墙壁,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

    她这会儿正坐在书桌前画设计稿,旁边纸篓里已经冒起了小山。

    画着画着,她又将笔下的纸揉成一团给扔了!

    今晚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是画不出想要的感觉?

    她很焦虑,但是一直没有放弃……这一晚,她画到眼皮都撑不开才放下手中的笔。

    ……

    夜半时分。

    领御,主卧室里,灯光暖黄。

    小颖躺在盛誉臂弯里,他并没有睡着,眉梢轻拧着,担心小颖会再次做噩梦。

    果然,她闭着的眼珠子开始转动。

    整个魂魄又一次被带入了梦境里。

    “时颖,你这一次逃不掉了!”中年男人拿着左轮,一步步朝她逼近。

    她提着一颗心,一步步往后退,直到听到石子滚落的声音!

    她往后一看,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

    是万丈深渊!!

    她及时刹住脚步!迎着不远处中年男人阴冷得意的视线。

    她害怕极了,这是一个没有阳光的地方,空气里处处弥漫着朦胧水雾,她有点识别不清楚这是不是人间。

    “时颖,你既然放走了沈恶魔,那么就自己偿命吧!”

    “对,我们的儿子不能冤死,我们必须给儿子一个交待!”

    现实中,盛誉察觉到怀里的女孩身子剧烈颤抖着,他随手打开了主灯,看到她闭着的眼珠子转动得厉害,额头冒出细细汗珠。

    “小颖,小颖。”他侧着身子试着唤醒她,十指与她紧扣,“小颖你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