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997章 还是反对
    首发:~【<a href="http://www.remenxs.org" target="_blank">www.remenxs.org</a>】第1997章 还是反对

    嘉城。

    李新亮恢复得很好,被批准提前出院,沈奕霞无论如何也打不通君浩的手机,她特别担心。

    新闻舆论整这么大,他一定看了吧?

    他心里一定很难受……

    “还没有联系上他吗?”李新亮坐在床沿,随身行李都准备好了,只等君浩了。

    沈奕霞拎起那个背包,“走吧,他不会来了。”

    “不再等等吗?”

    “不等了,他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李新亮很担心,“他该不会……”

    “不会的,放心吧。”对于弟弟的心里承受能力,她这个当姐姐的很清楚,“他成家了,而且童童怀孕了,他不会想不开的。”

    李新亮还是很担心,他眉心轻拧,心情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走吧。”

    然后他们起身离开,在回李家的出租车里,也许是新闻太有看点,司机打开了广播。

    关于沈氏破产的新闻,关于盛家私生子的新闻,关于沈盛两家的纠葛……

    “张铃儿让沈信时头顶一片绿,盛家这边给出的回应十分坚定,费尽心机的人不可能得逞,所以沈氏凉凉,张铃儿估计也凉凉了……”女主播的声音传了出来,似乎还带着那么一丝得意。

    司机冷哼一声,吐槽道,“如今这女人耍起心机来简直令人无法想象,居然还在酒里放药?”然后摇摇头,叹了口气,“自己作死能怪谁?”

    坐在后座的沈奕霞面沉如冰,李新亮握住了她放在膝盖的手,希望她可以保持冷静。

    现在舆论有这么大,靠她一个人反驳是不起效的,到时候免不了会听到更难听的话。

    她也懂如今的局面,所以暴脾气的她努力克制着。

    新闻还在继续,事实被扭曲得不成样了!

    她闭上眼睛倒吸一口冷气,靠入椅背,整个身子气得发抖。

    反倒是刚出院的李新亮紧握着她的手,希望她可以调节好自己的心情。

    盛誉真混蛋!

    沈奕霞恨透了这个男人!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领御,双清也看了新闻,心情凝重,事实被扭曲了……舆论哗然。

    她坐在客厅沙发里,用遥控关了电视,渐渐失了神……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盛世林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新闻他看了,无数媒体转载,但意思都差不多,事实被严重扭曲了。

    他也是犯错方,但是儿子把他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张铃儿是曾经的女友,是初恋,如今却背负着所有罪责,任由世人舆论指点。

    还有沈君浩,虽然对他没有感情,但是心里多少也有点过意不去……

    盛世林下了楼,双清闻声转眸,两人略带忧愁的视线汇聚在一起,他朝她走去,在她身边坐下来,牵起了她的手。

    “世林,你得去找君浩,他是无辜的。”双清轻声说道,“沈氏破产了,他的生活肯定会拮据不少,至少要补偿人家一笔钱,咱们对一个孩子也不能不仁不义。”

    盛世林却有自己的顾虑,“现在不宜与他见面,舆论风暴正是火热之时。”

    双清叹了口气,“……”事情搞成现在这样,谁也不愿意。

    盛誉这次的确有点……唉。

    “双儿。”盛世林握住她肩膀,对她说道,“如果沈奕霞不拿这件事情威胁小誉,小誉也不会把沈氏弄破产,所以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人是沈奕霞,怪不得别人。”

    双清听儿子说了,那个女人的确威胁他了。

    儿子生性骄傲,怎么可能受得了别人威胁?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以前沈君浩跟他抢小颖,他也没有对沈氏下手的。

    所以他真的是忍无可忍。

    盛世林分析道,“沈氏破产以后沈奕霞自知没有挽救的余地,她就更有可能把私生子的事情曝光出来,到时候版本一定对咱们很不利。”

    关于这一点,双清也是清楚的。

    所以要先下手为强。

    ……

    嘉城边缘地带的沅江县城。

    下了大巴车的唐糖出现在老家门前,这是一栋三层小洋楼,位于街道上,左右两边都有长长一排房屋,有不少门面,大家都开着门。

    只有她家是房门紧闭的,她已经没有家里的钥匙了,一手拎着行李箱,另一只手抬手敲了敲紧闭的门。

    没一会儿,“谁呀?来了来了。”一个中年女人把房门打开。

    母女俩视线汇聚在一起,唐糖唇角轻扬,“妈妈。”

    唐妈妈错愕地瞪大了眼睛!

    两分钟后,唐糖来到了熟悉的客厅,放下行李箱,她站定了沙发旁,平静地凝视着坐在沙发里的一对中年夫妇。

    对于女儿突然造访,他们很高兴,可是之前的隔阂也一直没有消除,所以心里倒是有些五味杂陈了。

    之前还因为唐厉断绝了父女母女关系。

    “爸,妈。”唐糖重新唤了一声,目光里沉淀着认真,态度诚恳地说,“你们身体还好吗?”

    唐妈妈湿了眼眶,这段日子不是不想念女儿。

    “我向公司申请调了12天年假,今天是第一天。”她开始汇报,“厉哥恢复了,现在已经是一个正常人了。”

    夫妻俩错愕不已!不可置信地交换了视线。

    一个连医生都宣布放弃的植物人,居然恢复了?

    “这是真的。”怕他们不相信,唐糖又说道,“我们遇到了一个特别好的医生,是他治好了厉哥。”

    “那他现在人在哪里?”唐妈妈问道。

    “跟着那个医生走了,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医生。”

    “……”

    夫妻俩不可置信地再次交换视线,恢复得这么好了?都可以当医生了?

    “唐糖,你喜欢他?”唐爸爸拧眉问道,“你到现在还喜欢他?还想嫁给他?”

    “是。”她坚定地回答,“我会等他回来的。”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唐妈妈又问。

    “……”关于这个问题,唐糖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唐妈妈却意识到一个问题,“你坐吧,别站着了。”明显有话要跟女儿说。

    唐糖抿唇点了点头,在对面沙发里坐下来。

    “糖糖。”唐妈妈叹了口气,凝视着女儿,“你已经26岁了,也不小了,学医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学成的,哪怕是学成了,他将来会回来找你吗?”

    “还是那句话,不管他是植物人还是正常人,你们不合适结为夫妻。”唐爸爸补刀,立场特别坚定。

    唐糖沉默了,她没有反驳,但是心里的那份坚定无人可以动摇。